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长治>民生>正文

最是汉字意味长

A-A+2013年10月19日08:54长治日报评论

1

  乔忠延

  有歌唱道:“最爱写的字儿是先生教的方块字,横平竖直堂堂正正做人也像它。”初听如过耳秋风,哗啦啦跑远了没有留下任何踪影。过了些年,再听,如醍醐灌顶,越想越觉得这汉字就是不凡。思来想去,坐在案前敲下一篇文章,不敢教化他人,只能算是悔过自新,只能算是对往昔清浅的一点弥补。

  白雪皑皑的产床

  汉字的来历犹如一首民族文化的赞美诗。

  这赞美诗得益于一个人——仓颉。仓颉是个聪明人,黄帝对他十分偏爱,不让他打猎、耜田,把他留在身边管理屯里的粮食和捕到的猎物。仓颉找些葛藤,挽个绳结记住了数量的多少。黄帝很赏识他,又让他掌管猎物的分配和祭祀的礼品。事更多了,仓颉凭葛藤记载不过来,就找些贝壳,用一个代替十个绳结。黄帝看仓颉这样能干,又让他当史官,记载天下的大事,这一来靠结绳、贝壳就不行了。仓颉苦思冥想也没有想出好方法。

  这日夜里,北风吼叫个不停,叫得仓颉翻来覆去睡不着。好不容易才睡着,一觉醒来屋里豁亮。出门一看,哟,天地间到处白茫茫的,蓦然他的心胸豁亮了许多。他迈开大步,往前走去,在路口看见三位猎人。一人说往东走,东面有羚羊。说着,指指地上的蹄印;一人说往北走,北面有鹿群。说着,也指指地上的爪印;一人说往西走,西面有老虎。说着,还是指指地上的爪印。仓颉听着,看着,突然间高兴地跳起来,就是这地上的爪印启发了他。他比比划划,刻刻写写,不仅用动物的爪印记事,还用动物的形象记事。中国最早的文字就这么在皑皑雪原上诞生了。

  ——这就是象形字!

  普天之下还有比汉字更洁雅、更美好的诞生吗?不敢说绝对没有,但迄今还没有走进我的耳目。或许,正是汉字的诞生非同寻常,大家也把仓颉视为非同寻常的神人看待。古人为仓颉画的像,竟然是四只眼睛。仓颉当然不会是四只眼睛,但是,这画像至少说明他聪明过人。

  汉字真是仓颉造出的吗?未必是。有人对此不无怀疑,于是就编个故事调侃仓颉。说仓颉创制出文字,大伙觉得他了不起,他也觉得自己了不起,趾高气扬,目中无人。媳妇见他傲慢,就挑剔他的毛病。她指着“重”问,这是个什么字?仓颉说,是重字!媳妇说不对吧,这是个“远”字。仓颉纳闷地问,为什么?媳妇说,千里在一起不就是远吗?仓颉觉得媳妇说得有理,可是用什么表示重呢?媳妇手指着“出”字说,两座山摞在一起不就是重吗?仓颉愧疚地说又搞错了,从此再不敢得意忘形。是啊,谁也无法否认仓颉聪明,可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这虽然是个传说,不必当真,然而将之点缀于汉字的初创,就有了别开生面的意趣。

  柳暗花明的身世

  汉字是世界上最美的文字。这不是作为中国人的偏爱,而是中外不少专家学者的共识。汉字从仓颉那个时代发源,像山间溪流般跳荡着走来,把无数的清流也纳入自己的怀抱,日渐充盈壮大,以至达到今天华美万状的盛况。文字学家将汉字概括为“形、音、义”的完美结合体。眺望这种概括,最远看到的是“六书”。 《周礼》提到过“六书”,可具体是什么,没人说得清。东汉年间出了个许慎,他在《说文解字》中揭开了“六书”的面纱,原来是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与“六书”相比,还是“形、音、义”对汉字的概括更为简练,而在“形、音、义”中,以形造字最能显出汉字的魅力,组成词汇之后更是将这魅力推向极致。

  有次去一所学校,听老师给学生讲解“辛苦”一词。老师讲得辛苦,学生学得更辛苦,可是老师除了辛辛苦苦反复强调辛苦就是非常难受的意思,再也没有其他招数。此时,我想到的是《水浒传》的故事,那里被发配的宋江、武松,都要脸上刺字。脸上刺字是古代的一种刑罚,就称辛刑。原来,辛苦就像是在脸上刺字那样痛苦。看来了解汉字的身世,就会轻松明白其意。

  不过,真要做个汉字的明白人还需要动一番脑筋。明,为啥明?日月在一起还能不明?日,是明的,明得亮亮堂堂;月是明的,虽不像日头那样光亮,却也把黑暗的夜晚映照得朦朦胧胧。这一明,黑暗的看清了,如同白天一般。这不就是明白嘛!由此推及,当日头到了月亮之上,就是“易”,难怪易字是变化的意思;当日头到了业字之上,就是“显”,就看得清清楚楚。业,最初是指生长茂盛的树木。太阳升到了树木的头顶,光华灿烂,还能看不清楚吗?这就是汉字,明白了一个字的意思,好像拿到了一张入门券,就能走进无数个未知的庭堂。

  古代的皇帝,莫不将自己得到的天下说成是江山社稷。江山好懂,无外山河田土;社稷难解,但只要追到源头顺藤摸瓜,就会轻松化解疑难。走进源头也快,民以食为天就是我们穿越时空,回到上古的飞船。先祖吃什么?吃禾。禾是从狗尾巴草培植出来的,长成了是谷子。谷子脱粒就是米,称作粟。要让禾苗长成粟,就必须侍弄禾苗。把侍弄禾苗的劳作活画出来就是稷,甲骨文的写法犹如这样的图画。《说文》里解释:“稷,是五谷之长。”先祖还将善于耕种、教民稼穑的弃叫做后稷。当然,禾苗要生长离不开土地。出于对土地的敬畏,人们开始祭祀。祭祀的地方就是社,原初社代表的是土地神,稷代表的是五谷神。敬祀社稷之神不就是要五谷丰登、丰衣足食?是啊,丰衣足食才能稳定皇帝费心竭虑夺得的天下啊!原来江山社稷就是这种意思。

  瞧,汉字多么有趣,竟然携带着远去的岁月沧桑,过往的历史痕迹。

  意味深长的形姿

  在世界琳琅满目的艺术中,唯一能够跻身其中的书写艺术就是汉字派生的书法。书法是汉字的独特创造,是世界艺术园林中绝无仅有的风景。

  有人对书法做过形象的比喻,说篆书如圈,隶书如蚕,楷书如站,行书如走,草书如舞。这说法不算精辟,也基本抓住了书法艺术的特点。不过仔细一想,书法实际是汉字的不同书写方法。汉字一路走来,起伏跌宕的步伐,遗留下深浅不一的足迹。甲骨文——金文——篆书——隶书——楷书,这是汉字演变的主要样式。甲骨文成型于3300年前的殷商时期,金文紧随其后,因铸造在青铜器上而得名。春秋战国时文字比较复杂,流行于秦国的籀文即是大篆。秦始皇统一中国“车同轨、书同文”,一统天下的文字不是大篆,而是由大篆演变而来的小篆。时隔不久又一种文字流行开来,几乎与小篆同时并用,这就是隶书。楷书要到西汉末年才能问世,可在此之前已经出现了草书。如果说,草书是跑步、是跳舞,没有坚实地站立,跑和跳都会因缺少稳定而大打折扣,楷书也就应运而生。

  谈起书法,可以罗列出一大批名人,即使一略再略,也无法抹去王羲之、欧阳询、柳公权、颜真卿的名字。王的端正清秀,欧的正中险绝,柳的风骨卓然,颜的健朗刚劲,让书法艺术平步青云,炉火纯青。还有一点必须说的,那就是汉字的书写工具。刀刻竹简的书写早成往事,使用最长的要数毛笔。现今的实用书写已与毛笔绝缘,挥毫泼墨的书法却非他莫属。就是这毛笔使中国字的写法与外国截然不同。外国人书写使用的是钢笔,尖利的笔头划过纸面留下清秀的字体。流利里透出的是顺畅,顺畅里显示的是快捷。外国人快捷的钢笔在纸页上飞翔时,国人的毛笔缓缓涂染卷面,还要涂染得点如桃、撇如刀,还要横平竖直做人也像字。

  掀过旧事,如今再看毛笔,有了截然不同的认识。钢笔书写的只能是实用,舍此别无价值。毛笔则不然,实用以外的观赏恐怕是更重要的。一个软绵绵的笔头,要写出刚劲,要写出健筋,要写出风骨,要写得力透纸背,还要入木三分。至此,东西方两种截然不同的思维方式显现得一清二楚。直达目的的索取和委婉回旋的玩赏,孰优孰劣,一目了然。仅就物质的掠取而言,西方的超前是一种必然。当资源枯竭威胁到人们的生活时,那种超前潜在的正是直赴世界末日的危险。再回味国人的思维,注重物质利益的同时,更趋向精神层面的享受,适度节制的步履正是合理利用能源的写照。汉字书写的文化风尚里居然开出了医治世界顽疾的药方。

  行笔至此,忽然想起我家乡的父老乡亲。他们从不把毛笔叫毛笔,而是叫做“圣活”。圣是圣人,活是干活,圣活就是圣人干的活。仔细品味圣字,繁体字有耳有口,还有壬。壬是古人穿针引线的形象写真,在这里穿针干什么?还不是要贯通耳目,让广众言论能够进入头脑,达到耳聪目明的效果。无疑,圣人是聪明人,是代表广众利益的人。圣人干的活——圣活,当然是利民的活,利国的活。大而言之,就是利于天下、利于人世的活。

  汉字,集纳着千古风情,昭示着未来前景。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