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山西人,很神!

  他先是让秦始皇统一了六国,建立了霸业;接着,指示陈胜吴广起义,把天下搞乱;再接着让刘邦“约法三章”,安抚百姓。

  唐太宗说起他来就立即战战兢兢;梁启超谭嗣同总结中国两千年来的学问时说,都是他的学问;连毛主席也不得不感慨,两千年来,表面是按孔子,实际上还是按他的意思办事。

  听出来这位山西老乡是谁了没?荀子,山西临汾安泽县人。

  不过,光这么大略一说,你可能不信。那就慢慢看证据。

  指导秦始皇建立霸业

  荀子本是山西安泽县人,早年父母双亡,15岁去往齐国游学,学成后就在齐国学宫当教授。荀子的学问博大精深,一生弟子也无数,其中两位最为著名:一个叫韩非,一个叫李斯。这两位没有学到老师的全部,只学到了一部分,但这也够用了。他们后来法家学派的著名代表人物。

  韩非是个理论家,其经典著作《韩非子》规划出了法家思想的基本格局。他的思想成为了秦国的基本治国思想。

  而李斯呢,是个实践家。他入秦为丞相,先帮助秦始皇统一六国,紧接着策划统一文字、车轨、度量衡等等,设计秦帝国三公九卿、郡县制等政治格局。

  而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制,全部是以李斯设立的一套政治制度为渊薮,略作损益。

  所以毛泽东说:“秦始皇用李斯,而李斯是荀子的学生。”言外之意很明显,秦国霸业,归根结底还是荀子说了算。

  激励陈胜吴广农民起义

  前面说了,韩非和李斯只学了荀子的一部分,那就是法家思想,他们把这个思想发挥到了极致,帮秦始皇建立了霸业。但是,如果一味只用“严刑峻法”来治国,也是不可以的,因为皇帝舒服了可老百姓受不了。

  荀子还说过,普通老百姓,哪怕是奴隶,也不是天生就是贫贱的,他们也应该有受教育的机会,只要教育得当,他们也一样可以由“愚而智”,由“贫而富”,由“贱而贵”,可以由私有土地,可以指点江山。而反过来,王公贵族的子弟,如果无能,就应该归之为普通老百姓。

  这些话,在当时看了是具有改天换日、振聋发聩意义的。秦始皇听了肯定不开心。但老百姓听很兴奋哪。所以,公元前209年,随着大泽乡一声暴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起义正式拉开了序幕。

  从那以后,每逢皇帝昏庸,百官无能,朝纲腐化时,无数的中国底层人民都要组织起来,把这些所谓的“贵族们”打倒在地。谁牛逼谁上!而在我们东面邻居——日本,天皇再怎么无能也始终是天皇,两千年来,底层人过得再怎么艰难,也只会忍,两千年来,基本没有爆发过有点儿影响力的起义。悲哀不?

  教刘邦“约法三章”

  看过前两段故事,想必你会觉得,荀子也是够任性的了!先用法家思想,帮秦始皇统一六国,建立霸业。接着又忽悠一帮老百姓起来捣乱,把这个大帝国给拆解得满目疮痍。弄啥了这是?把一个好好的国家搞成这个样子,让谁来收拾?

  这事儿其实不能怪荀子,当然你非要怪也无妨,反正呆呆没意见,荀子就是有意见如今也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了。不过呆呆觉得,主要还是徒弟们只学到了他学问的一部分,然后往死里用。李斯是纯讲法,陈胜是只捣乱,都用得过分了。一旦用得过分了,就过犹不及了。

  如今搞成这样,乱摊子还是得由师傅出面收拾。这时候百姓疲敝,天下混乱,咋搞。当然还是要用法来治的,但吸取教训,不能用得过了。《荀子·正论》说:“杀人者死,伤人者刑,是百王之所同也。”于是当刘邦童鞋入咸阳后,立即与关中父老“约法三章”,基本直接照搬荀子的意思:“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其他的暂且不管。

  约法三章

  刘邦靠这一招——有法,但不多用。很快获得了天下拥护,不久就变成汉高祖了。

  准许汉宣帝法外开恩

  荀子教汉高祖刘邦用的是以安抚为主,法治为辅;教汉宣帝刘询用的则是法治为主,安抚为辅的。

  当时,广陵王刘胥勾结楚王为乱,事败后,大臣们就请求罚诛。汉宣帝因为与刘胥有骨肉之亲,不忍心用法。但白纸黑字的法就在那儿写着呢,就是皇帝也不能随随便便说啥就是啥吧?于是,他就又求助荀子了。《荀子·劝学篇》说:“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嗯,就这句吧!刘询就对大臣们说:“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泥中,与之皆黑。”(《史记·三王世家》)刘胥犯错误,主要是被楚王带坏的,所以只把楚王杀了就算了!

  汉高祖是开国皇帝,汉宣帝是武帝之后的中兴皇帝,这两位,都是很有成就的。荀子的理论,嬴政和陈胜都没用好,但刘邦和刘询,用得还是很不错的,所以中国历史就有了我们看到的大汉盛世。

  关于这一点,宣帝刘询总结得很到位:“汉家自有法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就是说,汉朝的治国法度中,既有“霸王之道”——即法家思想;又有“王道思想”——即儒家思想。恩威并重,萝卜加棒子。

  吓得李世民战战兢兢

  看了这么多成功和失败的案例,到李世民的时候,他就聪明许多了。荀老圣人的话,不敢不听呀!比如,荀子说:“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对这种说法,秦始皇的耳朵自动屏蔽音,隋炀帝的耳朵也自动屏蔽,所以死得都好快好惨。李世民想起来战战兢兢,所以一天到晚就跟大臣们念念叨叨,你们要多讲些逆耳良言,关系老百姓的事儿啊!

  到了武则天,还专门设了“意见箱”,老百姓有什么话可以直接上书。

  于是,渐渐地就有了我们看到的大唐盛世。

  怎么样?帝王建立霸业,设计政治制度,他说了算;农民起义,改变自己的命运,他说了算;约法三章,他说了算;法外开恩,他说了算;广开言路,还是他说了算。

  那就想问问,还有什么是他自己说了不算的吗?有,他自己。

  他自己是怎样一个“奇葩”?

  儒家不疼

  荀子在齐国求学,对儒学极其精通且十分推崇。比如他的学生韩非,在《韩非子》中就说“自孔子死后,有子张之儒,有子思之儒,有颜氏之儒,有蒙氏之儒,有漆雕氏之儒,有仲良氏之儒,有孙氏之儒,有乐正氏之儒”。其中这个孙氏,指的就是荀子。毛主席也曾说:“荀子是儒家的左派。”那他就应该是儒家弟子了吧?

  不是。曲阜孔庙中供着孔子的许多弟子,唯独荀子,这么牛逼的大学问家,进不了“祖庙”。

  焚书坑儒

  对于儒者来说,荀子教出了俩宝贝学生,帮助秦始皇那个“暴君”搞神马焚书坑儒的事件,这就算是大反派了,所以容不下他。

   法家不爱

  荀子培育出了两位法家代表人物,他自己的思想,也有很多关于帝王之术的观点,那就归入法家吧!

  哎,法家又怎么能容得下他呢?用法,就得先建立权威,可他老说些忽悠老百姓起来造反的话,不是谁都有李世民的胸怀的,所以恨他也恨得要死。

   百家之集大成者

  其实,把荀子归入任何一家门派的想法是幼稚的。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王朝能够只用一家的学问就能治理好国家的。比如秦,单纯用法学治国,二世而亡;比如王莽新朝,单纯用儒学治国,十多年便被推翻;比如南宋,大崇理学,虽然这时的理学杂糅了儒道释三教思想,但却缺少了法家的凌厉刚强之势,所以只能偏安一隅……

  而荀子的思想中,既有儒家思想的柔和有度,隆礼尊贤,又有法家思想的实用主义,还杂糅着其他思想的影子,天马行空,兼容百家。

  毛泽东说:“几千年来,形式上是孔夫子,实际上是按秦始皇办事。”这也就是汉宣帝刘洵所说的“霸王道杂之”。也就是所谓的“内儒外法”。

  儒家主要是用来说的,法家主要是用来做的。说一套做一套,这就是统御之术。可惜,荀子太老实,该说的他说了,该做但不该说的,他也说了,所以大家都恨他,但私下里又都在钻研他。

  所以,借谭嗣同一句话来总结:“中国两千年来之学,荀学也。”

  山西人,请记住咱这位老乡。这位指点中国历史两千余年的山西临汾安泽县老乡——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