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砖头厚的“条条框框”看不懂怎么办?

  去年6月份,记者在全省推进“六权治本”的首个县级试点——孝义采访。当时印象最深的是在下堡镇,时任镇长王治攀给记者介绍情况时,拿出一大堆资料,足有两块砖头厚。每问到一个问题,工作人员都要花很长时间去翻资料,做解释。记者听得吃力,工作人员解释得费力。

  “138项权力清单、138项责任清单和53项服务清单,运行流程图和廉政风险防控图各138张,还有法律35部83条、法规22本108条、规章23件38条……”内容多到身为一镇之长的王治攀一口气都说不完,更别说让老百姓看得懂了。

  今年的3月18日,记者来到段封村,村支书田光武知道我们的来意,便直奔主题。“我们的‘六权治本’很简单,你看看这个‘一八三’工作范式图,一目了然,我不介绍你也看得懂。”田光武拿着一份图表给记者看。

  这份图表,以问题为导向,围绕农村政治、经济、社会三个方面的重点,对议事决策、“三资管理”、民生服务一一做了规定。比如议事决策重在实践“乡村治”怎么治的问题,主要是完善一项制度,即“五议两公开”工作法;“三资”管理重在解决“乡村治”治什么的问题,主要是突出八个重点,即财务收支、产权交易、台账管理、会计管理、合同管理、公章管理、“三资”审计、壮大集体经济;民生服务重在回应“百姓安”怎么安的问题,主要是建立三大体系,即职能体系、平台体系和服务体系。

  一张图表,把涉及到的农村问题的解决办法都囊括了,简单明了,易于操作。

  “乡村干部不同于大机关的干部。制度措施太复杂,看都看不懂,更别提让他们去操作了。现在有了这个图表,我们遇到事套图表,什么事该怎么办、让谁去办、该负什么责,清清楚楚,不扯皮,也没法推诿,干起事来得心应手。”田光武说。

  制度从书本里走出来、从墙上走下来,满意的不仅是村干部,老百姓也同样欢迎。“很简单嘛!村里有个啥事,对照这个图表该咋干就咋干,谁要胡作为,我们一眼就能看出来。我们自己要办个事,也有规有矩,不用低三下四去求人。”村民杨建荣凑过来跟记者说。

  农村便民服务中心能走多远?

  离段封村五六公里外的阳泉曲村,是阳泉曲镇最大的村,常住人口有7000多人。

  成立不到一年的村便民服务站,成了全村最热闹的地方。在这里记者看到了一份名为《阳泉曲村便民服务站预约登记表》,其中的一张表上记载着:3月8日,村民武生荣向村委会反映,他家田里的道路,拉粪车进不去,请求村里给把田间路修好。当天,值班的村会计康定武就把事情报给了村委会主任贺海红。第二天村委会就集体研究通过决议,由村里雇用装载车把村民反映的田间路修好。仅仅用了三天时间事情解决了,速度不可谓不快。

  武生荣告诉记者,现在的村干部可不同以前了,以往要办个事,连个人都找不到,更甭提说事了。现在好了天天有人值班,有啥事随时能反映。

  便民服务站的建设是孝义“六权治本”向乡村延伸的亮点。在这里可以行使即办类、陪办类、咨办类、代办类、咨询类、发布类6大类服务事项办理功能,凡涉及老百姓的事,都能实现有人管、有人办。

  在孝义,像这样的便民服务中心遍布每个乡村,初步形成了以市政务服务中心为龙头、市直相关部门服务窗口和乡镇(街道)便民服务中心为主体、村级便民服务站为基础的市乡村三级“一网式”服务体系。现在,群众既有地方办事,又有地方诉求,还免除了往返奔波之苦,受到广泛好评。当然问题也有,市里和乡里的中心工作人员是“吃皇粮”的,而到了乡村这一级,每天在服务站上值班的都是村干部,这些人没有财政供养,没有固定收入,要使他们长期坚持下去还需要有制度的保障。这个问题已经引起了孝义市委、市政府的重视,村级平台工作人员的待遇将纳入财政预算。

  仅仅程序正确就可以了吗?

  在农村谁该吃低保,这是一件大事。现在通行的做法是,低保对象要经过村民议事大会,由村民投票确定。俗话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谁家穷不穷?该不该吃低保?这不是一目了然吗?老百姓说这才是真正体现公平民主了。可是,问题就偏偏出在这个上面。

  在阳泉曲镇采访,记者听说了这么一件事:某一个村(就不说村名了)有户穷人家,有多穷?用村干部的话说,就是村里的狗也知道他家穷得厉害。可就是这户人家,上了三次村民议事大会都通不过。为啥呢?大家心知肚明:这家人家比较孤僻,不太跟乡邻们交往。用村里人的话就是“不为人”。“不为人”虽然摆不到桌面上来,但是村民们就是不给他家入低保投票。村干部虽然着急,但是也没啥好办法。最后,还是驻村工作队跟村干部分头给群众做工作,才给这家人入了低保。

  就这件事情而言,程序正确并不等于结果正确。该镇书记认为,“六权治本”向基层延伸也不能死死抱住本本主义,民主集中制的原则不能丢,干部该担当的还必须担当。

  像这样的事还有很多。比如,在农村象征权力的就是一枚“大印”。管住了这枚“大印”也就基本管住了村干部的权力。以前村里的公章在“一把手”手里攥着,老百姓要开个证明、办个手续,得首先找到村委会主任,再看能不能盖,啥时候盖,公章使用随意性很大。在“六权治本”中,孝义市对农村公章的管理出台了专门的制度,确定专人管理公章,村党支书、村委会主任一般不直接管理印章。这个办法当然不错,但是也有例外,比如在段封村75%的村民已经进了城,他们要办个事盖个章,也得专门跑回村里吗?如果这样的话,与现实情况不符,也违背了制度便民、可操作性的原则。怎么办?

  段封村的做法是——公章支书、主任可以随身携带,城里的村民有事用章,支书或主任拿上章,专门跑上门给村民服务,但前提条件是,必须有公章使用记录,使用内容必须写明白,而且双方要共同签字,确保真实有效,做到了决策留痕、责任可溯。前段时间,在市里饭店打工的48岁村民武俊英要申请贫困救助,需要盖个章,给田光武打了个电话,田光武上门为她服务,免去了武俊英的奔波之苦。看来制度也需要创新,具体问题还需具体分析。

  孝义市委书记马文革认为,任何一个事物都要经历一个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过程。“六权治本”永远在路上,下一步还需要不断探索、不断实践、不断总结、不断完善,让“六权治本”真正落地生效。

  【记者感言】“六权治本”正在走向实战

  山西的“六权治本”,正在向基层延伸。直白点说,就是那些已经很完备的典章制度正在走向实战。普遍的反映是“好得很”。作为全省的试点县,孝义无论从探索和实践,无疑是走在前面的。

  毛主席在他的光辉著作《实践论》中说:“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种形式,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而实践和认识之每一循环的内容,都比较地进到了高一级的程度。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全部认识论,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知行统一观。”

  “六权治本”,作为一项新生事物,同样面临着这样的认识过程。

  我们在孝义采访,发现那里并没有满足已有的成绩(比如,为全省提供了制度的蓝本,为全省提供了大量的实践经验),而是客观冷静地思考:如何让那些完备的典章制度更接地气?更符合老百姓的胃口?如何让制度在实践中更加简单明了操作方便?在孝义,这样的探索同样方兴未艾。有典型的耀眼事例吗?有!比如下堡镇,比如高阳镇,比如崇文街道办……这些乡镇随便拿出来一个,都具有相当的说服力。但是能代表孝义的整体水平吗?那里的干部委婉地回答我们说:“发展不平衡。”于是我们就选择了一个不太先进,也不太落后的中等乡镇——阳泉曲镇,进行解剖,看看他们是如何打通最后一公里的。也许这样做,更加真实一点,我们也看得更清楚一点,为“六权治本”更好地向基层延伸,提供很好的借鉴。

  (记者 赵峻青 王少科 通讯员 任静)

  (原标题:[六权治本在延伸]让制度从墙上走下来——孝义“六权治本”是如何打通最后一公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