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院文化曾经是晋商兴衰的起点和终点。晋商文化中的许多内容来自山西的大院文化。笔者对山西大院文化有着特殊的兴趣,一直在思索:历史上曾经辉煌的晋商为什么说垮就垮了?它衰亡的原因是什么?此外,山西的大院遍地都是,如何认识并对待这一历史现实?

  晋商博物馆给了笔者追寻答案的思路,促使笔者对晋商文化兴衰的500年有了一些新的思考,结论是一句话,要走出山西大院文化的情结。

  晋商展览清楚地解读了晋商之兴,是源于封建时代大院文化的背景。当时,中国交通阻隔、物流困难。北方“九镇”关外的蒙古、宁夏、甘肃、新疆以及辽东等地区缺盐少茶,吃粮就医都十分困难。500年前的明代官府颁布了鼓励民间物流的优惠政策——出让一部分食盐专卖权给民间物流有为者,即“盐引”。晋民素有吃苦耐劳、勤俭持家的传统,晋商借此优惠政策,发挥其靠近边关的区位优势,不远万里,长途贩运食盐、茶叶、粮食、药品等,利用中间的巨大差价获取丰厚回报。晋商的历史贡献主要在于信守商业道德、沟通南北物流、创立票号制度、积累商业管理经验等。

  山西大院文化的优秀传统是重视文化教育。这在常家和孔家体现的最为突出,可惜展览未能充分展示。如常家家训就曾提出“学而优则贾”、“作事必须谋始”、“出言必顾行”等立身处世的重要原则。这是常家300年兴旺发达的重要原因。

  104年前,孔家在太谷创办了铭贤学校(山西农业大学的前身),培养了众多英才。在一张并不完全的23人铭贤学子名单中,有14位为中国作出重要贡献的精英,其中,院士、教授、专家9位,如侯维煜(中央党校副校长)、郝德青(对外友好协会会长)、赵品三(国家文史馆馆长)、谭绍文(原天津市市委书记)、罗钰如(原国家海洋局局长)、刘康(原五机部部长)。这是铭贤学校结出的累累硕果。

  经商发达后,晋人在故土——山西兴建了家族聚居和从事商业活动的场所。山西的大院文化是晋商的文化形象,也是一份丰厚的文化遗产。展览中的“重点宅院分布图”展示的就有21家,包括乔家大院、渠家大院、阎锡山故园、常家庄园、曹家大院、孔祥熙宅园等。

  山西大院的内容丰富、种类繁多,不仅有生活用房,还有茶叶加工销售、票号、镖局、药店等以及与书院、祠堂、园林相关的生活生产设施。由于这些宅院多建于封建时期或民国时代,在文化方面,它们有着许多共同点。

  分析500年晋商活动的衰败原因,笔者以为主要是晋商缺乏文化创意。多年来,晋商几乎没有多少自己创造的名牌产品,他们把积累的钱财大量用于买地建房,这种农业时代以守成为主的经营方式是大院文化的特点。一旦历史背景消失、优惠政策不在、交通发达起来之后,晋商在新的历史时期缺乏市场竞争力,自然就会衰败下去。回顾晋商500年来的兴衰史,它与近30年浙商、温州的小商品市场的兴衰过程有相似之处。

  文化兴国的关键是一个“创”字,靠新的创意、靠原创性,而不是靠物资、资源和名牌的仿制品。从这个意义上讲,发展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出文化产品必须“谋始”——提高文化素质,重视教育,培养人才,研究“创意”,形成有“原创性”的专利产品。因此,“学而优则贾”是绝对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