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美食>微探店>正文

舌尖上的地标 老太原人记忆中的食品街

A-A+2013年5月9日09:53生活晨报评论

  承载着一代老太原人记忆的食品街经过重建之后开始试营业。记者实地感受了一番,重生之后的食品街建筑依然是明清风格,铺满大青石板的道路光滑平整,道路两旁的店铺整齐划一,红墙绿瓦,色彩艳丽,分外夺目。

  当年,太原食品街作为继天津小吃城之后,全国第二家专门经营食品的专业街道,曾名噪一时。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是太原食品街最鼎盛的时期,当时食品街上的实习饭店、太原烤鸭店、太原馄饨店、光头香辣蟹、粟海楼、林香斋等知名餐饮店比比皆是,店家们更是以其实惠的价格和花样百出的菜品赢得众多顾客的青睐,日日门庭若市,天天座无虚席。后来食品街的命运随着市场的大浪起伏颠簸,许多店铺纷纷倒闭。而有的则还在坚持经营,像杨记灌肠、雪山冷饮厅、屈礼洪串串等。相信这一串串熟悉的美食符号一定会勾起老太原人的美好回忆。

  下面来看看大家记忆中的食品街

  绕大老远路,就为吃屈礼洪串串

  屈礼洪的串串很好吃,不仅品种多,而且芝麻酱的味道特别香。据老板说,他家的配方是经过20多年不断摸索、改良制成的,所以味道才这么独特。

  90年代初,那时我正上中学,屈礼洪的串串摊儿就在坝陵桥,离我们学校二十六中挺近,所以,几乎每天我都得去小摊儿上吃几串儿。最开始的时候串串是5毛钱一串,后来渐渐涨成两块钱三串,但我还是吃得乐此不疲。

  2002年,因为旧城改造,屈礼洪的串串小摊儿迁到了现在的食品街。一下子离得远了,馋的时候想吃一串儿都是奢望。

  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下了晚自习九点多,我约上一个好姐妹,骑着自行车,唰唰唰就朝屈礼洪串串摊儿奔去。

  冬天的晚上,寒风呼啸,我俩完全觉不着冷,心里想着热气腾腾的串串,就觉得有一团小火焰在燃烧。

  我们沿着解放路从坝陵桥一直骑到府西街再到省政府对面的食品街,一点都不嫌远。照例挑一盘我爱吃的各种串串,坐在位子上等,脱掉手套的时候才感觉手已经冻僵了。

  看着老板把煮好的串串端上桌,是我最期待的时刻。冒着热气的串串上浇着浓浓的芝麻酱和辣椒小料,香味阵阵扑鼻而来,勾起我所有的食欲。

  我用筷子拨掉串串上的竹签,豪爽地搅拌着串串和芝麻酱,以期用最快的速度让它们充分渗透和吸收。

  夹一筷子放进嘴里,汤汁浓郁,酱香十足,放一点点的辣椒和醋提味后,口感的层次立刻变得丰富起来,咽下去之后,是一种幸福的满足感。

  吃完我再从食品街骑车回到位于府西街的家,尽管从学校回家根本不用经过食品街,但为了美味我还是动力十足,绕远路都觉得幸福。

  后来我考上大学到外地工作,吃得少了。但每次只要一回来我必去屈礼洪串串摊儿,因为一吃到那香味独特的芝麻酱串串,我就能想起当年快乐无比的青春时光。

  讲述人:刘倩倩32岁 教师

  兄弟姐妹们浩浩荡荡去吃杨记灌肠

  我们太原人说的灌肠和一般北方的肉、血灌肠不同,它是用荞麦面做的。用五味把荞麦面调成糊蒸,蒸后切成条,拌着醋调和或辣子油吃,那味道可美啦。

  90年代的时候,我才十几岁,那时候经常和家人一起,或是带着姨姨舅舅家的弟弟妹妹,浩浩荡荡五六人一起去杨记家吃灌肠。

  每天去杨记家吃灌肠的人特别多,尤其是每逢节假日的时候,那队准能排成一条长龙。当时再心急也不行,只能边流着口水边等待。

  好不容易终于排到我们了,迫不及待每人先来一碗解馋。在这家店里吃灌肠,占不上座是常有的事。好多人就端着碗站在门口吃,我们几个也效仿,那么多人站着吃,场面还挺壮观的。

  一碗的量挺少的,浅浅的白瓷碗底整齐地码着两层数得清的灰色荞麦面灌肠,上面浇着一层酱色的卤,还有零碎的黄豆皮儿,光看看都觉得很有食欲。

  这卤可是精华,也是杨记灌肠不同于别家的特色。卤很粘稠,呈半透明状,好像勾了很浓的芡,把卤汁儿和荞麦面灌肠一起搅拌的时候,感觉有点像在吃麦芽糖。

  爱吃辣椒的我,这时候一定还得加点醋、蒜汁和辣子油,虽然拌汁儿这道程序有点费劲,但是过程却是充满期待。

  拌匀后,用筷子夹起一条灌肠,再蘸蘸碗里的卤,一放进嘴里滑溜溜的,那味道咸香适中,酸辣爽口,嚼劲十足,美妙极了。一碗根本不够我吃,一般三两口我就解决掉一碗,吃完还得再要个凉粉、凉皮,配上灌肠的卤,我至少能吃个三四碗。

  卤很特别,面很筋道,这是杨记灌肠最大的特色,我百吃不厌。尽管我现在已经是而立之年的人了,但我仍是这家灌肠店的常客,以后还会一直来的。

  讲述人:王琳36岁

  媒体工作者

  在雪山吃沙棘冰激凌,有种小资情调

  雪山冷饮厅可是当年太原最好的一家冷饮店。冰激凌品种丰富,环境优雅。沙棘冰激凌是店里最经典的一款。

  记得小时候,冰激凌要2元一个,我舍不得买,第一次还是爸爸带我去的。

  橘黄色的球状冰激凌精致地摆在小碟子里,沙棘果在冰激凌中若隐若现,那鲜艳且纯净的颜色,让我食欲立刻大增。用小勺轻轻地挖一勺冰激凌,再裹一两颗沙棘果送进嘴里,抿着嘴让它在口腔里慢慢融化,甜甜的、凉凉的,再轻咬一口剩在嘴里的沙棘,一股酸甜的果汁味混着冰凉的口感,那滋味,真带劲。

  我觉得在雪山冷饮厅那种优雅的环境下吃东西,听着轻柔的音乐,心情立刻会变得很舒缓、宁静。

  后来,等我上中学、上大学,还是喜欢来这里,每当我一个人安静地听着音乐,悠闲地吃着冰激凌时,我内心的小资情调都会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讲述人:李小芬 28岁 护士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