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的工业互联网走向世界,不能盲目在海外输出,要先做出样板。”

  “通过工业互联网可以把样板企业的成功经验、企业能力复制到全国更多的区域,随后,覆盖至全国,真正做出竞争力,打造有中国特色的工业互联网体系。”

  近日,全国人大代表、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驱动下,工业互联网将迎来重大机遇。

  今年两会,周云杰提交了4大议案,其中就包括“建设中国特色工业互联网体系”,引发了外界的关注与讨论。

  全国人大代表、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接受媒体采访针对外界关心的热点问题,周云杰一一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作出回应。以下是澎湃新闻记者与周云杰的采访问答实录:

  澎湃新闻:在全球疫情继续蔓延的当下,工业的经济支柱作用将会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与提升,我们知道青岛提出了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在这之中,卡奥斯平台发挥了哪些作用?取得了哪些成绩?

  周云杰:在青岛市委市政府去年提出来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的号召下,青岛工业互联网事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在青岛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的进程中,无论是卡奥斯平台还是海尔集团,都责任重大。

  当下,各个国家都开启了对工业互联网的追逐。对我们国家来说,一定要占据工业互联网标准的话语权。目前在国际上,卡奥斯已经在国际三大标准组织IEEE、ISO、IEC里主导制定了大规模定制的工业互联网标准,具备了一定的标准话语权;2020年,卡奥斯受邀参与共建欧洲联邦云GAIA-X项目,是唯一一个欧盟以外的参与方;在国内,卡奥斯已经连续两年入选工信部评选的全国“双跨”平台(跨行业、跨区域),这些都说明卡奥斯的发展已经领先了半个身位。

  更重要的一点是,卡奥斯不仅是海尔自己的平台,我们更希望把它做成“赋能者”,工业互联网是一个开放生态,无论是头部企业还是中小企业,都可以通过这个平台赋能来实现价值。

  我举个例子,征和工业是国内链传动行业的领军企业,也是青岛市的“隐形冠军”企业。卡奥斯为征和工业制定了整套数字化转型战略方案,从设计、生产、物流、仓储、销售、服务、人员、资源等多个维度入手,为征和工业补足短板,加速实现管理全面升级、数字化全面转型。

  澎湃新闻:我们知道海尔集团最早是做冰箱等家电产品的,如今已成为一个集智慧家庭、工业互联网、大健康等多个产业生态为一体的物联网生态系统,那么海尔是因为什么而去探索在全球范围内都不成熟的工业互联网?

  周云杰:海尔对工业互联网的探索最早可以追溯到2012年,海尔进行智能化、网络化和信息化改造。在2017年,海尔正式提出建立和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那时叫COSMOPlat平台,现在我们给它一个中文名字叫做卡奥斯平台。

  卡奥斯是一个混沌之神,是希腊神话中最早的神,被称为“万物之卵”,海尔希望能够通过卡奥斯给更多企业赋能,孕育并孵化这些企业成长、长大。

  海尔集团创始人张瑞敏曾经提出过“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一个企业的成功只不过是踏准了时代的节拍。所以,我们就是根据物联网时代发展的需要,推动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当消费互联网作为互联网的上半场进入高潮时,如果不能及时的开启互联网的下半场,中国的工业就会失去机会,这就是我们发展工业互联网的原因。

  具体来看有三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是用户个性化需求的驱动。

  现在,用户需要的不再是一个简单产品,而是希望产品能够适合自己、能够满足自己的个性化需求。现在的大规模制造容易,个性化定制也容易,但是,组合在一起的大规模定制就比较困难。如何能够把大规模制造和个性化定制结合起来,这就是要靠工业互联网,所以在用户驱动下,我们开始了发展工业互联网。

  第二个方面是时代发展的必然结果。

  物联网时代的发展,包括5G技术、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等技术得到进一步推广,已经足以支持工业互联网进行全要素、全流程、全价值链的发展,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技术发展和时代发展已经触及了这个时间点。

  第三个方面是我国发展工业互联网的需要。

  工业数据是国家的战略资源,中国工业基础非常雄厚。同时,中国要发展工业互联网,不可能完全效仿西方模式,也不可能依靠西方公司来推进,只有中国的企业探索出中国自己的模式,才有希望把中国的互联网和制造业推向制造强国和品牌强国。

  基于这三个原因我们部署了卡奥斯平台。

  澎湃新闻:全球范围内认定的三大工业互联网平台,其中就有卡奥斯平台。海尔集团可以说是中国品牌出海“创牌”的探路者,那么把中国的品牌带到国外,和现在推动中国的工业互联网走出国门会有什么不同吗?

  周云杰:正因为我们三十多年海外创牌的坚持,为现在我们推动中国特色互联网走出国门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海尔坚持海外自主创牌要从1990年大规模批量出口开始算起,到现在大约有31年时间。

  在海外做品牌很痛苦,要耐得住寂寞,按照国际上的规律,在一个国家要做成品牌,做到盈利大概要八到九年时间。但是,“国门之内无名牌”,当时海尔就坚定要做自主品牌。

  在美国,海尔从开始建厂到实现盈利,也花了八年多的时间。同时,海尔不只聚焦美国而是放眼全球,在一个国家盈利,另一个国家又开始投入。如今的海尔已经建立起包括海尔、美国GEA、新西兰斐雪派克、日本AQUA、卡萨帝、统帅、Candy在内的7大品牌矩阵,海外自有品牌率达100%。

  跟OEM代工相比,自主创牌一开始一定是投入占比大,到后期利润率就会逐步的改善和提升,这是做自主品牌的好处,但时间非常漫长,所以我说“要耐得住寂寞”。

  有了这31年的海外经验,我们深刻认识到,要想让中国特色的工业互联网走向世界,不能盲目在海外输出,要先做出样板,要先从自己在海外的工厂里进行复制。

  此前,我们在海尔自己海外的工厂应用卡奥斯工业互联网,其中也包括我们并购的工厂,像美国GEA、新西兰斐雪派克、欧洲Candy以及日本三洋,都进行了复制,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尤其是2020年疫情比较严重,特别是海外疫情控制得不是很理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海外依然取得了良好的增长,这也得益于我们这个平台的赋能能力。

  举例来说,GEA是我们收购的GE的一个子公司,GEA在整个过程中没有采用GE的Predix平台,用的就是我们卡奥斯平台,而且真的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发展都非常好。

  我认为这就是工业互联网在给海外赋能的样板,可以让更多海外的企业见到我们赋能的成果,从而加速我们中国工业互联网走向世界。

  澎湃新闻:在您看来,工业互联网将对全球经济带来哪些重大影响?或者说,工业互联网将如何改变世界?

  周云杰:工业互联网正在全球范围内不断颠覆传统制造模式、生产组织方式和产业形态,推动传统产业加快转型升级、新兴产业加速发展壮大。工业互联网带来的是一场打通生产和消费的社会互联网变革,它所撬动的经济规模量级难以想象。

  工业互联网平台是价值创造的主体和载体,向下可无限接入工业设备进行价值传递、向上可无限生长工业软件进行价值分享,可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