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财经频道>地方动态>正文

即刻搜索惨败员工降薪 已搬家至北京南五环外

A-A+2013年12月9日14:04新金融观察报评论

  【简介】3年前,带着奥运冠军、剑桥博士和申奥大使的光环,邓亚萍在一片殷切希望中一脚迈进了国家搜索“即刻”。3年后,即刻搜索屡传被合并,向人民交了一份市场占有率几乎为零的答卷,邓亚萍也“不知所踪”。邓亚萍能打出个世界冠军,也能念出个剑桥博士,却有人将“即刻”比作邓亚萍输得最惨烈的一场比赛,因为在她身上或许缺少一种互联网基因。

  “即刻”消失?

  种种迹象表明,搜索引擎“国家队”——即刻搜索将面临重大变数。

  打开即刻搜索,难免不让人大吃一惊。此前推出的“曝光台”、“食品安全”、“医药”、“视频”等几个产品都已下线,甚至连网站相关、招聘信息等基本内容也随之消失。目前仅仅剩下新闻、网页、图片和地图四项服务,一堆尺度奔放的美女照片在“硬撑”着图片频道。即刻搜索的网页和地图搜索结果直接跳转至另一家国有互联网搜索公司——盘古,而盘古的新闻和图片搜索结果则跳转至即刻。

  即刻到底怎么了?

  今年8月份,即刻员工收到了一份调查表。

  “你愿意去大兴工作吗?”“你接受降薪吗?”“接受降薪的比例是多少?”……一个个看似“不妙”的问题让即刻上下员工顿感紧张。

  “大家都在‘接受降薪比例’一栏里填了‘0’。”即刻一名离职员工对新金融记者说:“但当月工资发下来后,还是比原来少了10%。”

  和降薪一同到来的是,即刻搜索从可以俯瞰CBD盛景的环球金融中心,搬到至北京南部安静的大兴区。

  “原来的环球金融中心更风光。”一位去过即刻搜索“老家”的人士对新金融记者说。根据该人士描述,即刻搜索办公室位于大厦16层,“大厅富丽堂皇,电梯两旁是两个大大的电子读报屏。左边滚动展示员工照片,右边则显示当天《人民日报》的电子版。”

  “大厅左侧的墙上有4个显示屏,其中3个播放公司内部动态,1个是搜索风向标。在屏幕上拖动搜索关键词,就能直接进入即刻搜索结果页。”该人士说,“有重要来宾到访时,即刻总经理邓亚萍还会亲自演示。”

  如今,即刻和盘古相互跳转,不禁让人想起自从今年6月份就开始的两家搜索公司合并的传闻。

  当时,有媒体报道称,盘古搜索和即刻搜索召开大会,宣布合并消息,两家搜索团队将重组为一个新公司,新华社副社长周锡生将担任新公司CEO。随后,即刻相关负责人表示“合并传言不实”。

  关于两家公司合并的相应佐证是,即刻位于大兴区的“新家”也是新华社旗下盘古搜索的“根据地”。新华社在此建有一处新媒体产业基地,新华网和盘古搜索都在这里办公。

  与此同时,新金融记者从人民日报社知情人士获悉的最新消息是,即刻搜索与盘古搜索确实已合并。“新华社方面派出一个人出任新公司董事长,盘古方面派出一个人出任总经理负责日常事务。”

  即便是已经出现种种变化,即便是“铁证如山”,然而,时至今日,即刻搜索与盘古搜索重组为一家新公司的消息也始终未得到官方渠道的证实。

  寻找邓亚萍

  “不懂市场”、“败光20亿”、“跑路”……一夜之间,拥有18次世界冠军、剑桥博士和申奥大使等无数光环的邓亚萍,被舆论推向风口浪尖。

  “她很长一段时间整个人状态都很低迷,不接受任何采访,平日里几乎不说话。”上述人民日报社人士如是向新金融记者描述邓亚萍的近况。

  该人士表示,因邓亚萍还兼任人民日报社副秘书长职位,所以她现在还天天来上班。“即刻和盘古合并后,她的新职位是监事,这个职位并没有什么具体事务需要处理。”

  邓亚萍低迷的日子,已长达10个月之久。

  “在即刻与盘古合并前的半年里,我们从来没有在公司的正式会议上见过邓总。”一位即刻前高管向新金融记者表示:“2月27日以后,邓总就‘隐退’了。”

  2月27日,对于邓亚萍来说,或许是个心痛的日子。当天,即刻搜索发布内部邮件,宣布对管理层调整:人民网副总编辑张善菊空降出任常务副总经理,处理日常工作。总经理邓亚萍负责的业务则被缩小到仅负责“公共关系”。

  在即刻陷入泥淖之际,邓亚萍曾经讲过的一些在业内看来是“笑话”的论调又被抖了出来,比如她曾说过,百度不需要考虑打败即刻,只要帮助即刻,给即刻出主意就好。

  令即刻尴尬的是,在搜索圈子里,没有一家企业把即刻当作竞争对手。因为,在搜索市场,它显得太“弱”了。

  搜索市场毕竟不像打乒乓球。“她每次开会都用‘打乒乓球’开篇,先是讲一遍‘革命家史。”一位即刻前员工对新金融记者说。

  该员工说,原来金融中心16层有一个健身房,里面有6个跑步机,还有1张乒乓球台。“邓总很少在这里打球,但公司还是张罗起了一场乒乓球比赛,因为邓总喜欢。只要报名就发100元的购物卡,公司一多半人都报了名。”

  与即刻现在落魄的下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筹建之初,即刻曾是那么的被寄予厚望。

  当时,人民日报曾从人民网等单位抽调骨干组建团队,全力支持这个“国家搜索”。

  2010年9月,邓亚萍上任。阔别世界冠军和剑桥博士生涯,她打算在环球金融中心西塔办公室完成“国家使命”。

  邓亚萍的新事业与中央电视台新楼遥遥相望。和她同一个方向的人看到的是扭曲的“大裤衩”,而邓亚萍看到的,是五大洲四大洋。

  当时,邓亚萍甚至认为,即刻搜索应该放眼全球,替全世界人民着想。“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这句话当时被她时常挂在嘴边,也被她用来解释偶像乔布斯为什么会成功。

  “邓亚萍当时很用心,先去拜访了李开复。”一位接近邓亚萍的人士对新金融记者说。而后,邓亚萍按照李开复开的“药方”,四处取经,先后拜访了张朝阳、周鸿祎和马化腾等行业大佬,曾经担任谷歌中国研究院副院长的刘骏,甚至还有在搜索市场败得一塌糊涂的马云。

  在即刻员工眼里,邓亚萍是非常敬业的。“邓总每天早上不到8点就到公司,常常后半夜才回家。”上述即刻前员工对新金融记者说。“邓总会亲自使用即刻的各种产品,发现问题就会立即通过秘书告诉部门负责人。”

  “国家战略”的尴尬

  位于北京南五环外新华产业园的即刻“新家”,距离北五环外的百度大厦有45公里,长达2个小时的车程。比这更遥远的,是两家搜索公司在市场占有率上的差距。

  根据权威流量统计机构CNZZ今年10月发布的中国搜索引擎市场份额排名,百度市场份额为60.9%,即刻所在的“其他类别”市场份额仅为0.04%。

  即刻搜索的前身是人民网推出的“人民搜索”,所以一经上线就被冠以“国家战略”。所谓的“国家战略”需要像邓亚萍等这样“根红苗正”的人去实现。

  一位接近邓亚萍的人士对新金融记者说,她希望自己时刻“保持着饥饿感”。“这也是邓亚萍没有选择在‘后运动’时代家中养老的原因。”

  可是,搜索市场毕竟是一片江湖。

  当初,邓亚萍也总说“即刻要完成国家的光荣使命”。身兼政治任务,这让即刻无力做到完全市场化。在而后的发展中,所谓的“国家战略”却扯了即刻的后腿。

  “在公司的会议中,邓总很少提及有关市场化的东西。”上述即刻前高管表示。

  “不论是对上级还是对技术部门,她都言听计从。在这3年里,即刻的Logo前后换了3次,搜索做不起来,而后转向做曝光台和食品安全,战略和产品定位一直摇摆不定。对于公司,她完全没有一个职业经理人应该有的判断。”

  按照该前高管的说法,在即刻内部真正起到决策作用的,是那些隐身幕后不为人知的“小人物”。现身前台的邓亚萍,仅仅是表面风光而已。

  与一般互联网公司不同,背靠着人民日报这棵“大树”,即刻还曾经非常“不专业”地以户口留人。

  根据知情人士透露,即刻在这两年解决了近200个应届生的户口问题,技术人员全部给解决。“百度一年也就40多个。”

  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根据相关机构披露的消息,2012年非京生源毕业生留京指标名额总数为9000个。按照网络流传的一份分配名单显示的内容,当年新华社的留京名额为77个,农业部为40个,国土资源部为15个。即刻搜索的留京名额已超过大部分部级事业单位。

  “未来,即刻开始”——这句话曾是即刻搜索上线时的Slogan。3年来,在摇摆不定和偏离市场的战略定位下,即刻的未来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记者 孙翼飞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