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财经频道>理财产品>正文

苏富比发布14页报告坚称《功甫帖》是原迹

A-A+2014年1月14日11:58新闻晨报评论

  区区九个字的《功甫帖》,引发的“笔谈”不断延伸。昨日,在等足十日之后,针对上博三位研究员的两篇学术报告,苏富比方面终于公开了关于苏轼《功甫帖》的14页研究报告,称专家团队经过再次论证,并听取了包括中国大陆文博前辈在内的国际及国内专家和业内人士的专业意见,坚持认为2013年9月在纽约苏富比成功拍卖的苏轼《功甫帖》是一件流传有绪,历经清初安岐《墨缘汇观》等历代专著著录,包括近现代鉴定大家张葱玉、徐邦达鉴定并肯定为苏轼真迹的墨迹本,“成功拍卖的《功甫帖》不仅是一件历来被肯定的苏轼书法原迹,而且是一件精彩的独具坡公特色的佳作。 ”

  鉴藏印印色相同?

  在先前三位研究员的学术报告中,认为墨迹本《功甫帖》是伪本,论据之一便是:除许汉卿藏印外,其余鉴藏印皆为清中期以后伪印,因为“所有鉴藏印印色相同”。昨日,苏富比的研究报告一开篇,即从这个角度辨析,以实物和高清照片对比的形式,指出“墨迹本从上至下右侧第一方半印及左侧第一方半印印色略浅,明显与其他七方藏印印色不同,为该作品上年份最早的两方藏印”;“墨迹本右侧第二方‘世家’半印及左侧从上至下第四方‘义’字形半印印色明显与其他藏印又不同”;“除去四方骑缝半印之外,墨迹本上其他五方鉴藏印的印色也不尽相同”,由此认为所谓“相同之说”并不存在。此外,在苏富比方面看来,对于“安仪周家珍藏”印是否为真,三位研究员的判断也存在分歧,而苏富比认为,“经完全重迭对比、左右移位对比、上下移位对比后,墨迹本钤印与《印鉴》所载印印文结构部位严丝合缝”,同时,墨迹本“世家”鉴藏印不存在研究员所指认的因钩摹自拓本而产生的骑缝章问题。

  对研究员单国霖论文中质疑墨迹本上同裱另纸部份翁方纲题跋及题诗的真实性,昨日,苏富比方面也着以相当篇幅的笔墨,予以比对、考证,认为“翁方纲在此墨迹本同裱另纸上的蝇头小楷题跋及题诗,姿态统一,架构险峻,小中见大,结体扁方与狭长共存”,与翁方纲公认的传世题跋书法“无疑是一致的”,至于墨迹本上翁氏题跋与题诗与《复初斋文集》中记载个别有出入的问题,苏富比方面认为,“应属于同一底稿再次使用时形成的细微差异,在此并不能作为否定墨迹本翁方纲跋文的证据。”

  鉴定大家未明言看过原迹?

  在拍品《功甫帖》被质疑是伪作的第一时间,藏家刘益谦曾透露,在与香港苏富比总裁程寿康联系时,对方表示,苏富比这件拍品,见之于张珩《张葱玉日记・书稿》及徐邦达《古书画过眼要录》,徐邦达赞扬其“神采飞扬”,为“上品”。张珩、徐邦达皆为公认的书画鉴定大家,因而此据被视为《功甫帖》为真迹的有力证明。然而,在三位研究员出炉的研究报告中,单国霖明确指出,根据张珩在《日记》(《张珩日记》第130页)1940年2月4日的记载,“文字中明言他看到的是影本”,至于徐邦达的认定,单国霖同样引据称,“似是从《书画鉴影》书中录来,而‘极为神采’的评语也可能是看到影本后的印象。”

  对此,苏富比昨日以“咬文嚼字”的态度,再度分析了《张葱玉日记・诗稿》对《功甫帖》记叙,“(韩)慎先北平诒书,寄示东坡《功甫帖》,元章《章侯茂异帖》、《道祖帖》,又陈俊卿、李寿朋二札子影本,索值二万元。”称因为陈俊卿前有“又”字,这段日记在此处的解读,当是《功甫帖》和《章候帖》、《道祖帖》为同一种情况,是墨迹本;而陈俊卿、李寿朋二札子为另一种情况,即影印本,并强调,以张葱玉的严谨,是不可能仅凭并不精致的影印本,就对苏东坡包括米元章在内的三件重要宋人书法作品,草率做出真伪鉴定结论。至于徐邦达是否亲自过目鉴定苏轼《功甫帖》墨迹本,苏富比认为:既然《古书画过眼录》称为“过眼录”,以徐邦达治学之谨严,著作中所记所录的古书画作品应该都是经过徐先生亲自鉴定过的。

  墨迹本是“双钩廓填”本?

  而针对钟银兰、凌利中指认《功甫帖》墨迹本为“双钩廓填”本,苏富比呼吁:“我们知道通过对实物的专业观察和分析,传世双钩墨本,包括时代久远至唐宋时期的摹本,也是能够看出双钩或是填墨处的破绽来的,何况研究员先生所指认的仅仅是清中晚期的双钩填墨本。如果可以,我们希望三位研究员先生能够采取更直观,更具体的鉴定方法,让我们大家都能一目了然,看明白苏轼《功甫帖》墨迹本具体双钩在哪里?廓填又在哪里?以飨大众。”苏富比方面强调,“双钩廓填”使用毛笔先双钩勾勒出字划的外形轮廓,再相继填入墨色(有深淡干湿的墨笔线条)完成的书法作品,再怎么完美,在墨色变化上,是达不到自然书写效果的。在足够明亮的光线下或以高清照片在电脑上放大后观察分析,因非一次性完成的书法线条所呈现的不同墨色、因笔划顺序线条与线条先后覆盖交叉所呈现的不同墨色,自然形成和非自然形成的书法是能够被识别出来的,“中国书法艺术的精妙在毛笔(软笔)、墨汁和宣纸的充分演绎下,气象万千,绝不是‘双钩廓填”本可以瞒天过海充当角色的。”

  研究员单国霖回应

  不一定是“双钩廓填”本

  作为事件焦点之一的研究员单国霖,昨日傍晚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还未看过苏富比的研究报告,“不理它。 ”对于苏富比报告称,若是“双沟廓填”,通过技术手段可以看出破绽,希望研究员们能够以更直观、更具体的鉴定方法,让大家一目了然,昨日单国霖的回答,多少让人有些意外,他称这一版本不一定是“双钩廓填”本,可能是仿照“双钩”来写的摹本,当记者询问,之前有消息称其曾在上世纪80年代看过《功甫帖》,单国霖表示,当时看的是另一个帖,并非《功甫帖》,至于网络盛传墨迹本《功甫帖》曾存于上海博物馆,单国霖表示“这个要查一查”,建议媒体与上博办公室联络,而上博方面则一如既往,不愿就此事发表任何官方声音。不过,据上海电视台的报道,昨日,藏家刘益谦表示,苏富比的报告,让他更有信心了,而上海博物馆的专家则表示正在研究,已经找到了报告中的一处漏洞。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