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当煤老大,争当能源革命排头兵。”在16日在举行的太原能源低碳发展论坛上,煤炭大省山西宣示。

  记者了解,山西通过主动减煤,不断推进能源革命,成为全国能源体制机制改革的“试验田”。

  主动减煤 追求“减、优、绿”

  此次太原能源低碳发展论坛召开期间,正值山西省“十三五”综合能源发展规划(修编版)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第一次公示。相较于两年前的规划,修编版释放出明确的“减煤”信号——

  能源供给方面,到2020年,山西煤炭产量由此前表述的“控制在10亿吨以内”,更改为“基本稳定在9亿吨左右”;

  能源消费方面,到2020年,山西能源消费总量控制目标由2.27亿吨标煤,压减为2.24亿吨标煤,且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比例下降到80%;

  电力装机方面,到2020年,山西煤电装机容量目标由9200万千瓦,压减为7200万千瓦。

  山西是我国重要的能源基地,经历长期高强度煤炭开采,形成“一煤独大”的产业结构。煤炭在全省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长期在85%左右,资源型经济发展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日益突出。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在论坛演讲表示,今后新增能源需求将主要依靠清洁能源供应,我国煤炭消费将从2020年后进入较为显著的下降期。预计到2030年和2050年,煤炭在一次能源中的占比可能降到50%和30%以下。

  在以去产能、减产量、提升先进产能占比为重点的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下,近两年山西逐步形成了“减、优、绿”的煤炭发展共识。

  新技术 新能源 新气象

  减煤不是完全去煤,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成为山西转型的重要突破口。

  从地下600多米无人问津的高硫劣质煤,到明亮剔透的油品,煤炭的价值翻了30倍。这是潞安集团年产180万吨高硫煤清洁利用油化电热一体化示范项目。

  潞安集团副总经理刘俊义介绍,通过技术创新,煤炭从燃料变成原料,可以成为航空用油的基础油,也可以变成替代进口的高端润滑油,甚至可以是纸杯内侧的高端蜡。以前“按吨卖”的煤疙瘩,如今可以“按公斤卖”“论克卖”。

  跳出对煤炭的依赖,新能源彰显优势。大同举全市之力布局实施能源高端制造破冰行动,今年一开春,包含太阳能、生物质能等在内的69个新能源项目集中开工。预计到2020年,大同新能源占比将由目前的13%提升到50%。

  能源领域的新动能正在加快成长。山西不少煤炭城市发力转型大数据产业。昔日“煤炭重镇”吕梁,依托气候、资源、区位等优势,先后与国防科技大学、华为公司等合作,引进“天河二号”超级计算机组、华为云计算等重大项目,一批大数据应用企业在吕梁落地。去年,吕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中,非煤产业占比已由2013年的35%提升至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