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教育>教育新闻>正文

解决“老大难”问题,需要教育改革破局

来源:人民网2013年12月24日【评论0条】字号:T|T

  2013年的教育,“老大难”问题依旧,教育改革在艰难中前行。

  这一年的教育,相比2012年来说,有着进步,比如,教育公平进一步增加,这包括异地高考终于在一些省市“破冰”,始于2012年的国家扶贫定向招生计划从2012年1万名额增加至3万名;困扰教育发展的教育行政化问题,也开始攻坚,6所高校公布了大学章程,教育部也制订了未来三年要求211高校全部制订大学章程的规划。

  但是,教育“老大难”问题还是在2013年上演,这包括学生的负担依旧沉重,教育部在年中提出了10条减负令,旨在为学生减负,但众所周知,我国各级政府教育部门发布的减负令已经堆积如山,而学生的负担却没有多少减轻,就是学校内部减轻了,但校外的负担却沉重起来。

  择校热也依旧高烧不退,虽然一些地方制订了禁择令,并强调对免试就近入学进行定量考核,可由于义务教育不均衡,择校暗流涌动。国家再次强调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取消重点校、重点班,可能否落地,公众并不看好,因为2006年修修订的《义务教育法》早已明确取消义务教育阶段重点校、重点班,可法律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贯彻、执行。

  校园暴力事件依旧频繁冲击大家的眼球,复旦大学的投毒案、校园教师性侵学生案、老师体罚或变相体罚学生导致学生坠楼自杀案、重庆女孩摔婴案,都给当前的教育提出沉重的话题——在知识教育之外,对学生的人格教育、生命教育、心理教育,存在着严重的缺失。而针对校园问题频频发生,教育部门开出了两道“药方”,一是加大打击力度,防患未成年人被性侵;二是强化师德考核,出台违反师德规范处理规定,但很明显,这是治标而不治本。

  解决老大难教育问题,只有深入推进教育改革。或有人问,以上教育部门采取的措施,难道不是改革吗?从改革实质分析——改革的本质是扩大教育者、受教育者的教育权和受教育权——以上这些做法,还真不是改革。减负令不是改革,只是行政部门发布的行政规章,反而强化行政部门对办学的干预,真正的减负,应该努力做好两方面改革,一是推进义务教育均衡,二是改革中高考制度。

  取消重点班、重点校,是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举措,但要其有实际成效,则必须改革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以及义务教育经费拨款办法,我国目前实行以县乡财政为主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这注定了义务教育发展存在区域不均衡、城乡不均衡,因为县乡财政实力决定了县乡对义务教育的投入水平。只有强化省级财政对义务教育的统筹,才可能在省区内做到各公办学校的办学标准一致,否则,不均衡将长期存在。对于调整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2013年有一个不错的做法,即实行中小学生统一学籍,这为省级统筹义务教育经费,建立学籍信息跟踪机制,提供了技术支撑。另外,我国教育经费的预算、拨款,是由政府部门单方面主导的,这带来一个问题,拨不拨款、拨多少,是由行政部门说了算,这是我国教育投入长期不到位、政府部门喜欢用锦标主义思维配置教育资源的根源所在,只有建立国家和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负责制订教育拨款预算,并监督政府部门拨款,才能把钱投入到公众所需要的地方,而不是用于制造教育形象工程和教育政绩。

  高考改革,在2013年中很热闹,甚至被很多媒体解读为2013年的教改亮点,表面上看,确实如此,北京出台了高考改革方案,降低英语分值,且实行一年两次考,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也提到高考改革要减少统考科目、文理不分科、英语科目尝试一年多次考,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改革方案,要么要到三年后才实施,要么只是改革设想,而且,假如高考改革就集中在英语科目分值调整、一年多次考,而不推进十八届三中全会同样提到的考试、招生相对分离,打破集中录取制度,是很难让基础教育从应试教育中解放出来的,基础教育重视知识教育,忽视人格教育、生活教育、生命教育,将学生按分数分为优生、差生的做法,就不可能消除,在这样的办学中,纠结于育分还是育人的教师们,是很难通过行政命令出崇高师德的。

  同样貌似“亮点”,却亮点不亮的“改革”,还有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英语四六级改革、中小学教师职称改革。其中,研究生培养模式改革,被认为是收费改革;英语四六级改革,虽增加了主观题,借鉴TOEFL等考试的做法,可舆论对其的质疑并没有减少;中小学职称实行了统一,并可评教授级正高职称,但大家担心这会重演强调论文、课题,导致职称评审异化的问题……原因在于,提高研究生培养质量,关键在建立现代学校制度,完善导师制,这就是实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改革四六级考试,则应该是去行政化,实行社会化,让四六级考试成为学生自主选择参加的社会化考试;而实行职称评审改革,重点在于建立学术同行评价机制,而不是由行政部门主导评审。

  说到底,教育领域最根本的改革有二,一是高考制度改革,二是学校管理制度改革,前者核心是教育、招生、考试分离,后者核心是管办评分离,这两方面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都明确提到。但推进这两方面改革,却都涉及同一个问题,即行政放权,教招考分离,要求政府教育部门把考试组织权、招生投档权全部交出,而管办评分离,则将政府部门的权力限定在管理,而不能再干涉学校的办学,对学校进行行政评审、评价。行政部门不愿意放权,改革又缺乏让行政部门放权的机制,这让教改陷入“困局”。

  这是我国教育改革和发展之困,要解决教育老大难问题,就必须突破这一“困局”,要求行政部门必须放权。对此,所有社会舆论也应该有清醒地认识,要以政府部门是否真正放权来评价改革,而不是只注重表面,不分析实质。对于中国教育来说,迫切需要推进实质性教改。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每日内容推荐更多>>

24小时排行

  1. 国务院部署发展职业教育
  2. 王诗龄与父母亮相巴黎
  3. 留学背景在中国弱化
  4. 省教育厅发出“禁补令”
  5. 中考增加科目

更多>>微博推荐

图说教育更多>>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