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教育>家长课堂>正文

幼儿园抢生源投毒案嫌犯当庭翻供

来源:人民网2014年1月7日【评论0条】字号:T|T

  阅读提示 | 去年4月24日,发生在河北省平山县的一起投毒案震惊全国。警方认定,该县两所幼儿园因生源问题产生矛盾,一家幼儿园的园长竟伙同他人使用毒鼠强饮料做诱饵,毒害另一家幼儿园的孩子,导致一名成人中毒、两名女童死亡!

  昨日,该案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大河报记者现场旁听。投毒实施者杨文明对投毒行为供认不讳,但幼儿园女园长史海霞则坚决否认曾指示杨投毒,当庭翻供,称警方存在刑讯逼供行为。此案法庭未当庭宣判。

  无论如何,这场幼儿园恶性竞争引发的一场血案,足以让人深思。有专家认为,政府应在学前教育方面加大投资;也有人提出,面对学前教育尤其是农村地区的诸种乱象,将义务教育年龄提前至3岁,方是破题之举。

  庭审

  受害人家属总计索赔300多万元

  三名被告被押入法庭时,一名受害人家属情绪失控,冲向幼儿园女园长

  昨日上午10时20分,案件在石家庄市中院刑一庭开庭。

  10时45分,原本坐在椅子上、看似平静的任进会,在看到杨文明、史海霞、张增霞3人被依次押进法庭后,突然爆发。他一跃而起,跳过一米多高的椅子,直奔几米外的史海霞而去。随即,他被3名法警挡住,后被请出了法庭。

  时隔数月再见“仇人”,任进会的愤怒积蓄已久。这起轰动全国的投毒案,当地警方调查认为,任进会5岁的女儿任昭凝以及6岁的外甥女任欣怡,是史海霞和杨文明所施阴谋的牺牲品。

  庭审中,公诉方石家庄市检察院检察官认为,2012年2月,史海霞开始在平山县两河乡两河村开办平安幼儿园(未经教育局审批的民办幼儿园),至下半 年,学生人数远不如两河村大队院内的两河中心幼儿园。史海霞认为,这种状况是由于两河中心幼儿园经营者对自己办的幼儿园进行了不当宣传造成的,遂产生报复 念头。

  2013年4月,在多次滋扰两河中心幼儿园后,史海霞和当地农民杨文明决定,由杨文明实施投毒,诱使小孩捡食有毒食品,以便对两河中心幼儿园造成负面影响,扩大平安幼儿园的生源。

  为了实施犯罪,4月18日,杨文明受史海霞指使,到南甸集市上在被告人张增霞手中购买毒鼠强一瓶。

  4月24日早上6时许,杨文明使用注射器,将毒鼠强注入一瓶“小洋人”饮料中,并将该饮料连同一支铅笔、一个本子及一支吸管装入一个塑料袋内。上午8时许,杨文明将塑料袋丢在两河中心幼儿园附近的一条道路旁,随后逃离现场。

  不久,两河村村民任书廷步行送孙女任昭凝、外孙女任欣怡到两河中心幼儿园上学,经过自家房后时,发现并捡到了杨文明所扔的塑料袋,带回家中。

  当日下午,两个孩子吸食“小洋人”有毒饮料后感觉味道不对,任书廷试尝饮料后,三人均出现呕吐、抽搐等中毒症状,被送医院急救。

  任欣怡经抢救无效当日死亡,任昭凝经救治无效于5月1日死亡,任书廷经治疗于2013年5月17日出院。经鉴定,任欣怡系毒鼠强中毒死亡;任昭凝系毒鼠强中毒后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公诉方认为,被告人杨文明、史海霞投放危险物质,导致两人死亡一人中毒的严重后果,应当以投放危险物品罪追究刑事责任;被告人张增霞应当以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追究刑事责任。

  庭审中,原告任利会、任进会姐弟两人,任书廷以及任利会前夫四原告,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任利会姐弟两人分别索赔100万元,任书廷索赔87万余元,任利会前夫则索赔30万元。

  供述

  投毒者称本意只是

  想给对方点颜色看看

  投毒实施者称被幼儿园长以两人间私情作要挟

  杨文明对自己投毒的行为供认不讳。

  庭审中,他承认跟史海霞存在长期的“男女关系”,双方在10余年前相识,后来保持不正当关系,村里很多人都知道。正是史海霞提出了要“祸害”中心幼儿园的想法,他负责实施。

  据杨文明讲,他曾欠史海霞5000元钱,和史海霞有一个非婚生女儿,史海霞以此要挟,逼他去投毒,并扬言他不去也会找别人代办。

  杨文明称,他为此曾在夜里砸过两河中心幼儿园的玻璃,往园里扔过炮仗。

  在投放毒饮料之前,史海霞曾找他协商在蛋糕里下毒,引诱中心幼儿园学生吃,但此计并未得逞。而史海霞还曾打算在一家馒头店下毒,原因是该店负责给中心幼儿园提供馒头,只是没有机会下手。

  杨文明称,他的本意也只是想给中心幼儿园点颜色看看,影响他们的招生,“让孩子呕吐呕吐”即可,没料到下毒的后果如此严重,他愿意赔偿受害者家属损失。

 

  翻供

  女园长称未唆使下毒,曾遭刑讯逼供

  两名民警先后出庭作证否认刑讯逼供,法院未当庭宣判

  史海霞承认和杨文明有男女关系,但她当庭翻供,称公安机关在审讯当中有刑讯逼供的情节,导致她作出了不实的有罪供述。

  据史海霞讲,她先后做了4次笔录,只有两次是有罪供述。其中,在去年4月29日晚接受警方讯问时,数名警员用木棍殴打其脚部。

  史海霞称,她并没有唆使杨文明下毒。杨文明之所以会下毒,是因为他个人当时与中心幼儿园负责人马某有过节。

  面对史海霞的指控,平山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两名民警先后出庭,均否认曾进行刑讯逼供。

  此外,公诉机关指控,杨文明的毒鼠强是从小贩张增霞手中购得。

  对此,张增霞的辩护律师认为,张增霞确实销售过毒鼠强,行为构成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确实无疑,但公诉机关的相关证据单一,尚不足以证明毒杀两个孩子的鼠药,就是从张增霞手中购买的。

  而在张增霞看来,此事完全是因为杨文明和史海霞的“心狠手辣”才导致的。庭审中,她供述,和她同样在集市上摆摊贩卖该药的还有数个商贩,但只有她被牵扯到这场命案中。

  任进会的代理律师认为,杨文明和史海霞的作案手段特别残忍,造成的后果特别严重,影响也极为恶劣,理应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

  昨日,法院未当庭宣判。

  反思

  事件暴露出农村孩子安全教育水平仍很低

  政府应多兴办高水准公办幼儿园

  大河报记者获悉,在投毒案发生时,在石家庄做律师的任利会已经决定把女儿任欣怡带回市区,而任昭凝家在平山县城的新房已基本装修完毕。

  如果没有杨文明投下的那瓶毒饮料,姐妹俩可以肯定将告别留守儿童的生活。然而,两家无证幼儿园间的恶性竞争,毁灭了这一切。

  案发后,史海霞开设的平安幼儿园被取缔,50余名学生被纳入中心幼儿园就读。据任进会说,目前中心幼儿园在正常运行。然而,这家中心幼儿园也被指缺乏资质和正规手续。

  昨日,华南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袁爱玲在接受大河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微观角度来分析本案,两个孩子因为捡路边食物而中毒身亡,孩子家庭安全教育缺失,自我保护意识差,折射出我国农村家庭对孩子的安全教育水平还很差。

  从宏观角度来看,此案反映出政府在学前教育方面投入不足。虽然国家允许民办教育进入该领域,但是民办资本的逐利性是避免不了的。袁教授表示,此事敲响 了警钟。政府一定要加大投入,多兴办一些高水准的公办幼儿园,并对民办幼儿园加强监管,政府教育部门在民办幼儿园的发展规划、布局等方面,一定要加强指 导。“一定要建立起良好的机制,因为坏的机制会把好人变成坏人。”

  呼吁

  学者认为义务教育应提前至3岁

  目前的学前教育领域,原本公益性的事业变成了盈利的生意

  童书出版人、华尔街日报儿童教育专栏作家、中国教育协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成员李玲受访时则认为,针对中国广大农村学前幼儿园的一些乱象,她认为唯一可行的解决方法是,政府将义务教育提前至3岁。

  李玲表示,邻国日本在此方面是个很好的范本。日本有保育园制度,保育园大多为公立性质,部分为私立,私立准入门槛相当高。保育园一般都建在距离居民区 步行10分钟范围内的地方,0到6岁的孩子都可以参加。只要是双职工的家庭,都可以让孩子参加当地的保育园,这也是政府针对上班妈妈的一种福利设施。“如 果孩子的妈妈不用上班,是全职家庭主妇的话,孩子是进不了保育园的。”

  李玲表示,在日本,当地老人没有照顾孙辈的文化习惯,年轻的父母通常希望边工作边照顾子女,因此,保育园在日本的需求也是越来越大。在收费方面,也是 根据家庭收入而定。当地政府会按照父母收入、纳税等状况而定。一般而言,家庭收入越高,保育费越高,反之则低。某种程度上讲,是保障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同样 享有受教育权。

  在李玲看来,教育本来就是公益性质的,必须抵制教育产业化的做法。“我认为教育不能产业化,政府应当承担的成本不应当转嫁到居民身上。”

  李玲认为,应当将义务教育提前至3岁,并进行跟小学初中一样的严格监管。该政策可以在农村率先试行,因为农村留守儿童较多,问题也更多。“这意味着国家财政的大量投入,但善莫大焉。任由民间资本在这一领域逐利,只会将原本公益性的事业,变成一桩盈利的生意。”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每日内容推荐更多>>

24小时排行

  1. 国务院部署发展职业教育
  2. 王诗龄与父母亮相巴黎
  3. 留学背景在中国弱化
  4. 省教育厅发出“禁补令”
  5. 中考增加科目

更多>>微博推荐

图说教育更多>>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