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教育>家长课堂>正文

“爸爸,今年你要去哪儿?”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2014年2月28日【评论0条】字号:T|T

  “爸爸,今年你要去哪儿?”一根筷子戳上一块馍馍,另一根筷子把碗里的凉菜往嘴里扒拉,6岁的小嘉怡不经意间抛给她的父亲、44岁的老袁一个问题。这个农民工家庭在春节短暂的相聚之后,很快面临新的问题,今年去哪儿打工?就近还是往远,娃是带上还是交给老母亲,老袁陷入了沉思……

  这是发生在2月中旬的一幕。现在已进入农民工返程期,很多像老袁一样的外出务工者都在为新的一年打算,到哪里去,如何安置家人,成为他们迫在眉睫要决定的事情。

  到哪里去?为什么要去那里?连日来,就农民工面临的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采访。

  打工,今年去哪儿?

  老袁是运城永济卿头乡的农民,一家四口,十几间平房,不是村里最富的,但也算得上殷实。能在村里盖这么多平房,院子里收拾得敞亮利落全仗着老袁有本事,能在外头挣钱。每年春节是老袁最幸福的时候,银行卡贴身放在内衣兜里,箱子里再带上给老婆孩子买的礼物,一进家门,看着一双女儿和勤劳的媳妇,还有饭桌上热腾腾的饭,老袁总想:“今年不走了,就在家里歇一年!”可是,只要正月十五一过,老袁就开始在心里嘀咕,整点啥营生做呢?再加上家里一拨又一拨来劝说的好伙计,老袁的心思动摇得更厉害了。

  心里动摇,没拿定主意前不作表露是老袁的性格,没想到这点儿心思被6岁的小女儿点破了。

  家里的5亩地在去年都已经全部种成核桃,经济林的管理很省事,留在村里,还真没什么大收入。这几年,老袁走南闯北在外多,河南、河北、陕西、内蒙古都落过脚,也赚过钱,老袁的打工策略是,既要挣钱,又要长见识。可今年,去哪儿呢?

  大女儿20岁,初中毕业就不上学了,由于老袁大部分时间都在外打工,所以父女之间似乎有些隔阂;小女儿6岁,已经懂得在分别的时候突然冒出一句话挽留爸爸的心,老袁很动情,去哪里打工既能照顾两个孩子,又能挣到钱呢?

  去北京吧,去北京!

  2月24日,太原火车站的3号候车大厅,大厅里涌满了出行的人,老袁已经买了12:40去北京的动车票,他已经打定主意去北京打工。离检票口不远的椅子上,6岁的嘉怡直起身子踩着老袁的大腿,两只小手在爸爸的头发里乱刨,老袁则一手托着嘉怡的屁股,一手揪着嘉怡有点卷的裤腿,一副很享受的样子。6岁的嘉怡第一次出远门很兴奋,嘉怡的姐姐嘉欣则很沉默地坐在老袁对面的椅子上一言不发。

  老袁有自己的盘算:“农民是最自由的!说走就能走,这回把媳妇儿和娃娃都带上,家里的地不用担心,呆不下去了还能回来。”老袁的普通话说得还不错,几乎没有口音。这是第一次去北京创业,除了一行还有几个老乡照应,老袁已经想好要干什么。“开个运城面馆,大姑娘也能帮忙,小姑娘就在北京上幼儿园。”记者问,“万一挣不了钱呢?”“挣不下就回来!”老袁的媳妇抢着回答,浓郁的永济话里透着一股豁达。她告诉记者,这是老袁第一次带着全家外出,“大闺女反正也是打工,在哪儿都一样,小娃也快上幼儿园了,一起带上走北京去,发展的好就打算让小娃在北京上学,农民就是这样。”

  两口子都强调自己是农民,生活在底层,选打工城市的时候最终定了首都北京,一双巧手,一份勤劳,老袁的打工抉择里透着农民的自信。

  ○延伸调查

  为什么来,为什么留下

  回答一:跟着老乡来打工

  湖南湘潭,一个离太原将近1270公里的城市,那是李萍(化名)的家乡。

  离开家乡,她和丈夫来到太原,丈夫打零工,她给别人卖童装,孩子一直跟着他们。“觉得太原怎么样?”“比不上我们湘潭。”“那为啥一待就是6年?”“跟老乡一起来的,就留下了。”问及为什么不在湘潭找工作,她想了想回答说:“在那儿也没个好工作,到了太原就习惯这里了。”

  李萍说,去年孩子该上学了,他们“四证”齐全,孩子顺利地进入了迎泽街小学。

  回答二:收入比老家高

  “我的老家在河南周口,来太原已经七八年啦!”周师傅在太原常年收购废品,和他一起待在太原的,还有妻子和7岁的儿子。

  这个三口之家,媳妇儿做饭照顾孩子,周师傅是顶梁柱。“在家乡不太好赚钱,没文化,也不太好找工作,在太原的亲戚说干这个虽然不体面,但收入比老家高。”周师傅说。

  干了几年,情况确实还可以,最起码,提起每个月1200元的房租,周师傅说没压力。

  回答三:这里的学校好

  一个月了,天天出去找工作,依然没有合适的。一家三口蜗居在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一是房租能便宜点儿,二是离孩子上学的地方近一些。虽然没找到合适干的,但从榆社来太原打工的肖利(化名)打算坚持找下去,在太原生活六七年,手头也没有存下多少钱,但他笃定要在太原发展。

  为什么坚持留在太原,肖利说:“村里没有幼儿园,周围的村子也没有很合适的学校,我们带着孩子来太原打工,虽然累一些,但是孩子能接受大城市学校的教育。这是我们做父母应该去做的事。”说到这里,肖利的语气有了一丝轻松。他的儿子去年到了迎泽街小学上一年级。

  留下了,有忧虑也有期盼

  忧虑一:合意的房子不好找

  从湘潭来到太原,慢慢在这座城市立足,打工、挣钱、供养孩子,日子一天天过。问到在太原有哪些生存忧虑,李萍回答:“房子不好找,房租又高。”她和丈夫一个月收入在四千元左右,孩子在迎泽街小学读书,就得在附近租房子,但那儿的房子不好找,好不容易找到了,价格还不便宜。

  忧虑二:收入不够稳定

  周师傅在太原做废品收购已经很多年,但他并没有转行的意思,一是已经干出门道了,而是收入还能维持。如果有不满意的话,周师傅认为收入不够稳定算一个。“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能挣四五千,少的时候一两千,不够稳定。”他说,2014年,自己的愿望是,纯收入不低于5万元。

  忧虑三:轻松点的工作不好找

  肖利以前是建筑工人,干了几年以后觉得太累,所以想进公司找个轻松的工作干,但找的过程不顺利。

  “哎,我又没工作经验,又没有学历,打工靠苦力赚钱,哪个单位或公司乐意要我这种人呢?”肖利的话语里有一丝无奈,“工作是不好找,但还得找,总有合适的,出来干就得吃苦,被拒绝没啥。”

  我们的爸爸是哪儿的

  有的人选择从山西走出去,去外面的世界打工,也有人背井离乡来到山西,在这里扎根。他们把孩子送进这里的校园,接受城市的教育。孩子们,开心吗?

  2014年2月25日,记者来到太原市迎泽街小学,学校的一年级只有一个班,58个孩子里有48个都是外来务工子女,他们的家乡有远有近,最近的在省内各县市,以吕梁的居多,最远的来自青海。

  记者:你们都是来自哪里的呀?

  “我是来自湖南的!”

  “湖南哪里?”

  “长沙!”

  “我是来自河南的!”

  “河南哪里?”

  “不知道!”

  “我是来自安徽的!”

  “我有两个老家!我妈妈的家乡是稷山,我的老家在阳高!”

  记者:你们的爸爸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爸在澡堂子工作,我妈也是!”

  “我爸爸是拆房子的!”

  “我爸是开公交车的!”

  “我妈妈在超市工作!”

  “我爸爸是跑运输的!”

  “我爸爸是老板,我妈妈是做饭的。”

  记者:喜欢太原还是老家?

  孩子们一致回答:“太原!”当记者进一步问,为什么时,他们这样回答:

  “因为太原很大!”

  “这是我上学的地方!”

  “因为我只会说太原话!”

  “因为我的户口是太原的!”

  ……

  孩子们的回答充满了自信和满足。

  ○话题追问

  如何让他们真正融入这座城

  “爸爸,我们去哪儿?”马年的正月很快过去了,千千万万的农民工用一张张的车票,回答了孩子们这个问题。但关于爸爸去哪儿的问题,并没有真正结束。

  早在2004年,迎泽街小学(当时叫并州路小学)就被太原市教育部门列为首座专门接纳农民工子弟的学校。如今,在这所学校里,80%—90%的学生都是农民工子弟,他们健康快乐地成长,自信满足地回答记者的提问。甚至很多农民工为了让孩子来这里上学,早早在周边租房子。

  选择留在这里,无疑是在奋斗打拼中,他们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包容和接纳。他们也相信,只要肯吃苦,自己就能在这个城市里立足。然而,这种接纳是有限的。我们在家庭走访中发现,他们的满足和忧虑恰恰也反映出这个群体在这座城市的一些困扰。

  如何让这个群体真正融入这个城市,恐怕需要政府和市民的合力才行。比如说,政府是否可以建立农民工租房的专项基金或者专门的扶持政策,为在学区附近租房的农民工提供一些政策上的便利;比如我们的社区,是否可以成立“农民工孩子公益寄养”的组织,在孩子的启蒙阶段,邀请一些志愿者来提供服务;或者,我们的市民们,是否可以从观念上真正接纳农民工,当他们推着车子进小区收废品时,在不影响小区居民的情况下,态度和蔼一些。

  希望这座城市对于农民工的温度能高一些,明年,他们能对孩子说:“太原,是我们的第二个家。”或许那样,才是真正的融入。

  ○记者对话

  小嘉怡的愿望

  和老袁两口子聊的时候,6岁的小嘉怡睁着小眼睛竖起耳朵听,锅盖头、小脸上两团腮红,递过一个巧克力糖,立刻让她拘谨的小脸露出了笑容。20岁的嘉欣则不喜欢说话,老袁媳妇儿说:“大闺女不爱说话,他又老不在家,所以孩儿更不爱多说,这个小的爱说。”

  记者:你知道这是去哪儿呢?

  嘉怡:不知道。

  记者:你的头发谁剪的?

  嘉怡:我妈。

  记者:你妈妈亲不亲你?

  嘉怡:亲了。

  记者:你爸呢?

  嘉怡:也亲。

  记者:爸爸和妈妈谁亲?

  嘉怡:我妈。

  记者:为啥你爸不是最亲?

  嘉怡:我爸打我。

  记者:喜欢和奶奶待在一起吗?

  嘉怡:我愿意和我爸爸妈妈在一起。

  不到12点,开始检票了。老袁招呼家人把六七个大小行李包都拿好,回头一看,大女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队伍前头,手里背上一共三个包。老袁赶快又招呼媳妇和小女儿,一家人和记者简单道别后,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每日内容推荐更多>>

24小时排行

  1. 国务院部署发展职业教育
  2. 王诗龄与父母亮相巴黎
  3. 留学背景在中国弱化
  4. 省教育厅发出“禁补令”
  5. 中考增加科目

更多>>微博推荐

图说教育更多>>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