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时尚>时尚心经>正文

传奇时尚摄影大师艾文 用相机打造梦幻女郎

A-A+2013年8月24日07:42外滩画报评论

  导语:艾文-布鲁门菲尔德喜欢打破规则,摄影书上怎么写,他偏要反其道而行之,这让他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时尚摄影圈独领风骚。他对负感效果和多重曝光运用自如,创造出绝妙的构图,梦幻般的色彩组合,以及充满雕塑感和抽象感的画面。即使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这些照片依然很不可思议。

 艾文的一张工作照,出现在他镜头里面的是法国模特苏菲-玛尔戈特(Sophie Malgat),摄于 1950 年。

  纽约西翼画廊(West Wing Gallary)目前正举行摄影师艾文-布鲁门菲尔德(Erwin Blumenfeld)的回顾展。布鲁门菲尔德曾是 20 世纪四五十年代收入最高的时尚摄影师,他当年使用的主题、手法和布景,如今的时尚摄影师仍在使用。

  “他的才华和影响力绝不逊于同时代的塞西尔-比顿(Cecil Beaton)、艾尔文-佩恩(Irving Penn) 和威廉姆-克莱恩(William Klein),却很少被后世提起。”作家尤立科-布鲁门菲尔德(Yorick Blumenfeld)这样评价自己的父亲。

  这与艾文疏离的、任性的、不合作的、潜藏着诸多分裂面的性格不无关系。他把时装杂志的艺术总监们叫做“屁股总监”,认为这些人都是混闲饭的,他们的修改意见总让他大为光火。他的私生活极度放浪形骸,比如,他在与一位杂志美编相恋7 年后,把她许配给自己的小儿子,对此还大言不惭:“毕加索也混情场,为什么我不能呢?”

  但不可否认,艾文的人生精彩纷呈—险象环生的同时一次次柳暗花明—如同他的摄影作品一样,有着不可复制的个人风格。

 艾文-布鲁门菲尔德为《Vogue》杂志拍摄的《埃菲尔铁塔上的女人》,堪称时装摄影史上的不朽杰作。

  1897 年,艾文出生在柏林的一个中产阶级犹太家庭。10 岁时,他拿着叔叔卡尔送给他的照相机开始了自拍。结婚后,他与妻子搬去了荷兰。为了养家,他开设了一间叫“狐狸皮草公司”的小店铺,贩售女士皮手袋。

  没有比艾文再糟糕的推销员和生意人了,多数时间,他都趴在磨损得有些模糊的柜台玻璃上写短篇小说玩儿。有一天,他在店铺后发现一个废弃的暗房,他对这个小天地非常满意。

  为了招徕顾客,他免费给光临店铺的女士们拍照,陈列在橱窗里。由于那与生俱来的审美力和创造力,他逐渐在当地的艺术圈有了点名气。

  他订阅法国的艺术杂志,着迷于曼-雷(Man Ray),这促使他在自己的小暗房里实验负感效果、多层影像等技巧,拍摄出《裹着湿润丝绸的裸女》等佳作。

  1936 年,他的皮货生意破产了。与此同时,他遇见了一个巴黎的女牙医,艺术家们都在她那里看牙。牙医将艾文的作品带回巴黎,在候诊室举办了小规模个展,并将他推荐给大画家亨利-马蒂斯,他们彼此欣赏,交换了素描自画像。受此激励,布鲁门菲尔德出发前往巴黎。很快,他的作品出现在《摄影》、《神韵》等杂志上。摄影史专家威廉-尤因(William Ewing)说:“他的双重曝光、三重曝光、负感效果都是打破规则的。

  如果摄影书上说,暗房温度不宜过高,他一定会反其道而行之,在那儿点上一把火;如果书上说,暗房温度不宜过低,他一定会把屋子冰冻起来。

  所以,他的作品总能呈现出意想不到的效果。”塞西尔-比顿闻风而来,将他推荐给《Vogue》,随后,他为该杂志拍摄出了时装摄影史上的不朽杰作《埃菲尔铁塔上的女人》:模特丽莎-芳夏格里芙(Lisa Fonssagrives)在埃菲尔铁塔塔尖做出几欲失衡的动作,裙摆飘散风中。比顿评价道:“艾文的作品比时装照更棒,更严肃,更具挑逗性。”

 艾文对多重曝光效果运用自如,图为他在 1953 年拍摄的春夏时装片,刊载于《Vogue》。

  二战期间,他一度被俘,后奇迹般地逃生。1941 年,他和全家在一位爱好摄影的签证官的帮助下,获得了前往纽约的机会。抵达纽约的第二天,艾文就造访了《Bazaar》主编卡玫-斯诺(Carmel Snow)的办公室。她愉快地接待了他,说:“正好,侯恩(George Hoyningen-Huene)的版面还空着,他又不知道去哪儿度假了。我们明天要做 9 月刊的版,现在,立刻跑回你的工作室,拿出点儿漂亮活来吧!”

  很快,艾文镜头下那些辨识度极高的构图和色彩组合,以及充满雕塑感和抽象感的照片成为了 1940 年代和 1950 年代的标志。他最诱人的封面作品,是在 1950 年拍摄的,被后人模仿了不知多少次的《母鹿之眼》:模特简-帕切特(Jean Patchett)的侧脸被简化为纯白的背景,只剩两片红、一颗美人痣、一弯柳叶眉和一只由眼线勾勒出的,自信而气势凌人的眼睛。

  艾文的工作室布置得既立体主义又纸醉金迷。在那里,他为他的摄影实验加入了不同颜色的滤镜、造价不菲的棚景、苦心孤诣的阴影与角度。“我日日夜夜都在尝试,”艾文曾说,“我的工作室里有六盏 2000 瓦的‘人造太阳’。我只是想创造一个极致的条件,在真实的世界里制造出不真实来。”

 艾文早年的代表作之一:《裹着湿润丝绸的裸女》

  每一个好莱坞女星和模特到访纽约,必会去这间影棚。艾文也不负众望地以独特的视角刻画下这些美人的绰约风姿:玛琳-黛德丽、奥黛丽-赫本、格蕾丝-凯利、卡门-戴尔-奥利菲斯(Carmen Dell’Orefice)。

  但是到了 1960 年代,艾文感到时尚界和摄影界新人辈出,杂志在改变,文化在改变,时装在改变,他不得不服老,渐渐淡出了时尚圈。

  1969 年 7 月 4 日,有人看见艾文在罗马的西班牙阶梯上来来回回地跑了一下午。当晚,他心脏病突发,死在年轻情人玛琳娜-逊茨怀中。“这是一场蓄意引发的自杀,”艾文的儿子尤立科说,“他实在受不了苍老丑陋的自己,也受不了摄影界新人辈出带来的压力,计划一死了之。心脏病发后,他拒绝手术,拒绝服药,只求速死。”

  艾文留下的影像遗产,包括 8000 份印刷物、3 万份幻灯片和数百张拼贴画。它们被分成四分,留给了他最后的情人,以及三个子女。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