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临汾>旅游>正文

内蒙鄂温克部落 揭秘与神对话的驯鹿人

A-A+2014年2月13日10:44极限户外网评论

驯鹿驯鹿

  出海拉尔,过满归,到敖鲁古雅,火车一路向北,渐次深入大兴安岭的神秘深处。到敖乡(敖鲁古雅),上猎民点才能真正体会鄂温克人的生活。

  出海拉尔,过满归,到敖鲁古雅,火车一路向北,渐次深入大兴安岭的神秘深处。到敖乡(敖鲁古雅),上猎民点才能真正体会鄂温克人的生活。

  迁徙,是鄂温克人的传统,随着驯鹿和猎物,哪里适合就在哪里安家。玛利亚·索是大家的额尼,鄂温克人的事她自然知道的比谁都多。“以前搬家,都是看哪里猎场好,主要是找灰鼠多的地方搬,还要有水,有烧柴”,迁徙时“人骑的鹿打头”,剩下的驯鹿驮着家什和老幼,叮铃叮铃跟着人,穿越一个又一个丛林,才择地扎下营地。每走一段就要用斧子砍出“树号”,以免迷路。

  出海拉尔,过满归,到敖鲁古雅,火车一路向北,渐次深入大兴安岭的神秘深处。几百公里的颠簸,人烟渐少,眼前只剩密集的森林。顾桃正住在玛利亚·索老人的猎民点上,望着眼前如此和谐的一幕,他的内心如鄂温克人一样愉悦不已。

  顾桃是个豪爽又平易近人的内蒙古爷们。受父亲的影响,前后六年时间进山拍摄鄂温克人的生活。冬天来、春天来,连营地里的小孩都认得他。呆在山上的日子就像那条激流河哗哗而过,扎鱼、找鹿、担水、砍落木杆子……或许再加上打猎和迁徙,就和过去的鄂温克生活有六七分相似了吧。

  清早外面已是白雪覆盖,但过了一会又是阳光明媚的天气,想起芭姨的一句话形容此时最为贴切,“大自然就是这么随性。”下午顾桃去看德克莎(玛利亚·索的女儿)给小鹿挂铃铛,这是鄂温克驯鹿的规矩,为的是叮铃的铃铛声能吓走狼群。鄂温克人和驯鹿做了不知道几辈子的朋友了,驯鹿的足迹就是他们的足迹,驯鹿的历史就像他们的历史。故而鄂温克人的生活,大到打猎、迁徙,小到生活用品,无一不和鹿有关。用桦树皮做的针线包、装碗筷的盒子,这些从前的物什都是额尼(大家对玛利亚·索老人的亲昵称呼)出嫁的嫁妆,上面都是鹿的图案,是她的宝贝。驯鹿也是猎人的好帮手。无论多远的路,驯鹿都能安稳地把猎物送达。

  顾桃也曾跟着走过猎民小道,那次是为了去碱场寻犴。去寻犴的首要任务是去找鹿,一则把鹿召回家去,二则需要几只大公鹿驮东西。打猎、寻鹿,他们的父辈就是这样。寻鹿的过程比想象的艰苦,但在返程时顾桃看到了震撼人心的一幕。毛谢、维佳们进入林子召唤驯鹿,整个森林里回荡“欧欧”的声响。一会,大群驯鹿在雪地里疾奔,“从林中气势磅礴地奔向公路,有如千军万马之势,壮观非常”。

  鹿找到了,第二天就要去找犴。出发前先洗头,维佳说这是为了去掉人味,否则鼻子灵敏的犴闻到人味就不会靠前了。走了一天的荆棘、树毛子、塔头甸子和沼泽地,夜晚就露宿在冰冷夜空下。维佳和毛谢在前面开道,维佳拿砍刀做路标,这是老传统了,过去的鄂温克人打到猎物后都立刻剥皮,把猎物用“闹考问”(一种挂猎物的木杆)插着,由女性和孩子牵驯鹿沿路标来取猎物。走了两天,碱场到了,但这里布满偷猎者下的套子,犴的踪影已荡然无存。就这样空手而归,快到家时,维佳举起大枪冲天空开火,突突的火光扯破幽蓝的天空,这是信号,他们要到家了。遗憾的是在这片猎物几无的森林里,狩猎的记忆越来越远。这些都远去了,连同整个民族的记忆。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