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临汾>旅游>正文

西游印度 有苦有美

A-A+2014年6月19日09:27南方日报评论

    印度,梵语中的意思是“唯有真理得胜”,在东土大唐人民的记忆里,它似乎就是那个培育着真理菩提树的国度。爱好摄影的吴歌,早已被神秘印度吸引,计划许久,终于在2013年初的时候,拉上驴友西行,“取经”印度。
  被“人鼠和谐”吓得四处逃窜
  号称宗教博物馆的印度,83%的人信仰印度教,0.4%的人信仰耆那教,2.9%的人信仰基督教,还有伊斯兰教、锡克教等等,宗教的影响已经深入到它社会文化的每一部分。“了解宗教,理解文化”成为了吴歌来“玩得开心”的第一课。
  “人鼠和谐,我们是兄弟姐妹一家人。”听到这句话,是不是很让人诧异,吴歌刚看见老鼠庙也是这样的惊异。旅行第三天,她来到位于比卡尼尔Bikaner的老鼠庙,本来以为传说中的老鼠庙也许就像我们中国一样供奉着一个老鼠雕像,大家来烧香拜神。可谁知她进去后,令她和她的伙伴们四处逃窜、无处落脚,这座神庙让她第一次认识到这个信徒的世界。
  脱鞋进入庙宇后,发现这座庙真正要供奉的是女神“杜尔加”Karni Mata,但地上墙上都是老鼠,她说:“在这个庙里生活着全球最幸福的老鼠,据说数量达20000只,有的人又说因为繁殖能力强劲已逾100000只,它们自由自在在庙内的各个地方玩耍,许多地方摆放着装满鲜奶和清水的盆子,还有香蕉筐子,鲜奶盆子明明都很满了,人们还在不停往里面添加鲜奶。信徒们捧着爆米花和菊花络绎不绝地前来供奉。”至于为什么老鼠成为了“灵兽”,这涉及到各种版本的神话故事,杜尔加是如何拯救儿子,如何被老鼠守护的等等。 “总而言之,本地人相信人鼠两重天就是他们轮回的方式,老鼠不是‘老鼠’,它们身上都有着人的灵魂。所以你不要怕它们,它们也不会怕你,对老鼠好就是对自己好。”她解释道。这里的老鼠是趾高气昂的,它可以随意地吃你受众的食物,也可以随意地踏过你的脚上,而且你还不能觉得恶心,因为它是神圣的,它会帮你去除厄运带来幸福。她说:“也许难以理解在这个40%人处于饥饿线上的国度里会如此对待老鼠,可是在信徒眼里,他们是曾经的自己,将来的自己,抑或自己的亲人。我呢,若他们没有这样的信仰,我今天咋可能玩得这么开心。”
  恒河河祭让人赞叹
  来到瓦纳那西Varanasi的恒河河畔,每日举行的恒河河祭也那么让人赞叹。恒河河祭主要祭祀印度三大主神,梵天、毗湿奴、湿婆,每日傍晚,信徒们在河边倒牛奶、点牛粪灯、撒五彩粉,还有恒河两岸众人的低声吟唱,即便1月恒河水寒冷刺骨,还是有信徒下水洗澡,女人和孩子也会穿着衣物接受恒河水的洗涤,但异国的吴歌就只能远远观望,因为“想要在河祭的那边放花灯,必须要脱去鞋袜,对于我们来说等同自杀行为,所以河对岸我们一直没有踏足过。”她说笑道,“外人的眼里和信徒的眼里,恒河是完全不同的样子。信徒的世界里,这里是能够自我洁净的水系,可以容纳垃圾骨灰可以洗衣洗澡可以喝。”
  吴歌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在白天时还看见了烧尸,她说“恒河是一条可以洗涤污浊的灵魂的河,瓦拉纳西恒河边上将尸体火化并将骨灰撒入河中可以超脱生前的痛苦,于是乎有许多印度教徒慕名前来洗澡和火化,还有许多人得了不治之症,知道死期将近的人会来此等死,在许多烧尸庙附近,还设立临终关怀的地方,因为烧尸会用到不少柴火,游人可以捐赠些柴火钱。更多的流浪的人在河边等待着,一条毯子就是一个家,也许在某个暖洋洋的下午,也许在某个寒冷的夜晚,无声无息地超脱了。”
  与贾沙梅尔相见恨晚
  吴歌把自己印度行的照片放在天涯论坛里,美丽的照片画面引来网友的一直赞叹,说她拍摄技术好,而她回答道:“很多人喜欢印度,特别是喜欢拍照的人特别喜欢印度,很大的原因就是它那绚丽色彩、丰富文化、曲折故事。”
  印度对于色彩的痴迷,除了落日斜阳和碧海蓝天共存的自然美色,印度美女身上五彩斑斓的魔汗第(Mehndi)文身图案,还深化为四座城市的标志。黄金之城——贾沙梅尔(Jaisalmer)就是吴歌大力推荐的地方,她说:“见到贾沙梅尔的感觉就是恨不相逢未嫁时。”贾沙梅尔当地以沙漠黄石砌成的房屋以及黄金城堡闻名,在古时是古印度和中亚的商路要道,曾经繁华一时,就是名副其实的“黄金之城”。因为这里的矿藏非常丰富,城内城外连成一片的建筑物都是以黄褐色砂岩搭成,街道两旁的房屋,每一处门廊窗花屋檐的装饰都很是繁复精细,每当日出黄昏,阳光笼罩下每一块砂岩都会映射出金色,整个城市都晃眼起来。
  特别是走进城中的耆那教千柱之庙Jain Temple,她霎时被里面层层叠叠姿态各异的佛像电倒,里面的1440根柱子上都雕刻有形态各异的神像,大理石墙上还有如同绘画般刻上去的诗歌,每一处细节都是艺术品,它们精美地集合在一起,是那么的奢华美艳,不禁让她感慨:“在后来的众多寺庙里再也寻不回这样瞬间被秒杀的感觉,好吧除却巫山不是云。”后来来到蓝色之城焦特普尔Jodhpur,她看见因为驱蚊刷成蓝色的房屋,怀念地说道:“只是没有贾沙梅尔那种生机勃勃融入其中的感觉。”面对浪漫的白色之城乌代普尔,山水宫殿、船人斜阳都没能让她发出更多的惊叹;还有粉红色之城——斋普尔,砂岩砌成的风之宫,在傍晚时分,残阳如血,彩霞满天,也只让她明白“原来桔黄色在印度叫粉红色。”即便行走了20天后来到闻名遐迩的泰姬陵,她和她的同伴们还是心心念念着这个美丽的神庙。那个金色的贾沙梅尔,就深深地刻印在脑海里心里,似乎永远无可取代。
  在泰姬陵聆听爱情故事
  传奇建筑的一砖一石中都藏着一个曲折的故事,走到每一处都能听到一个传说。在焦特普尔Jodhpur的梅兰加尔堡,从山脚到山顶,宽敞的马道长5公里,共经过七重门,每一个门都有一个关于战争中牺牲和勇敢的故事。斋普尔的琥珀堡里,那个建造了纯大理石浴缸的宫殿,据说是有个王娶了个土耳其美女,留恋温柔乡不能自拔,为了该妃愿意摘星星月亮,还好她愿望比较切合实际,要土耳其浴而已,于是王下令修建此宫。这些“爱与和平”的传说,都印证了“love and peace”从古至今一直都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心愿,它们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人们珍惜着现在的生活。
  若问哪个地方建筑和故事都可以震慑人心,那就非“泰姬陵”莫属了,19岁的亚珠曼德·贝侬·比古姆Arjumand Banu Begum1612年入宫,嫁给了当时的库拉穆王子,也就是后来莫卧儿王朝第5代帝王沙贾汗Shah Jahan。两人共度19年,无比恩爱,她后来因病逝世,沙贾汗给她修建坟墓,于是历时21年,动员万千匠人,设计师,终于有了泰姬陵。它整体的形状为伊斯兰风格,包括穹顶和4角的尖塔。而外墙内墙装饰则是融汇了印度和伊斯兰风格,无数的宝石被镶嵌在内。这个奢华的建筑,在美丽的爱情故事衬托下,让人更加感慨神伤。吴歌经过重重检查进入泰姬陵,终于看见雾蒙蒙中的泰姬陵,在历史故事的渲染中,这氛围显得更加奇妙,她说道:“泰姬陵果然很美,远观近看皆相宜。背后的故事是有关凄美的爱情。算不算凄美就见仁见智了。不过我们的理解是这是一个建筑史上的里程碑,不过其劳民伤财毋庸置疑,就此埋下了莫卧儿帝国没落的伏笔。”
  城市中间的贫民窟
  从德里出发,经过四座彩色城市贾沙梅尔、焦特普尔、乌代普尔、斋普尔,沿着恒河到瓦纳那西、孟买,最后又回到德里。一路行走膜拜,吴歌对印度的喜爱充满了矛盾,这里有令人惊叹的传奇遗迹,人文与自然交融的绚丽色彩,但同时也有难以忽略的满地垃圾,成群结队的骗子,无所事事的流民。她在天涯论坛上说出了这些不便与不解时,也为其他游客旅行印度提供了前车之鉴和中肯建议。
  还记得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里,男主角贾尔马是在印度的贫民窟里成长起来的,贫困的环境锻炼了他聪慧勇敢的性格。电影中警察当着外国游客的面殴打他,他说:“想看真实的印度吗?这就是!”而吴歌一行就看见了这样真实的印度。贾马尔在电影里说:“我们小时候生活的地方,贫民窟!现在是世界经济的中心,而我们就在这个中心的中心。”
  在经济飞速发展的印度,发展不平衡的现象让人揪心,每个城市的闹市区几乎都有贫民窟,他们多为三角形的窝棚,无家可归者也可在路边席地而睡,衣服若洗了一溜搭在人行道的栏杆上,内裤的有,文胸的有。不知道这些流浪的贫民中是否也培养着贾马尔这样的故事。
  吴歌见到了许多贫民窟的景象,她说:“流浪者集聚地几乎随处可见,道路边,荒地上,通常拖家带口,白天可以看到衣物在四周挂满,锅碗瓢盆也摊得很开,晚上则紧紧裹上几层毛毯分不出头脚,远远看去少许可怕。他们也可能会拿着手机,耳垂和手腕上也挂满了银饰,或者还有可能拥有一辆三轮车。乞讨时,他们见到车子或路过的人都会伸出手来,但不会太过分,也不会很缠人。”而在瓦拉纳西的两天里,她还曾看见昨天某一处尚在讨钱的乞丐在寒冷的夜里已经离世,早晨被人发现后,政府就会雇佣的专人过来帮其收尸,她说:“警察会先清理乞丐讨来财物,因为火化需要支付柴火钱,不够的部分会由政府补贴。再将一块白布铺在地上,把尸体从裹着的一堆纺织物中抬至白布上,然后头和脚和中间打结绑上,用针线缝上没有打结的各处以裹严实,期间还会穿插有个类似某种仪式的点个小火。”
  陷入美和乱的矛盾中
  其实在外旅游难免会被骗子盯上,在印度,按吴歌的话说:“印度骗子唯一可取的是数量,高密度的骗子天天可见,发扬着人海战术和能骗一块是一块骗不到就拉倒的精神,不执着不强求,习惯以后也不会让人非常难受。”她在印度的31天里,对付骗子已经有丰富的经验教训。比如:在车站附近的司机一门心思想拉你去有提成的旅馆入住,你告诉他地址和名字后他永远说我知道路,没问题请上车,这时候你得问一句“我刚才说想去的旅馆叫什么名字?”不要意外,他会突然掏出另一个旅馆的名片。他说:“骗子们的变异手段还有许多,大多数都是这样的小打小闹,如同苍蝇挥之不去,每天都会遇上,所以后期我们都以简单粗暴对付之,以不变应万变。”
  吴歌有个同行的驴友——金子,有着洁癖的她来到到处垃圾、手抓食物的印度,过着节制、忍耐的日子。最后几天,知道即将回家,金子兴奋得发现困扰她3周的咳嗽也不翼而飞了,在印度每天支撑着她都是满脑子的话就是:“一到家我第一件事是去大吃一顿啥啥啥。”句型的前半句都一样,后半句的啥啥啥则每天变化着,内容是各种不同的食物,天南地北啥都有。可见她实在适应不了印度的食物,吴歌说她也对很多食品都望而却步,比如撒上辣椒盐的木瓜菠萝番石榴、加了洋葱番茄柠檬汁和胡椒盐的膨化油炸脆、纯素汉堡等等。特别是有一次,她们在Khuri科利,那是jaisalmer杰斯米尔西南的一个沙漠国家公园中,因为水的稀缺,当地居民就用沙子来洗碗,结果一位热心的导游给她们做饭咖喱土豆里到处是沙子。旅行到最后,能吃一顿有肉的kfc她们都会额手称庆。
  回答网友对印度的疑虑时,她说:“印度乱么,有的地方很乱,印度美么,有的地方很美。相信身在其中自然能体会这种交错的感受。这个国家本身就很矛盾,连带过往的人感受也会很矛盾。”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