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乐汇超口碑话剧《驴得水》8月4日、5日降临太原,快和太原观众一起品鉴小人物的众生像。

  话剧《驴得水》叙述背景设置在民国,通过刻画几个小人物,甚至可说是看似本性还不错的小人物,表现在畸形的官僚体制和利益的双重引诱下背离人性的一面而趋向动物性的一面。剧中每个人的初衷都是善意的,为了学校建设多领一份薪水,而将一头驴谎报成老师,而在上级突然检查时不得不一个接一个的扯谎,局面也愈发不可收拾……

  不利己•损人者

  剧中不利己就要损人者就是裴魁山。起先他疯狂的喜爱一曼,不介意她已往的荒唐,愿意与她共度一生。而后一曼对铁匠的引诱,和同事对他们二人通奸而达到目的的默许刺激了他的自尊心。看似是因爱生恨的桥段,可细思他这爱却禁不起推敲,而后他对一曼没有半分爱怜,对一曼的辱骂更像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毕竟言由心生。他之前的温柔更多的源自对一曼的欲望,未能达成所愿就毫不留情的扯下了面具,疯狂的侮辱他昔日“爱人”,也通过这样得辱骂而实现自我的崇高化。

  避害•趋利者

  如果侥幸未遇到险境,他们这样得人还可以继续做个好人,对社会和他人持着尚有余力的善意,正如校长和周铁男。他们是知识分子的典型,文人意气在二人身上显露得淋漓尽致。校长对责任的坚持,铁男对现实的不平则鸣,均可见二人身上的良善未泯。可境遇没再给他们平安度日的机会,面对危机面对险境他们也都曾抗争,但险境险得他们无力承受之时,都瞬间被压弯了脊梁,自暴自弃的索性匍匐在利益面前,因为避害而索性趋利。

  懦弱者

  剧中的代表人物自然是非铁匠莫属,在与教师的几番周旋过程中,起初他是个劳动者,出卖自己的技艺而谋求生存,在要求应得利益时,他是个祈求者,卑微至极。而后,学校突发意外,需要有人扮演“驴得水”以应付上面特派员的突击检查,铁匠就彻头彻尾的成为被利用者。他的经历无疑是可悲的,很是让人同情,但是随后被一句牲口以及一系列的屈辱刺痛之后,他变得卑鄙可怖,报复一曼,成为利益和权势的奴隶。也许是因为懦弱多半是源自无能与无知,因而就这剩下一种手段,卑劣。

  本性不移的新女性形象

  在剧中有两位特殊年代的新女性形象,一个是让人无限怅惘的一曼,另一是至真至纯的佳佳,她们自始至终都坚守着自我,一曼我行我素,最终信念崩塌不愿苟活,佳佳一直保留着她顾有的善良和真诚,最后坚决出走逃离污秽。看到她们二人不禁让人想起茅盾先生笔下经典的两类民国新女性形象。一曼就如章秋柳,孙舞阳,慧女士一般,大胆,刚强,开放,纵情于情欲,而佳佳则如静女士,方太太一般更饱有东方女性的恬静,温婉。她们的特质也注定了在特殊年代她们的结局,每个圈子都最终在比党相非、排除异己,不同流合污,就只能与世相遗,一个没有出路一个前路未知的出走。

  如果把每个人比作导管,正常人就是悲伤流过、快乐流过、高尚流过、卑劣也流过,就此一生。正如剧中取得和解的校长、裴魁山、周铁男三人,往事不用再提,一切恢复如昨,好像风平浪静皆大欢喜,而铁匠也被打回原形继续安于他原本卑索的生活。生存除了不断消逝的现在之外,再无其他。而疯子呢都过不去,那些心绪日复一日淤积阻塞最终破裂,如一曼,她承受不住她所经历的卑劣,只能走向毁灭。

  所有的是非曲直都将在历史的关照下烟消云散,营营扰扰之间,什么也留不住,可真善美总会绝处逢生的,在后世的笔墨中留存着,容不得半点含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