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支援天门医疗队领队董红霖和150名队员对700余名新冠肺炎确诊及疑似患者进行管理,整建制接管市一院两个重症病区。 任晓辉供图山西支援天门医疗队领队董红霖和150名队员对700余名新冠肺炎确诊及疑似患者进行管理,整建制接管市一院两个重症病区。 任晓辉供图

  中新网太原3月18日电 题:山西援天门领队:心理疏导与医学救治同等重要

  作者 范丽芳 任晓辉

  2月11日下午,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血管外科主任董红霖接到支援湖北抗疫指令后,随山西第6批援湖北医疗队抵达武汉,次日凌晨四点到达天门市。

  作为山西支援天门医疗队领队,董红霖协调物资供应、理顺各方关系、规范医疗流程、完善规章制度、重视人文关怀、强化重症救治,他和150名队员分别在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以下称市一院)、天门市中医院、天门市妇幼保健院,对700余名新冠肺炎确诊及疑似患者进行管理,整建制接管市一院两个重症病区。

  截至3月15日,天门新冠肺炎患者治愈率居16县市第一,死亡率和转重率大大降低。

  有人拒绝治疗有人极度顺从

  市一院收治的均为急危重症患者,有20年临床工作经验的董红霖查房时意识到,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这些特殊患者没有家人陪伴,要忍受疾病痛苦,还要目睹其他患者的病痛、甚至死亡,心理状况很糟糕。”董红霖说,有的患者不愿交流沟通,拒绝打针、输液、吃药,有的却极度顺从,给什么吃什么,这些都不是正常表现。

  董红霖成立心理功能组,让有心理学基础知识和细心、耐心的队员加入;同时建立“医患情”微信群,将“日日看”改为“时时连”,要求1至2小时必须看望患者一次,对患者发起的视频必须及时接通。

  心理组成员因人施策,针对不同需求将关爱和温暖送给患者,经常深夜两三点还在和患者视频交流。他们将队员的保暖衣、洗衣液,甚至新购的内衣内裤送到患者床头。一段时间后,有11名患者走出阴影,积极配合临床治疗,还经常为队员点赞。

董红霖(中)和同事工作照。 任晓辉供图董红霖(中)和同事工作照。 任晓辉供图

  将重症患者拦在进入ICU前

  “市一院是天门临床确诊患者最多的医院。刚来时有确诊和疑似病例病人600多,重症及危重症病57位。天门市也是湖北、全国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最高的地区。如何提高治愈率,降低转重率、死亡率,是一个重大课题。”董红霖把治疗关口前移,将重症患者拦在进入ICU之前。

  “许多急危重患者都有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合并症,新冠肺炎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其它合并症,合并感染控制不住,救治水平就上不去。”董红霖找到原因后,配合以王蓓和薄建萍为首的专家团队,在国家指南基础上,针对新冠肺炎特点制定一系列工作标准,重点放在呼吸机、抗生素、排痰及中医药使用上。

  由于医院使用的抗生素级别不够,影响治疗效果,但高级别抗生素又没有,董红霖多方协调,很快使急需抗生素到位,在控制合并感染方面起到决定性作用。

  董红霖发挥团队作用,集中多学科专家智慧,使一例例患者转危为安。有位新冠肺炎患者合并多种疾,CT显示肺部阴影吸收不良,心电图异常。董红霖知道情况后,通过山西省医学会网络会诊平台进行会诊。一系列措施后,患者当晚各种症状得到缓解。

  防止小问题酿成大错误

  要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首先要确保战疫医护人员的安全。

  初到天门,董红霖协调院感人员,对全体队员进行防护培训,要求反复练习;重新改造重症病区半污染区、污染区。

  “有的防护服厚度不够,一撕就烂;有的护目镜绷不住,戴好后还能进去空气;有的口罩也不行。”董红霖要求对防护用品一一检查,质量不达标的坚决不用。

  针对上下班多人同时穿脱防护服现象,进行错峰上下班,每次只许两人穿脱进出,减少交叉感染;消毒液24小时供应,防护物品在半污染区换掉后才能去清洁区。

  董红霖说:“这些看似细小的问题,稍有不慎便会酿成大错。”

  刚到天门时,当地医疗物资极度缺乏。董红霖联系山西省卫健委和山西省援湖北前方指挥部,山西省卫健委主任武晋协调,给市一院捐赠大批防护服、N95口罩及隔离衣等专项物资;指挥部冯立忠将600万红十字捐款送到医院,用于购买ICU床及配套设备。

  董红霖捐出1000个N95口罩,医疗队友也将带来的防护物资捐出来,整整27大箱,极大缓解了天门市抗疫物资的短缺。

  “工作理顺,队员有了积极性,医疗效果就出来了,苦点累点没有啥。”董红霖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