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银川7月5日电 题:农村体育兴 农民健身忙——来自乡村一线的体育见闻

  从六盘山下、秦巴山区,到南海之滨,神州大地处处涌动着体育热潮。记者近日深入宁夏、山西、海南、陕西等多地农村调研发现,随着生活水平持续提升,农民体育健身意识显著增强,体育运动不仅有效地提升了农村凝聚力,更成为农民健康生活方式的引领者,不少农民还在体育热潮的带动下,吃上“体育饭”、走上致富路。

  篮球鞋“蹬掉”上访帽

  于秀山家住宁夏固原市泾源县新旗村。每天早上简单梳洗之后,他会和儿子于建平相约带上“家伙”在家门口碰头。爷俩快步疾走,并不是赶着去田间劳作,手里拿起的“家伙”是篮球,他们要去篮球场“占位子”。

  “以前没玩过篮球,村里球场建好后,我就跟着学生娃娃一起打,发现打完浑身都舒服。”于秀山说,2017年村里新建了篮球场后,他的每日安排有了新变化:先到球场打场球,再回家吃饭,然后开始一天的劳作。

  在新旗村村支书马省全看来,这个篮球场和场边的体育设施对村子起了大作用。“篮球场成了村民经常交流的‘平台’,村庄凝聚力大大增强。”马省全说,“几年前,我们村是有名的上访村,村里开会时,村干部到家请,村民也不来,现在微信群一喊,大家很快就聚齐了。”

  “体育运动在提升农民精气神,强化乡村凝聚力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其溢出效应也正在农村逐步体现。”泾源县委副书记祁强说,目前全县96个行政村中,具备条件的已全部设置了包括篮球场在内的村综合文化服务中心。

  不仅是宁夏。中国篮协副主席、陕西省篮协主席王立彬说,与大城市相比,小城镇的篮球氛围更加热烈,陕西省目前正式在册的县级篮球协会就已超过50个,不久有望超过100个。

  广场舞“挤走”麻将桌

  一个篮球场,搅热了六盘山下的小山村。同样是在山村,吕梁山下的村民梁福音有用广场舞“对抗”熬夜的“绝招”。

  梁福音家住山西省吕梁市文水县刘胡兰村。“之前农村最大的娱乐活动就是打麻将,我有段时间也特别喜欢打,在乌烟瘴气的房间一窝就是一天,熬夜是常有的事,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梁福音说,“2015年我接触到了广场舞,一学就喜欢上了,之后就再没上过麻将桌,再也不熬夜了。”

  近年来,山西省持续推进农村体育基础设施建设,实现行政村全民健身广场全覆盖。“过去农民哪知道健身哩?现在一大早到村里各处看看,路上有很多跑步锻炼的。”山西省长治市屯留县岭上村农民吴晚凤说,“生活条件好了,许多农村百姓不再满足于‘吃饱穿暖’,而是开始追求更健康的生活。”

  体育改变的不仅仅是群众的生活,还有他们的思维与视野。

  “五六年前我刚开始在村里跳广场舞的时候,很多人接受不了,觉得跳舞的人‘不正经’。”梁福音说,近几年随着全民健身观念在农村的普及,村民对待广场舞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现在夏季晚上,村里跳广场舞的能有上百人之多。

  “体育+”撑起“钱袋子”

  大仍村地处海南省西部的昌江黎族自治县七叉镇,这个黎族山村曾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村民收入主要靠种植甘蔗和水稻。

  得益于优美的自然风光和帮扶单位的支持,2019年,大仍村举办了骑行和徒步等多项体育赛事,“体育+旅游”的赛事活动吸引了大批游客。各地游客在观赏昌江优美自然风光、参加体育活动的同时,还可以在爱心扶贫集市购买到芒果、木棉花茶、七叉温泉米等农产品。赛事还盘活了当地食宿等服务,带动贫困户增收作用明显。

  自从尝到了举办体育赛事带来的“甜头”后,大仍村确定了发展体育旅游产业的思路,规划引进体育公司,培育体育旅游项目,带动村民可持续增收。

  受益于“体育+”的不只是大仍村。海南省唯一的深度贫困县白沙黎族自治县位于海南岛生态核心区,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经济发展较为落后。在脱贫攻坚的关键时刻,白沙通过发展体育旅游业,为农民增收提供了新途径。

  由于白沙良好的生态环境和独特的气候优势,国家攀岩训练基地等国字号训练基地先后落户于此,当地还接连举办了全国女子拳击锦标赛、全国英式橄榄球精英赛等赛事。

  白沙黎族自治县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局局长赖伟说,每次大赛期间,白沙都会举办扶贫大集,集中展示和销售各乡镇特色农产品。该县通过“体育+旅游”“体育+扶贫”,拓宽了扶贫思路、拓展了农民增收渠道。(执笔记者何晨阳,参与记者靳赫、刘扬涛、刘博、姚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