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山西省阳泉市公安局城区分局

  家是什么?

  是一个概念还是一段记忆?是居住的场所还是灵魂的归宿?千万个人有千万个说法。千万个人心中有千万个家。

  家,是什么,又不是什么。家有时是情感的寄托,有时是行为的约束,有人想拥有它又有人想逃离它。拥有它时,它平凡如空气;失去它时,又踏上寻找它的道路。

  我无法解释家的准确含义,这里所说的没有“家”是指没有完整的家庭,没有在成长中得到温暖的情感。

  缺失的爱终将“补偿”

  我是一名从警12年刚步入中年的警察,除了警察还有女儿、妻子、母亲的角色,担任禁毒民警仅一年,这一年有太多的感慨,有过惋惜、有过痛恨、也有过欣慰,我想用笔记录这些感慨,更希望能给正在经历痛苦与试图走出迷途的吸毒人员点亮一盏灯!

  本文的主人公是一名主动定期接受尿检的社区康复人员,曾经两次被强制隔离戒毒,多年的戒毒过程不断寻求自救,也曾在失败中徘徊,终于在30岁时彻底与过去的自己告别,踏上了全新的人生。初次见她,她扎着长长的马尾直至腰间,个子不高却显得很挺拔,我始终不能把这个有点孤独的女子和毒品联系起来,在这里我想称呼她为石楠。欧石楠的花语是孤独,很多人并不理解这种花语是孤独的花,竟然可以代表着勇气。

  幸福的人是幸运的,他们不需要面对孤独,但是当一个人必须面对孤独时,如果没有强大的定力很容易被黑暗吞噬。石楠就是在孤独中长大的人,她出生在阳泉郊区的农民家庭,然而这个短暂的家成了石楠一辈子的痛。曾经被询问的多份笔录中石楠都提到自己是一个人,从小父母离异,而后父亲因病去世,母亲改嫁再无联系,小小的她只能寄养在亲戚家。对于童年的经历,石楠并不想多提,也许是刻意去遗忘。很多人成年以后表现出来的问题都可以追溯到童年逆境。可以想象得出,石楠的童年有多么艰辛,寄人篱下的生活,自己总是多余的那个人,谨小慎微的过日子,心中无比渴望着独立。对于石楠来说,“家”只住着自己,没有人爱自己,这样的她一旦能养活自己时,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应该就是与童年分离。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初中毕业后她义无反顾的离开了曾经寄住的地方,开始了独立的生活。

  初中毕业生在求职中,只能靠出卖体力或是从事相对门槛低的服务行业,石楠一开始踏入社会到离开家乡都从事着服务行业。原本就自卑感强烈的石楠,由于长期的压抑,她更渴望融入某个群体,哪怕这个群体并不是良友。最初的工作暂时消除了长久以来积攒的孤独感,石楠对这段时间的生活还算满意,直到生活中出现了一个男朋友。长久以来缺失的爱找到了“补偿”,也让石楠全身心的投入其中,由于女性有更强的情感依赖性,石楠从情感上完全信赖这个男朋友,甚至想和他组成家庭,以致于她发现男友吸毒后,第一反应不是分手而是帮助他戒毒。感情让她分不清对错,也看不到前路,被感情吞噬全部理智的石楠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能力。

  以身试毒

  石楠第一次吸毒是为了给男友证明毒品是可以戒断的。第一次吸毒后石楠如同上了发条的音乐盒,精神和身体持续兴奋根本停不下来,直至一天多后精疲力尽的开始昏睡,沉沉的睡了两天。醒来后依旧感到昏昏沉沉,身体明显的瘦了,手腕也小了一圈,也许这就是有些人依靠毒品减肥的原因吧,这样的减肥是把灵魂出卖给魔鬼,希望有这样想法的人能及时悬崖勒马。

  石楠和毒品硬碰硬后显然败下阵,不仅没有帮助男友戒毒,还让自己变成了瘾君子。发现她吸毒后,男友与她大吵一架,男友也不希望她吸毒,可是事已至此,吸毒就成了两人生活的常态。

  一个人更无畏生死

  2008年,石楠第一次因吸毒被公安机关抓获,强烈的羞耻心让她十分痛恨自己。她为了让自己长记性,本来不吸烟的她专门用烟头在胳膊上烫了一个伤疤。

  好了伤疤忘了疼,很快又融入之前群体的石楠更加疯狂的吸毒。她一度认为生活的本来面目就是这样,每个人的人生也都是这样,童年的经历和无知的认识让她深深的陷入了吸毒的漩涡,仿佛溺死之人却不自知。

  一个人更加了无牵挂,没有任何人向石楠伸出过援手,周围的人都是一样疯狂的瘾君子,用石楠的话说那段时间是“初生牛犊不怕死”,吸毒最频繁的时候每天早晨都觉得睡不醒,身体和精神上都极度需要毒品,除了吸毒没有任何事情能提起精神。

  时间停止

  石楠经历了两次强制隔离戒毒,至今34岁的生活有4年是在山西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里度过的。这4年如同时间静止一般,石楠与之前的群体被迫分离了,与她相伴的是同样的学员和管教民警。

  第一次强戒的2年,让石楠首次感受到失去自由的痛苦,长久的失眠让她开始思考过去26年经历的每一天,有太多太多的如果钻进她的脑子,她不断剖析着自己走错的每一步,这些错误让她与正常的生活越来越远,她深刻的意识到是自己生活的圈子让她身陷泥潭,她也曾下定决心与过于割裂,然而事实上是离开强戒所几个月后又被公安机关抓获。从小到大的孤独感让石楠变得脆弱,她不想一个人面对孤独,而接纳她的“朋友”还是之前吸毒的圈子,毒品又开始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也许是强戒时深刻的体会到自由的可贵,失而复得的自由让石楠变得近乎疯狂,开始报复性的享受自由,这次的自由注定短暂。

  拥有自由的人并没有觉得自由有多重要,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自由如同吃饭睡觉一样是生活中的自然而然。自由受到限制时,才更能体会到自由的不易。第二次强戒开始,自由再次受到限制,石楠变得沉默寡言,把心也封闭起来,她开始学会一个人面对孤独。石楠开始尝试与内心深处的自己对话,日益远去的青春和自由的受限让她感到恐惧,她害怕以后都要面对这样的周而复返,她想彻底与过去的自己分离,她明白了能救她的只有自己,她想自救!失败的经历彻底打倒了她,也让她认清了现实,她深刻的意识到不能与过去有一丝丝的关联,于是她选择了远行。

  远行

  解除强戒后,石楠试图与过去的生活、过去的自己彻底告别,唯一保持的联系的是强戒所的民警,她想以这种方式监督自己。

  收拾了简单的行李石楠踏上了远行之路,身体已经戒断毒瘾,石楠开始了心灵戒毒的过程,她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但她很明确要与过去的生活彻底割裂,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戒断精神毒瘾。半年时间,石楠先到了东北又到了河北。中间短暂回到阳泉后,石楠发现家乡已经没有任何留恋。她发现一个人并不孤独,甚至开始享受面对陌生城市的快乐,因为在陌生的城市没有人了解她过去不堪的经历,她可以追求健康的生活,这一年她31岁。健康的生活从健康的身体开始,石楠开始早起跑步,感受着身体每天的变化,变得越来越健康,这是过去的她根本不敢想象的事情,过去的她很排斥运动。

  重新上路

  石楠带着目标又到了一个新的城市,第一件事情是考瑜伽教练证,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她成为了一名瑜伽教练。

  去到那座城已经3年,石楠的生活变得越来越规律,从孤身一人到拥有三五好友,她们是为健康走到一起的朋友。石楠的朋友都是她的学员,朋友对她的评价出奇的一致——自律,每日的作息、饮食如同复制粘贴,除了上课、运动,再无其他。其实只有石楠自己最清楚,她每日丝毫不敢倦怠,她害怕过去的自己来打扰现在的安逸,只有不负当下才是对过去最好的慰藉。

  看似远方却是“家”

  石楠,34岁,瑜伽教练,一袭白衣衬托着她很干净,在她最后一次回家乡尿检时,我们进行了一次长长的对话。诉说着过去不堪的经历,石楠却始终保持着微笑,隐约间我看到了她眼中的泪水,却从她的微笑中看到了坚毅。

  救赎有很多种方法,不放弃、爱自己才能勇往直前。石楠觉得过去的自己很傻,仿佛在梦魇中无法醒来,叫醒她的人也许是抓获她的民警、也许是强戒所的民警,但在梦魇中的她始终未放弃自己。在全新的环境中没人知道石楠的过往,这也让她更容易重塑自我。石楠正交往着一位男朋友,她向对方坦白了自己的吸毒经历,一是她已经完全与过去划清界限,二是经过3年她能够坦然面对这些过往,真正的放下也许就是完全释怀,庆幸的是对方接纳了她。也许不久石楠会随男友到他的家乡,心中有爱、身边有爱人,哪里都是“家”。

  我们每个人都会成为别人的家人,社会是由许许多多的“小家”组成的“大家”,如果每个人都能少一些冷眼旁观,多一些包容,多传递些许“爱”,就能为“迷途”的孩子点亮一盏灯,帮助他们更容易找到归途。希望石楠可以一直幸福下去,也希望更多在毒品中彷徨的人能够尽早走出深渊!(张毅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