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社县博物馆的象牙化石。 胡健 摄榆社县博物馆的象牙化石。 胡健 摄

  24日,邱占祥院士工作站在被誉为“化石之乡”的山西榆社揭牌成立,这是86岁高龄的邱占祥晚年的心愿。

邱占祥院士全程脱稿发言。 胡健 摄邱占祥院士全程脱稿发言。 胡健 摄

  “现在我已经步入耄耋之年,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多长时间再去工作了,所以我很希望来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被邱占祥自责的“错误”,事实上是一次关于古生物研究工作中的遗憾。

  1918年,瑞典考古学家安德森开始在中国收集化石,其中榆社盆地的化石占据重要份额。1932年7月,法国古生物学家德日进与中国古生物学专家杨钟健在榆社采集到大批化石,这是中国的地质学家首次采集、辨识出榆社化石。

邱占祥院士(左一)在榆社县博物馆参观古化石。 胡健 摄邱占祥院士(左一)在榆社县博物馆参观古化石。 胡健 摄

  “从1932年距今,将近一个世纪,但是这一批珍贵的古哺乳动物化石(榆社化石)始终没有最终完成(研究),这是中国古生物学界非常遗憾的事情。其实,历史上有两次大的科研行动,试图将这批古哺乳动物化石进行系统性研究。 ”邱占祥言语间满是遗憾。

  一次是1936年至1945年间,以德日进为代表的一批专家对当时已经发掘的化石进行研究,预计出版8部系统性的研究著作。但随着德日进移居美国,这项研究工作被迫终止。

邱占祥院士工作站在“化石之乡”榆社揭牌。 胡健 摄邱占祥院士工作站在“化石之乡”榆社揭牌。 胡健 摄

  第二次是1987年至1998年,以邱占祥为主要负责人的中方考察团和以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戴福德为代表的美方考察队联合成立考察队,决定把榆社出土的古化石利用最新的古地磁测年法重新研究一遍 ,并计划出版5部专著。可到了2003年之后,由于中美两方的主要负责人大病一场,导致研究工作中断。

  每每谈及此事,邱占祥总是非常难过。“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在这(研究)过程中,我们积攒了大量的原始资料和文稿,现在仍躺在计算机里,没有发表。”邱占祥说。

  天津自然博物馆馆长张彩欣表示,如今的榆社盆地仍然是中外历史学家、古生物学家研究新生代地理环境、气候变化和生物进化的重要基地,邱占祥院士工作站的成立必将推进这些领域的系统研究。

邱占祥院士工作站在“化石之乡”榆社揭牌。 胡健 摄邱占祥院士工作站在“化石之乡”榆社揭牌。 胡健 摄

  未来五年,邱占祥院士工作站将以“生物与环境的协同演化过程”为主要研究方向,以榆社4个化石盆地(云竹、泥河、沤泥洼、郝北)的哺乳动物化石群作为主要研究内容,就化石研究、化石复原、化石保护以及科研成果转化等方面开展工作。

  晋中市副市长辛琰表示,邱占祥院士工作站的落地和运行以及科研项目的推进,必将集聚全国各类专家精英人才,推动榆社化石资源向产业化快速发展,推动榆社经济新业态不断壮大。

  榆社是中国的“化石之乡”,榆社的古脊椎动物化石是“世界之宝”,对国际考古、学术研究乃至世界文化交流有着不可替代的研究价值。曾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所长的邱占祥,是当今国际著名的新生代地层和古哺乳动物学家,目前他和他的团队从事中国新近纪哺乳动物化石和地层研究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