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腊月,一场传统文化盛宴点燃了太原市民过年热情。由太原市委宣传部、太原市文化和旅游局主办,太原市晋剧艺术研究院、太原市戏剧家协会出品的新编晋剧《庄周试妻》1月12日晚在太原市青年宫演艺中心上演。近两年看演出的机会少得可怜,线上看剧终究是隔靴搔痒,演出,还是现场得劲儿!重新编排!名角儿谢涛!光这两点就足以让剧迷朋友们疯狂,整个剧场满满当当,其中亦不乏步履蹒跚的老派追星族。

  《庄周试妻》剧照 陈慧明摄

  《庄周试妻》是出老剧,昆曲、京剧、豫剧、黄梅戏等都有这个剧目,“戏妻”题材也不少,比如《秋胡戏妻》《武家坡》《汾河湾》等等,要说看起来最不可思议又最公平的,还数这出《庄周试妻》了。

  在文人心里,庄周一直是畸流逸客,“庄生晓梦迷蝴蝶”“子非鱼,安知鱼之乐”还算是“常规操作”,“乘云气,御飞龙”“扶摇而上九重霄”,简直是玄幻鼻祖。千年来能和他PK的,李白算一个。在这本新编晋剧中,庄周反复强调他是“半仙之体”,后者自称“谪仙人”,大概能成就一番伟业的人,都无比自恋吧。

  《庄周试妻》剧照 陈慧明摄

  明代冯梦龙写了篇《庄子休鼓盆成大道》,把“戏妻”的桥段安排在庄周身上,看似怪诞不经,却在伪谑中道出人生真相。

  若把故事中的庄周放到现在,大概率会沦为单身汉,可偏偏他还娶了三任老婆,第一位妻子命苦去得早,第二任妻子是著名的“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的主人公,不出意外,被他休了,第三任就是真命天女田氏,出身高贵,生得标致,待他一心一意,可偏偏庄周心思却没放在太太身上,痴迷修仙。连簪花都能引得他讲出一大串“无欲无为误伤天”的道理。

  谢涛老师把这位执迷修仙的庄周刻画的既呆板,又不失仙风道骨。你心里刚想啐他一个“呸”,但瞄他一眼,又觉得田氏毕恭毕敬的那句“先生”才体面。

  莎士比亚说:世界是一个舞台,所有的男人和女人只是演员而已。田氏对庄周的爱有许多理由,他有名望,会法术,有学问……当翩翩贵公子楚王孙出现在眼前,田氏忽然醒悟自己的婚姻是“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但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

  试妻,源于庄周看到了小娘子“扇坟”,此时庄周还算理智:“人死灵魂升天去,躯壳入土化为尘,生生死死自然事,启容愚夫愚训愚弄人。”。这段戏简直是中国式黑色幽默的典范!你说小娘子薄情寡义吧,她偏偏信守了坟干草枯的诺言。庄周施法帮着小娘子顺利“解约”,可换作自己媳妇,他却不撞南墙不回头,决心“试妻”。

  现代人能想到的招数无非是“假装出差搞偷袭。”比起庄周来简直是的蚂蚁尿湿柴——不值一提。他先是装死,继而要田氏“劈盖取髓喂情郎”,一招比一招狠,倒是应了那句“我观鱼乐鱼便乐”,我说老婆出轨她一定会出轨。

  正所谓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庄周愤愤大叹“女人,女人!”令人又好气又好笑,或许还引得全场对他“歧视女性”行为的不快。不过客官也不必“着相”,移情别恋这种事从来不是女人专属,写下“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的元稹在老婆死后半月就娶了新妇。归有光怀念前妻亲手所植的枇杷树,也不耽误他再觅新欢。

  戏里变动最大的是对“田氏”的刻画,在冯梦龙笔下,田氏是引诱者,这部改编剧变成被迫“允了”,“劈了一下”,她变得“善良”多了,也让人物的悲剧色彩浓重起来。田氏就像是你我身边的完美主义者,本身对自己的道德要求很高,一旦达不到期望值就郁郁寡欢,提心吊胆,甚至以死明志。所以她是被庄周“逼”死的?还是被礼数“绑”死的?

  依我看,她是“找”死。庄周教育她不必簪花:“你将它折断损了本性,损了本性失了自然”,再后来庄周与她休书,也确实是希望她诚实的检视自己的生活,追求爱情,不必再过自欺欺人的生活。而田氏却走了“贞洁烈妇”的老路,博一个清白之名。这也让我们再次体悟到了传统文化中“中庸”的妙处,话不说满,可进可退,可攻可守,充满回旋余地。

  八零九零后在成长的过程中对于爱情和婚姻的理解的确比较简约,但凡感情破裂满嘴的“渣男渣女”,这些浅薄的情绪用词很难说清楚复杂的人生。古人说夫妻是“红线缠腰,赤绳系足,剜肉粘肤,可离可舍。”而关于如何相处,剧中一句唱词令我久久难忘“顺其自然,不必相怨相欺”。这简直是解决现在婚配难题的良药:你单身,我单身,我们互有好感,处一处看,好则安之,不好则再选之。而不是先在心里预设:我的爱人要身高一米八,帅过吴彦祖……之后再按模子选人。

  庄周用他的实际行动证明“甚爱必大费”的真理,走向“消融情累,顺随自然之性,不使哀乐伤到性命之情”的新境界。如果他换一条“女为悦己者容”的路线,又何以至此呢?

  本剧的现实意义并未止步于情爱,每一个普通人的生命体验,并不取决于千变万化的外界现象。庄周一直执迷于“人心难测”的盘算中,把妻子和自己对立起来,田氏的离去令他幡然醒悟,他不再认同自己的角色,不再相信自己只是“各种各样戴在脸上的面具”。值得一提的是,剧中对“面具”和“三寸金莲”有突出的表现,这些彩蛋,观众切勿错过。

  文章最后,特别想致敬全体演职人员,传统戏曲不愿走流量、饭圈那一套,唱念做打一板一眼都是实打实的真功夫。年过八旬的导演曹其敬老师坐在观众席上对整场演出做着细致的复盘,哪里的灯光要改进,演员的造型如何优化……这种尽善尽美的敬业精神令在场所有人动容。这部戏的班底在全国首屈一指,舞美和灯光处处透着匠心独运,唱腔设计和乐器的选用上,既有晋剧的影子,又结合故事背景做了“仿古”的创新,谢幕后久久不愿散场的观众也证明这的确是部靠实力“圈粉”的好戏。如果您从未看过晋剧,不妨就从这一部开始吧!(马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