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资讯>山西资讯>正文

柳林一农民自掏腰包修出村路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2012年11月20日07:50【评论0条】字号:T|T

高元龙高元龙
路基工程完成后,高元龙最大的心愿就是给这条路铺上柏油。 路基工程完成后,高元龙最大的心愿就是给这条路铺上柏油。

  因为村里出山通道的路况特别差,柳林县陈家湾乡印子局村村民高元龙,一直想给村里修一条新路。

  过去的8个月时间,他个人出资请来施工队,沿村前山谷,修了一条2.5公里长的大路。

  为了修路,他不仅花光20万元积蓄,还借了10多万元的外债。如今,新修的这条路,路基工程终于完工。11月6日,高元龙站在出村的路边,眼角湿润,“只要我能再筹到钱,一定要把这条路铺上柏油。”

  A出村一直没条像样的路

  印子局村是一个自然村,隶属于柳林县陈家湾乡吴村,地处柳林县与中阳县交界。印子局村全村140户人家,散居在山坡上。

  20多年来,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只剩下老人和孩子留在村里。印子局村原来有一条出村的山路,但路况极其不好。每到秋收的时候,村民们的农产品根本没办法运出山。“印子局村早该修路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任吴村村党支部书记的村民刘三年告诉记者,印子局村地广人稀,人均耕地有七八亩,并且地下蕴藏铁粉、石膏等矿藏。如果有条好路,无论招商引资开采矿藏,还是发展农业,都能让村民过上好日子。而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人均收入排在全县末尾,还有20多个村民打着光棍。

  2010年,柳林县与中阳县开始实施村村通公路工程。但村村通公路工程,只修到行政村。距印子局村西侧1公里的柳林县吴村和距村东侧1.5公里的中阳县米家塔村,先后修通了水泥路。位于两村中间的印子局村,仍然没有像样的出村路。

  56岁的高元龙,中等身材,脸颊和双手被太阳晒得黝黑。在印子局村,他是有名的种粮户。虽然村里不少同龄人外出务工,他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土地。

  在印子局村东山山沟,高元龙有100亩填沟自造田。2011年,见头一年玉米卖价高,他就把100亩地全种了玉米。玉米成熟后,外村人上门收购玉米棒,他以每个0.5元的价钱卖了几车,赚了近万元。正当他为丰收满心欢喜时,山里却下起了连阴雨。此后一个月,山道泥泞难行,高元龙没有再卖出一个玉米棒。当年11月,冻雨袭来,高元龙地里还没来得及收割的玉米全被冻伤,损失几万元。

  2012年2月,吴村村委会开会讨论印子局村修村道的事情。印子局村是个穷村,村里拿不出修路的钱。高元龙思前想后,当着全体参会村民的面宣布:“别人不修路,我来修。”

  回到家,他跟妻子商量,妻子坚决反对。高元龙有4个儿子,二儿子和四儿子仍未娶亲。妻子担心他把钱花在修路上,将来没钱给儿子张罗婚事。

  但妻子十分清楚丈夫的为人,只要他认准的事,就一定要干到底。当年,高元龙到山沟造田缺资金,硬是说服妻子卖掉家里院子。有一天,他在沟顶垒坝时,天下起了大雨,坝体被水冲出一个大窟窿,他铲土去填,不慎陷进窟窿,最后抓住坑旁的树根才死里逃生。事后,他蹲在地上大哭一场,但雨停后仍继续干。

  这次修路,妻子劝了半天,见丈夫态度坚决,最后不得不同意了。

  B自掏腰包修出村路

  高元龙个人要给村里修路的行为,引得村民议论纷纷。“不蒸馒头争口气”,高元龙发誓,一定要把路修好。

  今年3月份,他请山西路桥集团设计咨询有限公司进行设计:印子局村道,村道行车宽度5.5米,路长2.5公里,西与该县吴村水泥行政村道相接,东与中阳县米塔村行政村道相接。

  吴村党支部副书记刘安民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支持高元龙修路,村委会研究决定,将村里70亩机动退耕还林地的国家补偿款(每年6300元),转给高元龙支配。

  高元龙取出多年积攒的2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3月,村道工程正式启动。

  施工队是高元龙从离石、石楼等地请来的,有50个工人,2辆铲车、1辆挖掘机、1辆压路机。知道高元龙钱不多,施工队工头就主动调低了工钱。

  新的村道沿着村前山沟北坡修建,工程队工人驾驶挖掘机和铲车,沿山坡铲挖平整路基,使其比一旁的山沟高出3米至4米。

  路在一天天向前延伸,但不到几个月的时间,20万元很快就用完了。修路工程不能停,高元龙就四处找亲朋好友借钱。

  自修路工程开始,印子局村村民们也自带工具到工地帮忙。其中一些村民,甚至成为高元龙的铁杆支持者,一直跟他到现在。

  38岁的村民高全喜,是印子局村大龄未婚青年。此前,高全喜在柳林一家煤矿打工,月收入2000多元。为给高元龙帮忙,他跟煤矿请了长假。高全喜笑着说,印子局村交通不好,生活条件差,本村姑娘不愿留,外村姑娘不愿嫁进来。“前些年,亲友们先后给我说过4个对象,其中两个是柳林姑娘、两个中阳县的姑娘,人家一听说我是印子局村的,连面也不见就拒绝了。”“等路修好了,你肯定能找到对象。”有一次,高元龙跟高全喜逗趣,引得大伙一阵哈哈大笑。

  今年5月份,高元龙到米家塔村走访时,村民们告诉他,明年中阳县可能要对行政村道实施改造。到时候,米家塔村村道,将由4.5米拓宽至7.5米。获知这一消息后,高元龙调整了施工方案,将村道行车宽度从5.5米调整至12米。

  对此,他解释说,印子局村村道将来要与中阳县行政村道进行对接,人家拓宽了,印子局村村道也得调整。由于新修的村道一侧紧贴着山沟,把路修得宽些会更安全。

  道路拓宽一倍,投入亦相应增加。高元龙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他每天绞尽脑汁地四处筹款,同时还盯着施工质量,经常只睡三四个小时。几个月下来,由于休息不好,高元龙患上了严重的胃溃疡,体重减少了10斤。

  C为修新路四处举债

  高元龙算了算,工程开工至今,他已拖欠了50多个工人3个月工资。但让他感到欣慰的是,没有一个工人因此离开。“刚开始干活就知道他没钱,他想给村里办好事,我们不能太难为他,尽量帮他完成心愿吧。”施工队技术员冯艳军说。

  11月6日,新村道的路基工程完成。这条大路平均宽度12米,沿山谷北坡向东延伸。路上一些山丘,被削掉半个。道路经过几条深沟,工人们用石块垒起了长长的涵洞。

  而沟底的旧路,被大量从山坡上滚落的土方掩埋,只剩残段依稀可辨。遇上积雪消融,这条旧路上面就是一层烂泥,人走在上面,鞋底很快就会粘上一层厚泥巴。“要是夏天下大雨,山沟里发洪水,根本不能走人。现在我们有了新路,它就用不着了。”高元龙说。

  村道虽然还没有铺设路面,但它的作用却已显现。今年3月至今,印子局村已先后有4户人家迎娶新媳妇,是近几年喜事办得最多的一年。

  新村道边上一户农家,今年盖起一孔新窑。“他家很早以前就买好了砖,想建新窑,因为山道破烂进出不方便,一直没盖。见到我修路,才下决心盖窑。”高元龙笑着说。

  不过,修路工程启动到现在,巨额的工程款仍让高元龙发愁不已。现在,为了给施工队购买粮油等生活用品及工程车用油,他已经打了10多万元的白条。

  村道路基工程完成后,有人劝他,这样的路完全可以用,不如就停了。对此,高元龙总会说,“做事情怎能半途而废。”他打算给村道铺上柏油,但这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

  高元龙甚至计划把自造田的使用权转让出去,还修路的钱。要知道,在那100亩自造田上,他耗费了20年的时间。

  对于高元龙自掏腰包修村道的事情,记者采访了柳林县交通局办公室主任艾克亮。艾克亮表示,柳林县村村通公路工程已完成,全县行政村道基本都得到硬化。目前,对自然村村道建设,政府没有相关政策。可采取乡镇、行政村、自然村、村民个人共同集资的方式,解决建设资金来源。

  本报记者 梁成虎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