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山西资讯>正文

晋中北坪煤矿被强卖 涉及5亿元转让费

A-A+2013年6月5日10:53法制日报 评论

露天煤矿遭遇掠夺式的开采 刘立民摄露天煤矿遭遇掠夺式的开采 刘立民摄

  昔阳一煤矿遭“黑”之后

  北坪煤矿从委托经营到经营权转让,再到村集体股份消失,吴岳林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许建军就是租房子的,有什么权利转租?华通公司更甚,租客的身份都不合法,竟然直接把自己变成了房主。

  “我真后悔,不该把煤矿委托给许建军经营,人人都说这是引狼入室。”吴岳林在太原市一家旅馆约见了记者,他叹息不但因此弄丢了属于两个村的煤矿,还搞得自己有家难回。

  吴岳林今年47岁,山西省昔阳县北南沟村人,曾任村委会主任、村支部书记,以及北坪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坪煤业)的法定代表人。他所说的许建军,家住山西省阳泉市,是震惊全国的山西“二关”黑社会组织犯罪团伙的主要人物。

  所谓“二关”,大哥关建军,河北正定县人,原阳泉市城区公安局巡警大队大队长,从1997年至2010年的13年中,关建军从一名警察变为坐拥数亿元财富的黑社会组织的头号人物。二弟关建民,阳泉铁路段停薪留职职工,与哥哥同为涉黑组织的主要人物。

  2010年5月,由公安部督办,山西省公安厅成立“56”专案组,经过半年多努力,一举打掉长期盘踞阳泉的以关建军、关建民、许建军为首的涉嫌黑社会犯罪性质组织,移送审查起诉43人,涉案49起,涉及罪名24项,其中有条罪行就是“该犯罪组织插手煤炭行业,通过巧取豪夺,霸占了阳泉市及周边区县多个煤矿经营权,牟取暴利”。

  关氏兄弟终审被认定为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及其他若干罪名,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5和20年,其团伙成员20余人获刑,惟独许建军在逃,至今未受到法律的制裁。

  据吴岳林介绍,许建军接手北坪煤业的经营权后,就把关建民拉了进来,关建民成为煤矿的实际操控者。为了达到高价倒卖的目的,关氏兄弟相勾结,不但对原施工人员大打出手,制造了恶性的“4?29”事件,还陷害吴岳林等反对卖矿的人吸毒,强行把他们送到戒毒所,窃取了公司印章证照,转手华通路桥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华通公司),获利两亿多元。

  吴岳林坦言:“如今,判的判了,逃的逃了,司法机关已经认定关建民、许建军倒卖北坪煤矿非法,华通公司理应把煤矿归还村集体。”但华通公司认为自己是善意取得,坚决回绝了村民的要求。

  村煤矿遭黑社会强卖

  昔阳县虽隶属晋中市管辖,但毗邻山西另一个地级市——阳泉,北南沟村和石坪村又是昔阳县最北端的两个村,距阳泉城区只有20多公里。

  这两个村都有自己的村办煤矿,2007年整合,各取一个字,成立了昔阳北坪煤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250万元,北南沟村委会股份占比为51%,石坪村委会持股49%,吴岳林为董事长、法定代表人。

  谈到筹建北坪煤矿,吴岳林说十分艰难,“两个村都拿不出钱,完全由我自己筹资,跑了半年多,总算把采矿许可证办下来,已经债台高筑达1000多万元,这时候许建军提出承包经营,当时只知道他路子野,却不知道他涉黑,就答应了下来”。

  记者看到许建军就委托经营北坪煤矿与两个村分别签订的合同,主要内容为:许建军一次性归还吴岳林交纳的1290万元资源费,每年分别向两个村交纳土地复垦费525万元,委托经营期限为10年,自2008年1月起,交一年干一年,不交不干。

  吴岳林解释说,土地复垦费就是承包费,合同约定另外占多少地就复垦多少地,恢复土层必须达到1米以上厚度,土地要平整,道路、水渠畅通,便于耕种。

  记者从山西省公安厅的建议起诉意见书看到,关建民、许建军未实际注资北坪煤矿,而是以承诺30%股份将一位姓郭的福建人套牢,弄来4000万元。2009年4月,关、许二人非法将北坪煤矿承包经营权转让华通公司,牟取5亿元的巨额转让费,便强行赶走垫资施工的一家公司,组织200余人对施工人员和驻地进行打砸,制造了影响恶劣的“429”事件。

  起诉意见书还载明,为了扫清出卖北坪煤矿的障碍,身为阳泉市城区巡警大队长的关建军与许建军合谋策划,实施对北坪煤业法定代表人吴岳林的陷害。

  2009年6月17日深夜,阳泉市城区巡警大队的警察突然将吴岳林从公司值班室带走,以吸毒为由,决定对吴岳林执行强制戒毒二年,当夜被抓强制戒毒的还有4名煤矿管理人员,他们都是吴岳林的得力助手。

  “那段时间他们软硬兼施,逼迫我签字转矿,被我拒绝,又引诱我吸毒,我也未予理睬,第一次尿检呈阳性,可能他们是在饮用水里下了毒,其实我有严重的心脏病,曾做过搭桥手术,怎会沾染毒品?”吴岳林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此后,吴岳林饱受劫难,三进三出戒毒所。最后一次,是在上级公安机关干预下,吴岳林才被释放。

  至此,北坪煤业已经完全被许建军、关建民操控,包括公司印章、各种证照和吴岳林的私人名章,许、关二人将承包经营权转给华通公司,总价5亿元,先行支付3.65亿元,被许、关等人瓜分,仅关建民打到其父账上就有1亿元。

  事后,许建军拿出1000万元交给关建军,用于奖励在强制吴岳林等人戒毒中的“有功”人员。

  而吴岳林虽然获得自由,但身心遭受极度摧残,惧怕关氏兄弟继续迫害,就背井离乡远逃广西等地,直到一年后才被“打黑”专案组找回。

  山西省高院在终审判决书中,把关建民、许建军等人出卖北坪煤业和对吴岳林违法强制戒毒事件等违法犯罪行为,认定为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要件之一。

  房客变成了房东

  有消息称,许、关通过非法手段把北坪煤业承包经营权转让华通公司后,华通公司将40%的开采权做价7亿元倒卖给了福建人陈某华,不但收回投资还大赚一笔。尽管如此,华通公司不甘心只有经营权,它要成为北坪煤矿的真正主人。

  2009年12月7日,在董事长吴岳林缺席的情况下,北坪煤业召开股东会,出席人员有北南沟村和石坪村的村委会主任,昔阳安顺煤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二林,华通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国瑞。会议决定:北南沟村将所持有的股权51%(1147.5万元)全部转让给昔阳安顺煤业有限公司,石坪村拥有的49%股权(1102.5万元)全部转让给华通公司,公司名称变更为山西昔阳安顺北坪煤业有限公司。

  17天后,上述人员又签订了一份采矿权转让合同,甲方:北坪煤业,法定代表人吴岳林;乙方:安顺北坪煤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吴岳林。甲方同意一次性将采矿权转让给乙方,签字盖章处有北坪煤业公司印章,两处吴岳林名章及两处“吴岳林”的签字。

  吴岳林说,现在看来,这份合同只是为日后的采矿权转让做准备,因为当时安顺北坪煤业公司尚未注册登记。

  “这是虚假的转让合同,印章是许、关二人霸占后交给华通公司的,吴岳林3个字也绝非我本人书写。”2012年5月10日,北坪煤业再次召开股东会议,内容是“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及时办理相关变更手续,确认2009年12月7日股东决议有效”,可继续办理变更手续。同年7月23日,山西省工商局把昔阳北坪煤业有限公司名称变更为昔阳安顺北坪煤业有限公司,股份也做了变更,两个村的煤矿股权化为乌有。

  在此之前,即2011年6月,在黑势力被打掉后,吴岳林回到家乡,第一件事就是声明北坪煤业印章作废,申报公安机关重新刻制了公司印章,吴岳林说:“我通知了工商、国土等不少相关部门,称华通公司所持北坪煤业印章作废,只有吴岳林才有权代表北坪煤业,不能理解工商局为何依然做了变更登记。”

  北坪煤业从委托经营到经营权转让,再到村集体股份消失,吴岳林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你许建军就是租房子的,有什么权利转租?华通公司更贪心,租客的身份都不合法,竟然直接把自己变成了房主。”

[1] [2] [下一页]


相关报道:视频:东莞黑社会“红巾男”持砍刀围攻美发店 2013-05-10 16:03:11
          残疾农妇房屋被黑社会强拆露宿瓦砾 2013-03-22 14:34:57
          黑社会团伙开设赌场非法持枪 主犯获刑19年 2013-03-06 10:10:27
          实拍孤残儿学校捐助现场遭黑社会索保护费 2013-01-22 21:57:00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