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经济要闻>正文

四川首善刘汉建巨大财富帝国 倒在官场整肃风暴中

A-A+2013年5月8日15:31《中国企业家》杂志 评论

  【《中国企业家》】4月23日,金路集团(6.26,-0.01,-0.16%)(000510)2012年股东大会上,缺席的董事长刘汉依然是外界关注的主角。3月以来,这位神秘的四川大亨已经“失踪”一月之久。

  来自官方的说法很简短,刘汉因涉嫌窝藏、包庇其弟弟——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的重大杀人犯罪嫌疑人刘勇等严重刑事犯罪,被有关部门“控制”。

  语焉不详的信息瞬时将刘汉及四川政商两界推入舆论的风口浪尖。近20年来,刘汉通过高超的资本手法和深厚的政商关系,积累下数百亿财富。其实际控制的汉龙集团,与兄长刘沧龙旗下的宏达集团等众多关联公司形成了资本市场“汉龙系”,金路集团即是汉龙系旗下的资本平台之一。

  刘汉为人极其低调,胆量过人。他曾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汉龙集团最近几年在矿业领域做得风声水起,就在布局更大计划时,厄运突然而至。

  “他(刘汉)平时很少来公司,三五个月可能才会来一次。”汉龙集团宣传部总经理林海告诉《中国企业家》。对于刘汉被控制一事,林海说,“我们真的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他表示,这件事目前对公司运营影响不大,因为汉龙集团旗下公司采取的都是成熟的职业经理人制度,即便创始人不到,仍然能够正常运转。对于公司未来的战略,包括海外并购、国内投资及实业发展计划,林海称“不是其他人能够决定的”。

  对于部分媒体称刘汉“被捕”,林海很愤怒,他说:“这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这么报道会带来多少负面影响?现有的报道基本都是胡说,有‘被捕’一词的报道我都留着,等事情一过,我可能会慢慢把这些媒体告上法庭。”

  自从汉龙集团与刘汉失去联系后,其正在紧锣密鼓推进的收购澳大利亚桑德斯项目已经功败垂成。

  而至截稿之日止,据汉龙集团宣传部称唯一可对外发言的集团副总裁康焕军的两个手机号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作为境内外5家上市公司,30多家全资及控股企业的老板,很少人相信刘汉仅因为窝藏犯罪嫌疑人获罪,而是源于其多年苦心经营的政商关系网忽然坍塌。2012年底以来,四川掀起反腐风暴,前省委书记李春城落马后,成都会展旅游集团前董事长邓鸿、郎酒集团前董事长汪俊林均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前四川富豪宋如华案也在近期开庭审理。

  有人说,刘汉和他同期的企业家走了相反的路径,大多数企业家是做大实业,然后进军资本市场,刘汉正好相反;也有人说刘汉虽起于资本运作,后大举进入各种实业领域,表面在做实业,其实还是在做资本运作,利用自己创造的外部力量,借助政府势力,搞投机。

  有接触过刘汉的人士分析称,这些说法都不对,刘汉足够精明,他走在了其他人前面:别人做实业时他看到了资本的力量,别人做投资时他看到了资源的力量,如果不出事,刘汉应该会逐步拿下钼矿、稀土矿、铁矿、铀矿等多种矿产资源的主动权和话语权。

  资本弄潮

  刘汉老家所在的广汉市南街商铺林立,其间最多的是家具店和被服用品店。早在30多年前,这里便已贩夫走卒云集,是广汉有名的服装一条街。

  汉龙集团实际控制人、金路集团董事长刘汉的母亲曾在街上卖些针头线脑,在当地妇女中,刘母头脑比较灵活,虽无可观收入,但贴补家用绰绰有余。刘汉的父亲则从军队复原回到广汉,在一个小学校做教师。

  刘汉的母校广汉二中与南街仅一街之隔。一位曾经教过刘汉的老师回忆称,刘汉脑瓜子很好使,人缘也不错,有时候爱替同学打抱不平,在班里有些号召力。

  刘汉为人所知时已小有成就。当地一位退休干部称,在接触资本市场的同时,刘汉也和当时很多胸怀财富梦想的年轻人一样从事过不少实业,他曾在广汉市做过餐饮,承建过停车场,做过加油站,广汉市的航油加油站现在仍是汉龙的产业。以前的广汉市曾被称为小香港,比起闭塞的川中地带,广汉人思想较为开放,这里色情场所、赌场较为普遍,刘汉甚至还开过KTV和赌场。

  或许是遗传了母亲的经商天赋,刘汉很快从小打小闹中觉醒,在期货市场找到了灵感。上述退休干部告诉《中国企业家》,上世纪80年代,刘汉在期货市场上的第一笔斩获是炒粮食,时年20岁左右的刘汉凑了1000块钱,在很短时间内便赚了一笔钱。后来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是,不到30岁的刘汉又通过做建材和成品油贸易获利近亿元。顺势,刘汉开始进军股市。1998年,刘汉曾经借助厦新电子炒长线,大赚近20亿元。此后,刘汉通过坐庄四川双马(7.20,-0.19,-2.57%)、特精股份等快速集聚财富,迅速成为最隐秘的期货界大佬。

  财富壮大的同时,刘汉也建立了一些实业公司,尽管如此,直至现在,在刘汉的企业沙盘上,资本运作仍占据最为重要且醒目的位置。

  表面上,刘汉在各种实业领域之间进退自如,实则进行资本运作。以收购丰谷酒业为例,2001年3月,金路集团先是把部分股权卖给西藏珠峰(12.19,1.11,10.02%),两个月后,又让股东西藏珠峰买入丰谷酒业99.2%的股权,四个月后,西藏珠峰又把这些股权全部卖给上市公司金路集团,几次转手,西藏珠峰净赚1000多万元。不为人所知的是,西藏珠峰同样为刘汉家族所控制。而且,丰谷酒业的收入也成为金路集团的重要盈利支撑,据金路集团当年的年报显示,集团净利润9405万元,而丰谷酒业盈利4000多万元,占集团利润总额的47%。

  短期频繁的股市操作带来暴利,也引起利益相关者不满。

  成都市一位政府官员告诉本刊记者,曾经不止一次有人举报刘汉“违规操作”。该官员称,“没人会想管这种事,其中利害关系大家都知道。说多了不好。”一个典型的例子便是8年前天龙湖电站和金龙潭电站的交易。

  2005年初,在短短两个月内,刘汉把他的天龙湖和金龙潭电站卖给了一家注册性质显示为外商独资,法人代表叫陈炜民的四川汇日电力公司。蹊跷的是,一向精明的刘汉以不到5亿元卖掉的电站,被汇日电力以27亿多元卖给大唐电力集团旗下桂冠电力(3.63,0.04,1.11%)公司。

  有人怀疑这是刘汉通过背后操作把公司资产转入个人钱袋。上述官员称,怀疑者也略有政府背景,写了举报材料并直接递到了省一级,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最后举报都石沉大海。”当记者拨通汇日电力公司法人代表陈炜民的手机时,一女性在电话中称“你最好不要再问公司的事情了,如果没有正常运转,工商和公安会管的。”

  去年,刘汉又把目光转向凉山州的矿业。凉山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启兴华告诉《中国企业家》,刘汉去年投资的凉山州德昌县汉鑫矿业到目前为止仍是亏损状态,没有量产和规模,但无需担忧,如果将其出售汉龙马上会大为获利,尤其今年,3月13日,国家设立国家级资源开发试验区------攀枝花、凉山、雅安攀西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以后,该地区的矿产资源更是迎来利好。

  抓住能源

  据说汉龙集团因担心过于低调反而会激发大家的窥探欲,便招聘了一位媒体人担任宣传部总经理,而就连此人也对公司了解甚少。

  刘汉一年去不了公司几次,公司有事都是固定人与之单线联系。

  1997年刘汉绵阳注册成立汉龙集团,此后广泛进军实体领域,包括能源电力、交通、旅游、地产、生物医药等。其间,刘汉和广汉、德阳、绵阳的政界关系也日益密切起来。在政府的支持甚至直接参与下,刘汉陆续成立小岛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汉龙广告有限公司、平原建材公司、德阳天然气、广汉公路桥梁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等多家实业公司,2000年又组建四姑娘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黄龙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等。

  刘汉还投资了一些当地的基建项目,包括出资 4000 万元修建了“公益大桥”——汉龙大桥。对公益大桥一说,当地有知情者称,汉龙大桥是为金路集团旗下房产公司小岛房地产公司服务的,谈不上公益。

  此外,汉龙还修建了绵阳市体育馆、市区人行天桥,绵广(绵阳到广元)高速公路入口处的迎宾大道,绵阳机场,高速公路等。他曾经还想收购蜀中药业,后因毒胶囊事件暂缓。

  有成都当地接近刘汉的人士提醒本刊:“你看一下刘汉这些年的慈善路线,大体上就能观察出刘汉的投资路线和政府关系变化。”对方举例称,2008年汶川地震后,刘汉捐建的在地震中完好无损的最牛希望小学及过亿捐款让他一夜间成了人们心目中的英雄,但四年后,刘汉投资100多亿试图在什邡建钼铜矿加工项目,这一项目还曾引发当地人们游行示威甚至发生流血事件。

  2007年12月,汉龙集团向凉山州木里县捐资2400万元人民币,用于解决当地百姓医保、饮水等民生问题。5年后,刘汉把视野投向了凉山州德昌县凤凰大道。汉龙集团、四川省地质矿产公司分别把资金投入四川汉鑫矿业,分别持股58%和42%。

  2009年,刘汉选择在海外的矿产领域开展并购。汉龙集团收购澳大利亚钼矿有限公司和美国通用钼业公司,一举成为当时中国民企在澳洲最大收购项目,也成为世界钼矿资源量第一的企业;第二年,汉龙集团收购非洲纳米比亚境内Marenica公司的铀矿,成为中国首次进军铀矿市场的民企;2011年汉龙集团马不停蹄,收购非洲喀麦隆境内的Sundance,后者占据世界第三大未开发的铁矿石产区,汉龙试图通过此举成为继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之后的全球第四大铁矿石供应商。另外,刘汉还在国内投资太阳能,投资76亿元建太阳能聚光光伏产业园,这些举动都被解读为刘汉试图扼住能源的咽喉。

  双面枭雄

  在广汉,当地人茶余饭后喜欢聊刘汉,聊他的暴富和风光。有一次成都一家高档酒楼开张,很多有些头脸的人物去捧场,好车云集,但最瞩目的还是酒楼停车场的一辆新款幻影,此为刘汉的座驾。酒席结束,刘汉保镖和随从一前一后,以宝马X5开道,奔驰S350殿后绝尘而去。

  在四川,尤其是在广汉、德阳和绵阳市,刘汉很“吃得开”。当地某商人告诉记者,刘汉曾经想投资一家矿业企业,而另一家企业先入手,并已签完合同,得知刘汉想要这家矿业公司,该企业老总“笑呵呵地退出”,因为“大家都知道他的能量,犯不着得罪这个人。”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已结识刘汉为荣。据说几年前和刘汉相熟者入住广汉宾馆,都可享受五折优惠。

  据当地一位早年接触过刘汉的商人称,刘汉1977、1978年就“出来耍了”,起初和他常在一起的是小时候的一群玩伴,后来慢慢集结壮大,成为广汉最大的社会团伙。该人士称,刘汉的“小弟”们有不少仍在其公司任职,有点头脑的都发了大财,把自己包装成了社会名流、成功商人,笨点的不仅没赚到钱,还坐了牢。

  其实这个过程中,敏锐的刘汉早就意识到危机在旁。而现在,因为刘汉事件,德阳官场引起不小震动。日前,四年前已被免职的什邡市前副检察长刘忠伟接受相关部门调查,其原因据说与4年前发生在广汉鸭子河畔的“1.10”枪击案有关。有知情者称,刘忠伟和刘勇是铁哥们,“穿着开裆裤时就一起耍”,刘勇的圈子里,他一直也很活跃。广汉市政府一不具名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这件事情引起的官场连锁反应比大家听到的多得多,而汉龙集团内会被调查的人应该也不大少数。”

  在大多数人眼里,刘汉也是个矛盾体:他一方面与政府称兄道弟,广汉甚至德阳、绵阳政府都买他的帐,金路集团也有政府背景的高管,如金路集团曾经的副总裁彭郎原为德阳市农药厂劳资教育科科长。

  另一方面,刘汉在公开场合和官方保持着距离,有政府领导出席的会,很少能见到他的身影,起初还有人邀请,他总不参加,后来大家也就不再找他。今年年初,四川省工商联的会议上,刘汉全场并未发言,而地方上的政协会议,作为政协委员的刘汉则压根没参加。

  一面他被人称为“老大”,一面他又是“四川首善”;一边是冷酷的商界猎手,一边在和灾区儿童看动画片的时候又会流露出纯真……

  “虽然总被前呼后拥,其实他很孤独。”与刘汉打过一些交道的成都当地人说。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