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教育>正文

男孩高考前玩网游被父亲用皮带抽 拨打110报警

A-A+2013年5月22日09:50重庆晚报评论

  再过半个月就要高考。若无意外,小亮将考进中央财经大学,或是到美国留学

  他前天挨了一顿打把警察叫到家

  “劝劝我爸爸,我已经长大了”

  18岁的张小亮住在沙坪坝区南开中学附近,再过半个月就要参加高考了。若无意外,他将稳稳当当考进中央财经大学,或是考完托福到美国留学,他说想离开喜欢暴力的父亲远一些。

  可是,前日傍晚6点过,小亮拨打110报警,因为他受不了父亲对自己的暴力管教。

  小亮这十几年

  记忆中,除了父亲开公司很有钱,就剩下拳头了。鼻涕没擦干净,吃饭骨头吐远了,考试考了93分……都要遭打。

  “父亲确实也为我做了不少。但我想离暴力的教育方式远一点。”

  父亲这十几年

  每次打完儿子,他也后悔,也内疚。但脾气上来,就控制不住。他望子成龙,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希望儿子成绩越来越好。

  “生气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命不好,怎么生了这么一个儿子。不生气的时候,也觉得儿子其实还不错,成绩优秀,也听话。”

  清晨挨皮带抽很痛

  前日,星期一,傍晚,小亮在这一天没有出过家门。父亲给他向学校请了假,将他关在家里反思。反思这个词,小亮很反感,他觉得自己的成绩已经可以考过重本线了。

  事情的导火索在上前天,周日。当天吃过午饭,小亮出门了,说是去补习。实际上,小亮来到住家附近的网吧,花了20元钱,找人借了一张身份证,开始打网络游戏。小亮觉得这是高考前的放松方式。

  当晚8点过,小亮还在津津有味打游戏,父母出现在他的旁边。“终于把你找到了。”父亲张行看上去非常生气,脸红青筋冒,但没有发火。母亲王洪拉着小亮走出网吧。

  回到家,小亮像往常一样等待着父亲发火,然后打自己。父亲只是没有表情地说了一句:“我怎么生了你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儿子,家门不幸呀!”随后,大家各自洗洗睡了。

  躺在床上,小亮心里很不踏实,他怕父亲冲进卧室来打他。小亮一边担心,一边迷迷糊糊睡着了……突然,一阵剧痛从大腿上传来,小亮大叫一声,从床上跳起来。

  小亮看到,自己的被子已被掀开,父亲手中拿着皮带,皮带的一头高高扬起。小亮用右手习惯性挡住头部,皮带狠狠地抽到手背上,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很快,母亲听到叫喊声跑来。父亲被劝开,到公司去了。离开前,张行告诉儿子,“今天就不要去上学了,哪里都不准去,出门就打断脚。”这时,是第二天清晨7时。

  18岁男孩打110报警

  张行开了一家建筑公司,很有钱。妻子王洪早些年就当起全职太太。这一天,母子俩在家里没怎么说话。“我想出门,想离开这里。”小亮像犯人一样被看守了一天,憋得不行。

  下午5点过,父亲下班回家,父子俩开始吵起来。小亮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非但出不了门,还要挨父亲的皮鞭。小亮返回卧室,做了他18年来最大胆的一次决定。

  下午近6时,小亮拿起手机拨打了110。“警察叔叔,我们这里有家庭纠纷。”小亮告诉110民警,父亲不仅打他,还把他囚禁在家里。

  后来在派出所,小亮告诉记者他的真实想法,他并不是想要民警将父亲抓起来,“只是希望民警劝告爸爸,我已经长大了,不要动不动就打。”

  很快,民警来到小亮家,将他接到派出所。不久,张行和王洪开车到了派出所。父母坐在派出所办公室外的长凳上,小亮一个人坐在办公室。

  小亮伸出右手给民警看,中指、无名指有皮带抽过的痕迹,红肿得有点厉害。“今天一天都痛,写字有点困难。”小亮本想扒下裤子,给记者看他的大腿,“也是皮带抽的,都红肿发青了。”

  大家有点不忍心看下去,这个父亲下手确实有点重。

  童年一巴掌的记忆

  小亮说,从记事起,就深刻地记住了父亲的拳打脚踢。记忆中,除了父亲开公司很有钱,就剩下拳头了。

  第一次挨打的记忆,要回溯到幼儿园时期。小亮晚饭在桌子上啃完骨头,将骨头吐出老远,落在桌子中间。父亲没有说话,一巴掌就扇过来,将小亮口中正在嚼的肉打飞,筷子也落到地上。小亮哇哇大哭,父亲吼道:“没得家教,以后再这么吐,打死你。”

  在小亮心里,父亲就是喜怒无常、拳打脚踢的代名词。很快,小亮读小学了。小亮一直觉得,父亲只关心自己的学习。小亮常常考前几名,唯一一次考了93分,自己不敢回家。那次,小亮没少受皮肉之苦。

  最让小亮记忆深刻的事,就是鼻梁被打歪。小学学习查字典,小亮将字典上的拼音字母用标签标出来,查找的时候直接翻头一个字母,就能快速找到。

  父亲发现了,认为儿子没有按程序走,在和儿子争论中,张行气得不行,一拳头挥过去,小亮的鼻血流了出来。后来,小亮的鼻子一直有点歪,六年级才到医院做了矫正手术。

  “冬天没去学游泳要遭打,鼻涕没擦干净要遭打。”“打”这个动词,不时从小亮嘴里冒出来。

  每周必打到每月一打

  小亮经过了几个时期的心理波动,从幼儿园时期挨打的记忆,到小学吃“笋子炒肉”的恐惧,然后到初中习以为惯,再到高中开始反抗。

  记者面前,小亮多次提到“害怕和恐惧”,“小学的时候,经常睡不着,怕爸爸突然推开卧室的门,掀开铺盖打我。”因为恐惧,小亮整夜整夜处于半睡半醒之间。

  上初中时,小亮住校,一周回一次家,平均挨打次数从小学每周一次或者数次,减少到一月一次。

  中考时,小亮以优异成绩考取了一所市级重点中学,父母没有花一分钱。张行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一家人从南岸区搬到沙坪坝区,妻子长期陪读。小亮读高三后,张行每天到沙坪坝监督儿子。

  小亮长大了,不再对父亲恐惧,对于父亲动不动就打人,他很反感。

  前段时间,小亮报考了托福,如果不出意外,9月份能顺利完成考试。除了考托福,小亮没有放弃高考,他想考中央财经大学,到北京去。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