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法制现场>正文

杀人犯逃亡16年变策划名人 押解路上大谈业务

A-A+2013年7月1日10:10京华时报评论

16年前后对比照。16年前后对比照。
任岳峰接受警方审讯。警方供图任岳峰接受警方审讯。警方供图

  16年,他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虽然策划名人、客座教授的光环让他在国内,尤其在贵阳炙手可热,但他每天还是惶惶不可终日。

  他是昆明人,名叫任岳峰,16年前在纠集另外3人殴打杨强(化名)致死后人间蒸发;此后,贵阳多出一个名叫冉更生的男子,并以漂白的身份逐渐成为炙手可热的策划名人,在高校内讲座时,是学生追捧的客座教授。

  16年,昆明的追逃民警虽然换了一拨又一拨,但始终未放弃追踪任岳峰。警方先后抓获两名在逃的同案犯,并还在抓捕另一名在逃嫌疑人。与此同时,杨强的弟弟杨明(化名)辗转各地,打工为生,四处寻找杀兄凶手的踪迹。

  今年5月15日晚,在一场晚宴上,杨明和任岳峰狭路相逢。逃与追逃,就此终结。目前,任岳峰被关押在昆明市盘龙公安分局看守所。在看守所,记者对任岳峰进行了独家采访。

  □回忆案发

  发现死者弟弟私吞营业款

  画外音

  任岳峰1963年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在云南某大学任职。高中毕业后,任岳峰曾做过水电维修工、酒店管理等工作。早年他离婚后,女儿被妻子带走。1997年,34岁的任岳峰开了一家名为阿姐鼓的西餐厅。任岳峰不曾料到,正是这家餐厅,改变了多个人的命运。

  坐在审讯室里的任岳峰,脸色黝黑,穿着粉色T恤,身材发福,和16年前清瘦的样子判若两人,左眼眨眼的频率快得异常,也正是这个明显的特征,让杨明在饭局上一眼认出了面貌已经出现巨大变化的任岳峰。

  记者:怎么和死者有矛盾的?

  任岳峰:我开了一家叫阿姐鼓的西餐厅,让当时的女朋友管理,但是她不怎么管,交给朋友杨明管理。一开始还好,后来我就觉得餐厅的账目不对,明明生意没有变差,但是钱越来越少。这时我还发现,杨明一下子变得阔气起来,问他他说家里做生意有钱。

  有一次我偶然到餐厅查账,发现杨明私吞了店里的营业款。他的哥哥杨强就和我商量,由他出面赔偿我6000元,但是他赔了2200元钱之后就没了消息。我打了很多次寻呼机给他,最后一次他倒是回了电话,说:“要钱要钱,你要拿去修玻璃呀。”因为我的餐厅大门就是玻璃的,我觉得他是在威胁我,于是报了警。

  “我远远听见他摔倒的声音”

  画外音

  1997年6月1日,柯受良成功飞越黄河,晚上阿姐鼓餐厅非常热闹,客人一边吃饭,一边看柯受良的电视采访。任岳峰在店里招呼了一会儿客人,便叫上周某、缑某两人,准备去找杨强要钱,路上遇到被叫做“肖哥”的常客,帮任岳峰一同去要钱。几人一起来到了杨强工作的餐厅阿二靓汤。

  记者:见到杨强后,打起来了吗?

  任岳峰:我们到了阿二靓汤,一群像古惑仔的人先说杨强不在。我直接上到二楼,看见杨强,一问他钱的事他就跑,我就喊楼下的人拦住他。因为店里人多,我怕吃亏,就拦了出租车把杨强带出店。杨强说钱在店里,但是我担心吃亏,就没回店

  里。下车后,我一边付钱,一边和出租车司机商量等一会儿,这时我远远听到有人跑的声音,接着有摔倒的声音,我看见杨强的鼻子流血了。我想可能是摔昏了,就让周某和缑某把他送医院去了。

  记者:你们没打人?是他自己摔的?

  任岳峰:反正我没打人,我当时在付钱。

  记者:你同伙把人送医院去了,你之后干吗去了?

  任岳峰:肖哥说饿了,我就和肖哥去吃夜宵了。

  记者:你说没打人,那为什么要跑?

  任岳峰:我和肖哥吃完夜宵,就准备回店里,但是在大门外看到有很多人,觉得是警察,感觉出事了,我就没敢回店里,连夜跑到大理去了。

  >>警方调查

  任岳峰回述像背演讲稿

  在民警看来,任岳峰的回述太流利了,就像背演讲稿一样。民警说,事发地点,当年是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夜晚没有路灯,任岳峰说他能远远看到杨强的鼻子在流血,这不符合常理。任岳峰强调自己是远远看见的,就是想说明自己没打人。

  被抓获归案的两名嫌疑人周某、缑某交代,事实上,他们在阿二靓汤门口看到杨强旁边还有几个人,任岳峰等人上前和杨强几人打了起来。之后,他们叫了一辆出租车,将杨强拉到昆明金殿后山,几人又开始拳脚相加,将杨强打了一顿。

  任岳峰见杨昏迷,便叫缑、周二人赶快将杨送到医院。而杨强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尸检结果显示,他是被暴力殴打致死。

  案发后,警方锁定嫌疑人任岳峰,并兵分多路寻找他的踪迹。一个月内,就发出了任岳峰的通缉令。

  □逃亡之路

  “越成功越担心被警察抓”

  画外音

  案发后的十多年里,任岳峰一直未和昆明的家人有任何联系。哪怕已经成了冉更生,任岳峰也拒绝和云南发生一点联系,遇上云南的项目或者会议,他一律推掉,从不到云南,从不接触云南人,也再未说过家乡话,只说一口还算流利的普通话。他被抓后,几乎不会说昆明话了。

  记者:这16年过得怎样?任岳峰:恐惧。16年,我没睡过一个安稳觉,越成功越担心被警察抓住。

  记者:为什么去贵阳?

  任岳峰:我是想去深圳的,但当时没钱了,觉得再往前走也走不远了。在贵阳找工作的时候,觉得这个身份证不能再用了,就花50元钱办了一个假身份证,名字是冉更生,后来一直用的这个名字。(他在贵阳落户时,正式用这个名字,将自己的身份“漂白”了。)

  曾经纠结是否去自首

  画外音

  任岳峰称自己身家已有五六百万元,但他一直蜗居在为落户口购买的50平方米的房子里,从未邀请朋友去他家做客,执意不和贵阳的女友结婚。任岳峰深居简出,不爱去人多的场所,喜欢给小区里的孩子讲解写作文。在他看来,写作文也是一件需要忽悠的事,跟他的策划有异曲同工之处。

  记者: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被通缉的?

  任岳峰:到贵阳两年后,有一次去听演唱会,在一张被扔在地上的报纸上看到了我的通缉令,上面有简单的案情,这时我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我很紧

  张也很害怕,当时还在报纸上狠狠踩了两脚。

  记者:看到了通缉令想过自首吗?

  任岳峰:想过,但是很纠结。我不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所以就一直没有自首。

  记者:逃亡期间想念家

  人吗?

  任岳峰:想女儿,我就在网络上输入女儿的名字搜索。但没想到,前妻改嫁给女儿改了名字,所以我从没搜出过女儿的信息,直到押解回昆明,我才见到了女儿的照片。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