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法制现场>正文

女子11年前注射隆胸致残 整形诊所被判赔65万元

A-A+2014年6月17日10:13沈阳晚报评论

  11年前,刚刚成为两个孩子母亲的李女士,到铁西区白雪美容整形外科诊所做了注射丰胸手术。没想到,这个花费不足万元的手术日后会将她的人生拖入深渊。“11年间我不停奔波于沈阳和北京的大医院间治疗,最终因感染严重,将双侧乳房大部分腺体和变性的胸大肌切除,并因此患上精神疾病。”昨天,刚刚拿到最新司法鉴定的李女士找到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讲述了自己因丰胸而被改变的人生,并表示将对当事医生追究相关责任。

  她的遭遇

  第一次手术:好像有“4个乳房”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今年42岁的李女士希望能把时间定格在2003年7月20日之前。那时,李女士刚刚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自己经营着一家汽车修理厂,一家四口过得平静而幸福。

  李女士在生下两子后,双乳出现下垂,有熟人推荐了白雪美容整形外科诊所,说是可以做注射性隆胸,材料好、效果佳、有保障。李女士动了心,并于2003年7月20日到该诊所做了“英吉尔法勒注射隆乳术”,医生为隋某。

  李女士说:“手术后发现效果不佳,而且双侧乳房下方均出现皮下团块,看起来就像四个乳房,同时伴有乳房疼痛和浑身乏力。”

  第二次手术:出现包块有疼痛

  当年10月,白雪美容整形外科诊所为李女士进行第二次手术。另一位医生韩某先从李女士双乳处抽出50ml亲水性聚丙烯胺凝胶,后又为李女士各补注75ml。这两次手术,李女士共花费8890元。

  让李女士意外的是,二次手术后,李女士再次发觉双乳出现包块,并伴有疼痛。2004年1月,经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超声检查诊断,双乳注射隆胸术后改变,注射物大部分位于腺体后方部分浸润胸大肌,建议手术取出异物。愤怒的李女士决定以医疗事故起诉白雪诊所,并在2005年向沈阳医学会申请医疗事故鉴定。

  她的奔波

  2005年鉴定:四级医疗事故

  2005年5月,沈阳医学会出具鉴定意见,认为李女士第一次手术后短期内即出现双乳腺下方包块,不排除存在注射层次不当,第二次手术在注射过程中发现注射腔隙与乳腺下方包块相通,说明第二次补注前,对注入部位是否与该包块相通的问题上判断失误,而再行二次注射,造成双乳软组织内异物置留增多的并发症。李女士双乳腺内多量异物存留,此后果与技术操作不当有关。此病例属于四级医疗事故,医方承担主要责任。随后,李女士因该医疗事故获得120000元保险金赔偿。

  2007年鉴定:构成六级伤残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发的国药监械(2002)409号文件约定,自2003年1月1日起,亲水性聚丙烯胺凝胶只限于具有整形外科手术条件的三甲以上医院使用,而白雪诊所不属于三甲医院。同年,李女士向沈阳市药品监督管理局投诉。该局责令白雪诊所在2004年5月1日前立即停用该产品。2006年,铁西区卫生局在其发出的对区管医疗机构2005年度校验的通报中决定注销白雪诊所。

  2007年,沈阳医学院法医鉴定所为李女士出具鉴定书,认为李女士的损害与白雪诊所的违法用药、重复用药、操作不当存在明显因果关系,李女士已构成六级伤残。

  她的代价

  医生观点:或要多次手术

  李女士的痛苦远没有结束。因胸部持续疼痛、低烧等症状,李女士先后到辽宁省人民医院、沈阳军区总医院、北京协和医院等处就医。2006年11月,李女士在北京协和医院接受了去除异物手术,术中取出大部分胶体,切除双侧大部分腺体及变性的胸大肌组织。术后,医生告诉李女士,她体内的异物已经在身体内渗透,可能出现反复感染,未来可能要多次手术。“看着术后扁平的胸部和尚未痊愈的伤口,我几近崩溃,一个丰胸手术,就要将我今后的人生定格在手术床上吗?我欲哭无泪。”李女士说。

  生意关门,整日失眠

  2008年5月,李女士因继发感染再次在北京协和医院入院手术,取出残留物。频繁的胸部手术,让李女士承受了心理和生理的极大痛苦。“感冒和发烧成为常态,长期服药,身体虚弱的不行,汽修厂已经关门,和丈夫关系恶化,两个孩子也转给老人抚养,整日整夜无法入眠,在家里会突然情绪失控,乱砸东西。”李女士说,从事发开始,她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并多次住进精神类医院治疗。

  病榻上的李女士,时常怀念手术前的幸福时光。李女士说,丰胸失败后的这些日子,她喜欢用“如果”造句,但世上没有后悔药。“我一定要为失败的人生讨要一个说法。”

  她的维权

  法院判赔65万余元

  2010年4月,沈阳市精神卫生中心法医司法鉴定所作出了“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与丰胸失败为因果关系”的鉴定结论。同年6月,辽宁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作出了“由于隆胸术后致精神障碍人格改变,评定为八级伤残”的鉴定结论。

  2010年,李女士将白雪诊所的老板王某,医生隋某、韩某一起告到铁西区人民法院,希望对方赔偿她的医疗费、误工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抚慰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各种费用。2011年7月,铁西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王某赔偿李女士医疗费等共计65万余元。王某不服提出上诉,同年,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

  官司赢了,但痛苦仍在。“经常在睡梦中被胸部的疼痛惊醒。”2014年5月,李女士再次因双侧乳房感染,在沈阳军区总医院对双侧乳房实施大部分切除。同月,李女士到北京协和医院就诊。诊断结果让李女士再度崩溃。“诊断的结果是双侧乳房损伤,完全丧失哺乳功能。我当时就哭了,乳房对于一个女人有多重要,可如今对我来说却已没有任何价值。”

  以“重伤”向当事医生问责

  “医生告诉我,因为填充物已经浸润到骨缝里,并导致部分肌肉变性,不排除未来癌变的可能。”李女士说,她之前咨询过公安部门,要想追究医生的医疗事故罪,必须满足医务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条件。

  “多年前的身体受伤害程度和现在肯定不一样。”2014年6月,沈阳市公安局铁西分局委托辽宁仁和司法鉴定中心为李女士的身体状况做司法鉴定。6月13日,李女士从沈阳市公安局铁西分局拿到了鉴定通知书。经鉴定,李女士双侧乳房隆胸手术后感染致双侧乳房损伤,完全丧失哺乳功能,鉴定为重伤二级。

  中国约30万女士

  注射丰胸留隐患

  解放军二O二医院整形外科主任王杨表示,从1999年至2006年,注射“英捷尔法勒”或“奥美定”丰胸曾风靡一时,许多非法开展医疗的美容院、美容医院、门诊部(诊所)违规将这种注射材料用于丰胸及软组织的凹陷填充。由于注射这种水凝胶利润丰厚,技术操作简单,只需局部麻醉即可完成手术,因此一度到了无论是否适合都予以滥用的地步。仅中国就有约30万女性接受该方式丰胸。

  注射丰胸术常标榜自己“安全可靠”,但其实成功率并不高。据统计,注射隆胸失败的案例占所有隆胸手术失败案例的80%以上。2006年4月3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已全面停止聚丙烯酰胺水凝胶(注射用)的生产、经营和使用。2013年,国家食药监局再次发出警示,严禁使用奥美定。

  王杨说,其所在医院已经为曾做过这种注射丰胸手术引发后遗症的患者做过多起手术。(沈阳晚报、沈阳网主任记者 张晓宁 摄影记者 王 勇)

(原标题:女子11年前注射隆胸致伤残 整形诊所被判赔65万元)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