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法制现场>正文

男子涉售假被拘10天后在看守所内猝死

A-A+2014年9月24日14:27南方都市报评论

  一名46岁涉嫌销售假药的男子,被依法控制并拘留10日后,于8月31日被发现死于宝安看守所。家属称此前已提醒警方男子有严重精神病,且男子猝死前已现征兆,索赔100多万元。警方表示,男子死于呼吸心脏骤停,更具体原因须待法医报告。

  南都独家

  一名46岁涉嫌销售假药的男子,被依法控制并拘留10日后,于8月31日被发现死于宝安看守所。家属称此前已提醒警方男子有严重精神病,且男子猝死前已现征兆,索赔100多万元。警方表示,男子死于呼吸心脏骤停,更具体原因须待法医报告。

  家属称男子猝死前已现征兆

  这名男子名叫陈伟文,于2014年8月18日22时许,被龙华新区油松派出所民警以涉嫌销售假药为由带往派出所调查,20日下午被送往宝安看守所。

  陈的妻子周满英称,丈夫被带往派出所后,她向派出所民警提出陈有严重的精神病,需要每天服药,还带了广东省第三荣军医院(惠州)开的药品送到派出所。但讯问室民警要求出具医院的医疗诊断证明书。周满英称,自己当时并不能提供这份诊断证明,于是民警告诉她,至于陈有什么病,相关单位会处理,出事会送医院救治,要她放心。

  8月19日下午,周满英接到丈夫打来的电话,说事情比较严重,听说要拘留一个月左右。周满英称,她和丈夫事发前在龙华经营一家性用品店,警方带走陈伟文当晚从店里查获了一批药品。

  周满英称,8月29日中午一点多,一名王姓警察打电话给她,称陈伟文身体不是很好,让其写取保候审的申请书交检察院。这名警察称,同时会让检察官联系她。

  随后一名姓衡的检察官打来电话,要求其带上户口本、结婚证、身份证到宝安区检察院某办公室找他。周满英称,她告诉检察官户口本结婚证都在惠州博罗县老家存放,一时拿不到。后来双方约定9月1日周一上班时间九点半到检察院递交资料。

  申请取保候审次日男子死亡

  周满英回忆,8月30日,周到派出所找到王姓警察,由于其文化程度低不会写申请,于是王姓警官帮忙写好了取保候审申请书。

  但次日也就是8月31日上午10时多,派出所两名民警找到周满英,告知其丈夫陈伟文已经在看守所内死亡。

  在和看守所、派出所交涉后,昨日上午周满英和其来自惠州博罗老家的约20名亲戚族人围在油松派出所门口,手拿横幅表达抗议。

  周满英称,9月1日她曾去殡仪馆看过丈夫的尸体,但并未发现明显异常的痕迹。有看守所和警方的工作人员告诉她,如果对结果有疑问可以做法医鉴定并请律师走法律程序,但她想跟对方先谈。周满英表示自己咨询过“懂法律的朋友”,“我们要求他们赔偿115万,少一些可以,但不能少太多”。

  派出所表示控制拘留程序合法

  此前,周满英曾就此事到有关单位多处上访,一份深圳市公安局信访部门的回执显示:“您反映你丈夫陈伟文在宝安看守所羁押期间死亡,要求公安机关依法调查处理。属于龙华分局管辖,根据《信访条例》及《公安机关信访工作条例》,请向该单位提出受理申请”。

  油松派出所内,一位赵姓负责人接受了南都的采访。他表示,警方以涉嫌销售假药的理由,将陈伟文带走调查,事后相关查扣药品均已送交药监局鉴定系假药无疑。8月19日办理拘留手续。次日,派出所依法将其送往宝安看守所。

  他称,家属当时声称陈有精神病史,但当时并未发现嫌疑人有何异常,其妻子声称带了药给嫌疑人。但警方并未接受,“我们告诉她,外面来的药不能乱吃,进了派出所我们必须要对他负责。”同时,民警告诉陈的妻子:拘押看守所之前看守所自然会对其进行身体健康状况的检查。

  龙华油松派出所方面,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仍在积极与看守所、家属一起协商,考虑死者的家庭状况,准备以人道主义关怀给予适当补助,但他同时强调这并不是赔偿,“家属提出要以交通事故的标准来赔偿,也就是要100多万,这是不可能的。”

  派出所这位负责人称,陈的猝死,检察院也介入调查过,警方并无责任,只是视情况予以安抚后事,但家属如果非要将协商视为赔偿,警方将无法接受。

  昨日下午,周满英与宝安看守所相关代表、油松派出所代表一起在油松派出所内进行了协商,但并未取得进展。“他们说只能给个几万元的家庭困难救助,我不接受。”

  争议焦点

  死者患“精神分裂症”

  拘留后未被及时发现?

  出事前,陈伟文与妻子居住在龙华油松社区水斗富豪新村。周满英称,他们曾靠卖小菜为生,去年开始两人白天卖豆腐花,晚上经营一家名为满英成人用品店的店铺。出事前,两人涉嫌非法向外界销售假性药,随即被警方抓捕。

  家属提供诊断证明系被带走之后出具

  周满英对销售违法药品的事实并不否认,此外也有知情人士对记者称,陈被送往看守所后,家属也曾通过各种渠道试图将其从看守所“弄出来”,但均未成功。

  根据周满英对南都的表述,她曾于丈夫被拘次日带了一份丈夫曾就诊医院的诊断证明书,找到办案民警,说陈伟文有精神病,犯病有十几二十年,需要服药。但办案民警表示该证明不具有法律效力,要开具精神病鉴定报告。

  南都记者昨日看到这份诊断证明书的原件,但这份来自广东省第三荣军医院(惠州博罗)的诊断证明书,显示的落款是8月20日,已经是陈伟文被带走之后,显然是事后补的手续。

  这份盖章的证明称陈的主要病情为:乱语、行为紊乱反复发作18年。证明还称“约96年事发精神异常,表现胡言乱语,行为紊乱,曾入住本院诊治均诊断为‘分裂症’,出院后一直在跟踪治疗,病情时好时坏。建议坚持门诊随诊治疗”。

  南都记者查询发现,“广东省第三荣军医院”前身系广东省杨村复退军人精神病医院,为广东省民政厅直属的一所精神病专科优抚医院,属处级事业单位,地址在广东省博罗县杨村镇。这里正好就是陈伟文和妻子老家所在地。

  周满英称,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连续缺药必然引起犯病,但这个重要因素或被警方和看守所忽视。她拿出一袋精神病药物,但这些药物并无法证明系其丈夫所长期服用。

  警方称事发突然 未证实男子有精神病

  到目前为止,警方并未证实陈有精神病的情况。宝安看守所方面人士表示,看守所方面按组织纪律和管理不宜接受采访表态,并建议向上级主管部门了解。

  南都记者随后从宝安看守所上级宝安警方有关人士了解到,男子系因“呼吸心脏骤停”引发死亡,事发突然,男子是否如家属所说有其他病史,需要等待法医鉴定报告做最后结论。

  律师说法

  事件原因应以法医鉴定为准

  广东君孺律师事务所古鹏律师表示,根据《拘留所条例实施办法》(公安部令第126号)第十九条:收拘时或者收拘后,拘留所发现被拘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出具建议停止执行拘留通知书,建议拘留决定机关作出停止执行拘留的决定:(一)患有精神病或者患有传染病需要隔离治疗的;(二)病情严重可能危及生命安全的。对于该事件发生的原因,应该以人体解剖法医学鉴定为准。

  2010年3月,中央综治办、公安部、最高法、最高检等九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综合治理看守所安全管理工作的意见》,要求将看守所安全工作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考评,以解决长期影响和制约看守所安全工作的突出问题。根据相关规定,在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前,需要健康检查的项目有:测血压、血常规、心电图、B超和胸片等。

  同时,古鹏律师认为,对犯罪嫌疑人的羁押,应当以保证刑事诉讼的顺利进行为主要出发点。在确定不能收押的疾病范围时,应与犯罪嫌疑人所犯罪行相联系。对于罪行较轻和人身危险性不大、社会危害性不大,不羁押发生危害社会行为的可能性不大的,可以适当放宽不予收押的范围,以减轻看守所负担和有利于犯罪嫌疑人医治疾病。

   南都记者 李晓敏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