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热点评论>正文

房子:蚁族们遥远的梦

A-A+2014年2月13日16:5821世纪经济报道评论

  “你介意人家说你是‘蚁族’吗?”

  面对本报记者的问题,孙成波爽快地回答:“为什么要介意?本来就是‘蚁族’嘛。”

  这位曾经以为“在北京苦两年可能就差不多了”的年轻人,很快就接受了住房梦想仍很遥远的现实,“在我心中,房子是目标,但并不是压力。”他认为这是大多数人人生的一个必经阶段。

  年轻的“蚁族”们,必须自己学会如何生存。

  6平方米的家

  孙成波现在租住的房屋,位于北京朝阳区广渠路附近一栋六层高的旧民宅里,因为是楼房,而且小区实行了物业管理,外表看不出任何“蚁族”的印迹。

  “一个不到100平方米的两居室里住了8个人,你说算不算‘蚁族’。”孙成波笑着说,两间卧室每间住两个人,客厅被打成了四个隔断,其中一个6平方米的隔断就是自己的家。“仅仅能放下一张床和电脑桌而已。”

  孙成波觉得还算不错,至少房子里有比较大的厨房和卫生间。“很多‘蚁族’住的条件还不如这个呢。”

  记者在唐家岭实地采访时发现,那里一栋三层高的普通民宅所隔出的出租房基本都在30间以上,满租时租户可以达到几十甚至上百人,而且每层只有一个公用卫生间和厨房。有的民宅加盖了一层,但顶层的水压不够,租户还要与下面几层共享公共空间。

  孙成波把话题拉回到两年多前。2007年,孙成波从东北林业大学毕业后和3个同学一起来闯北京。

  “第一个晚上是在网吧过的。住不起宾馆,网吧一人才10块钱,可以写简历找工作,又可以查信息找房子,一举三得。”孙成波自嘲,网吧是这四个热血青年来京后“蚁族”生活的起点站。

  第二天,他们便在一个地下室找到了一个正式合租的居所。“每个月每人200块。”

  “怕对健康不好,我们一个月后搬了出来。”孙成波后来在前门这个很多外地人都向往的地方找到了新的居所,一居室800块,两人合租,一人400块,后来,合租对象走了,800块的房租对于当时月薪只有2500元的孙成波来说实在有点高,租约满了之后就换到了现在的地方。

  目前他的月薪已有4500元,支付350元的月租已没有太大压力。

  孙成波告诉记者,与他一起“蜗居”此地的8个人当中,除了一位40多岁的大姐外,清一色是年轻人,25岁上下,大学毕业不久,月收入2000元至4000多元不等。

  “蚁族”的长长队伍

  和所有“蚁族”一样,孙成波自感目前的居住状态或许在短期之内很难改变。原因很简单,收入低、房价高。

  “现在,大学毕业了还找不到工作太正常了。”孙成波坦言,当初自己也是因为大学毕业没找到工作,没办法才选择和同学来北京“闯荡”,在哪个城市都是“漂”,也许北京的机会大一些。

  来了北京之后才发现,北京并没有满地的工作等着他们去挑挑捡捡,特别是在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情况下,找一个与自己专业对口的工作很难。

  “我分析了一下,可能只有销售工作的门槛比较低,只有降低标准。”孙成波透露,学电子信息化专业的他,来北京一个星期后他找到了一份在广告公司做销售的工作,月薪1500元。

  还好,孙成波的收入增长还不算很慢,工作两年半,呆了4家公司,收入也从1500元、2500元、3500元增加到现在的4500元。

  但唐家岭地区的“蚁族”们,收入更低,普遍月薪都在2000元左右。

  对于孙成波来说,即使是4500元的工资,想在北京城独立租住一间小一居,仍然是一种奢望。他问了一圈下来,较远区域的一居室月租也要1300元左右,套房单间也很少有低于800元的,这几乎相当于孙成波工资的四分之一,更不用说稍好一点的地段了。“在收入没有大的提升之前,这种状态或许还要继续。”

  唐家岭和孙成波折射出了目前大学毕业生“就业难”、“收入低”的现状。大学扩招之后,每年有几百万人的大学毕业生等待就业。今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将达到630万人,而往届没有就业的大学毕业生仍有数百万人。此外,包括北京在内的许多东部大中城市,还有数量更为惊人的农民工。“蚁族”队伍排列得望不到边。

  至于买房的想法,孙成波坦言,“房价太高了,现在还没有想过。”

  中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70个大中城市的房价累计涨幅为24%。与抽样得来的政府统计数字相比,北京的实际涨幅更为惊人。2009年,北京楼盘房价上涨50%甚至翻番的不在少数。

  高房价无疑仍是“两会”的焦点话题。北京市工商联副主席、锡华实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市二十一世纪实验学校董事长张杰庭“两年内北京四环以内房价将达到每平方米4万元”的言论激起舆论千层浪,但张杰庭的预测并非空穴来风。目前,连北京通州、昌平、大兴、顺义、亦庄、石景山、丰台等几大近郊区域的房价,也已直逼每平方米2万元。

  一套动辄百万元以上的房子,是孙成波们无法企及的。最让“蚁族”们没有安全感和归宿感的是,由于没有北京户口,虽然政府的保障房建设力度空前加大,但政策很难惠及到这部分人群。孙成波感叹地说,不敢奢望这些政策能轮到自己头上,哪怕是公租房、廉租房。

  有梦想就有希望

  令孙成波们欣慰的是,政府已经关注到了他们的存在。

  2月27日,温家宝总理与网民在线交流时坦言,自己也知道所谓“蜗居”的滋味。“去年房价过快上涨,民众的心情我非常理解。”他还说,“我有决心,本届政府任期内能把这件事情管好,使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使房价能够保持在一个合理的价位。”

  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齐骥透露,今年各类带有政策性和保障性住房的数量,包括限价普通商品住房、经济适用住房、公共租赁住房、廉租住房,再加上即将启动的城市和工矿棚户区改造,共计将有600万套房子开工建设。

  “蚁族”们关心的是,保障性住房能否向外地户口的留京大学毕业生敞开怀抱?

  “两会”期间,北京市规划委主任黄艳表示,今后公租房在北京政策房中将占主导地位,今年建设50万平方米。而唐家岭等城乡结合部,将建公租房提供给外地人口和大学毕业生。

  本报记者同时获悉,今年北京市将试点为外地留京人员配建廉租房。海淀区唐家岭将成为此类新式廉租房的首个试点,未来此模式将向其他外来人口聚集的城乡接合部推广。

  每一代年轻人自有其成长方式。仅仅两年多时间,孙成波迅速成熟起来。孙成波告诉记者,2007年他们所谓的“苦两年就差不多”的“差不多”,就是“月薪上万”,虽然梦想差距甚远,但此时的孙成波,在职业选择和事业思路上,已有了方向。

  “第一份工作是做销售,但很快发现自己并不适合,于是试着向策划方面转型,结果发现自己挺喜欢也比较适合这份工作。”谈到这里,孙成波开始轻松起来,“现在呆的这家公司还是被前任领导带过来的,这种认可让我对未来非常有信心。”

  和一些放弃北京,回到老家的朋友不同的是,孙成波还是打算留在北京继续打拼。同时,他也认为,无论去与留,都是对人生道路的一种选择。“有选择就有希望,年轻人最怕的就是迷茫。”

  孙成波告诉记者,从去年年底,他的收入有一些节余了,“房子也是自己的目标,但并不会成为压力。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