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生活万象>正文

男子爬40米高塔吊不吃不喝30多小时讨要工程款

A-A+2013年10月24日16:04云南网评论

  网友“一片天”:芒市建工局承包的南蚌路附近的芒市保障房工地,一个工人因没有讨要到工资爬上了约40米高的塔吊,已经30多个小时没吃没喝,现在劳动监察队的工作人员在现场。

  看到这条线索时,小Q无法想象,在那么高的地方,呆30多个小时,这位工人是怎么度过的?下雨了,肚子饿了,想上厕所了,晚上睡觉等等,怎么解决。难道就因为讨不到工资就冒着生命危险这样做,值得吗?

  小Q拨通了远在芒市、且身处约40米高的塔吊上小刘的电话,跟他详聊了40多分钟,并多次劝他别在冒着生命危险呆在塔吊上了,赶紧下来。“我不是为了钱,我是为了信用,讨不到钱,我无法向跟着我干活的60个弟兄交代,他们以后再也不会跟着我干活了。”小刘哽咽着说,如果我体力不支掉下来,我的家人只能让他们自己照顾自己了。

  寻找 工地上塔吊太多,未找到小刘

  昨日中午时分,小Q接到报料后赶至芒市南蚌路附近的芒市保障房建设工地。由于正值下班时间,三三两两的工人正从工地走出,准备去吃午饭。小Q向工人们打听,确认这里就是芒市保障房工地,但当问到有没有人爬上塔吊讨要工资时,工人们都说不知道。这是一片巨大的工地,记者看到,工地上塔吊林立,初步估计有30多个塔吊,记者仔细观察都没发现哪个塔吊上有人。

  小Q联系上小刘,他说自己在塔吊操控室里,但小Q找了半天,仍未找到小刘在哪个塔吊的操控室里。网友“一片天”告诉小Q,她上午在工地上时,曾看到小刘在塔吊臂上,地上散落着许多传单,上面写着他的电话和姓名,以及讨要工钱的事。

  连线 睡觉时用绳子绑在身上

  “我是22日凌晨3点悄悄爬上来的,白天怕被人发现。”小Q按照传单上的电话打过去后,小刘接起来了。他说,他是湖南人,国庆期间曾为讨要工钱一事爬过一次塔吊,在上面呆了10多个小时,后来老板承诺帮他解决问题,他就下来了,可谁知现在20多天过去了,还是没拿到钱。

  “我这次是铁了心了,拿不到钱绝不下去。”小刘说,他上去的时候,带了一瓶水、一件外衣、一条绳子。下雨的时候,他就躲到塔吊上的一个小屋里。晚上睡觉时,为避免掉下去,就用绳子绑在身上。

  “我不敢让我的家人知道,他们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我在塔吊上。”小刘说,在他只有两岁的时候,母亲就过世了,是父亲把他拉扯大,父亲今年已经78岁了。他担心老人家知道会受不了。“我媳妇带着5岁的儿子在外地打工,我上塔吊前打电话给她,说这些天活计忙,千万不要给我打电话。”

  “昨天感冒了,没胃口,不想吃东西。现在挺过去30多个小时后,肚子饿了,我让他们送东西过来。” 小刘说,从他上去后,工地上的人、老板、警方等就知道了,轮番守在下面。“我不想和他们发生冲突,于是让他们将吃的东西放在塔吊下面,然后让送东西的人离塔吊四五米远,再下去拿东西上来吃。”

  他说 一定要对兄弟们有个交代

  说起上塔吊的原因,小刘说,“这帮兄弟全都是我从老家带来的,跟着我到离家千里之外的地方干活,那是对我的信任。他们从5月份来到芒市做工程,老板共欠我们14万多元,我自己的只有5万元左右,其他的都是兄弟们的工资。”小刘说,因开销太大,弟兄们都回老家去了,只有他留在芒市。

  兄弟们知道小刘爬塔吊讨工钱的情况后,纷纷打电话给他,让他要不着就不用要了,劝他下来。而小刘认为既然冒着生命危险爬塔吊,不止为了钱,更是为了兄弟们对他的信任。“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我已经欠下房东的房租和饭钱了,但房东也劝我不要爬塔吊了,要得到钱就还上,要不到钱的话房租和饭钱都不要我还了。”小刘说。

  “赶紧下来吧,讨要工钱的事可以通过正规途径解决,如果你一不小心掉下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想想你的家人,生命没有第二次啊。”通话中,小Q多次劝小刘赶紧下来,他抽泣着说,从心里感激小Q劝他,但一定要对弟兄们有个交代。

  回应 劳动部门称曾多次调解无果

  小Q通过小刘了解到了工程负责人之一的黎某的电话,电话里,芒市劳动监察大队一个姓罗的负责人告诉小Q,小刘的事情不属于劳资纠纷。起初,小刘和另一个承包人合伙承包某工程的木工小班组,工程进行了一段时间后,工人由于不适应当地的气候,纷纷要求走人。工人走后,所有工资都已经全部付清。

  “后来,小刘和他的合伙人要求进行工程核算,最后核算出来18万元,扣除人工工资,两人还欠下工程借款12万元,据此,小刘提出政府赔偿他各种损失,第一次提出10万元,第二次提出14万元,现在他要求有关方面赔偿他25万元的各种费用。”该负责人说,此事经芒市信访、劳动监察、建设等多部门联合协调商量,几次都已达成协议,但快要签字时,小刘又以各种借口拖延不签,直至现在他采取这种极端的做法要挟。现在,有关部门和工程承包方已进一步和小刘沟通,希望理智平和地处理好这个事情。

  夜幕降临,截至发稿时,小Q再次致电小刘劝他下来,他说:“问题没解决,我不会下去。”

  记者 项陆才 钱记平(春城晚报)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