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生活万象>正文

女子骗婚6年先后“嫁”给7个省22个男人

A-A+2014年5月9日14:21荆楚网-楚天都市报评论

  监利县33岁女子小芳,肤白高挑,略有姿色。6年来,她先后“嫁”给7个省的22个男人,最短的“婚姻”不到一个月,最长不超过3个月。

  每次短暂“婚姻”背后的操盘手,是小芳的干妈,监利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媒婆董英。频繁操持小芳相亲出嫁,是因为有丰厚的彩礼可收,钱到手后,小芳就跑回来和干妈分成。

  直到今年3月,小芳报警称干妈欠钱不还,这才揭露一个利用结婚为幌子的诈骗的团伙。

  自小丧母的小芳本过着漂泊无依的生活,认识董英后以为找回了母爱,没想到成为牟利工具。而22个男子,也大多是农村贫穷身残的困难户,年纪大了只想花钱讨个老婆,可惜耗尽家财一场空。

  年轻女子报警要讨回结婚彩礼

  3月底的一天上午,监利县分盐镇派出所来了一名年轻妇女报警。

  “我干妈欠我钱,你们帮我要回来。”该女子自称叫小芳,是该镇人。

  所长张天树仔细询问得知,小芳口中的干妈叫董英,住在监利县城区,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媒婆。

  小芳告诉民警,去年2月3日,经董英和湖南汩罗市人胥山介绍,她与汩罗市红花乡男子黄良在监利见面相亲,黄良比小芳大5岁,看上去很本分。

  黄良家地处闭塞落后的山区,生活贫寒的他一直没有娶妻。刚开始小芳并不同意这门亲事,但董英认为黄良老实憨厚,便做小芳的工作,小芳这才点头同意了。

  去年2月4日,小芳与黄良到监利县民政局办理了结婚手续。当晚,新婚的夫妻和两个媒人租车来到黄良深山的家中。

  黄良的妈妈看见儿子带回年轻的媳妇,满心欢喜,她当场给董英和胥山各封了一个1000元红包以示谢意。

  随后,胥山将黄妈拉到一边说,小芳从小没有了母亲,是董英一手将她拉扯大的,应该给董英一些彩礼钱。

  “应该的,给多少呢?”黄妈一个劲地点头。

  “不低于3.5万吧。”胥山说。

  “我家里只有8000元,明天去找亲戚凑,行不?”见黄妈妈答应,胥山便说,那得快一点,不能拖久了。

  去年2月25日,黄良四处借钱,加上自己在外打工攒下的积蓄,凑齐3.5万元彩礼钱,让胥山交到董英手上。

  董英拿到彩礼后,给了胥山5000元,又答应给小芳1.5万元,然后返回监利。

  三天后,小芳的父亲突然去世,黄良连忙携小芳赶回分盐镇奔丧。小芳借这个机会找董英要彩礼分成,但董英以给小芳买衣服、吃饭消费掉为由,拒绝分钱。

  丧事完毕后,小芳随黄良返回汩罗。此后,小芳多次电话联系董英要求分钱,但一直遭到拒绝。

  为此,小芳才到派出所报警,希望民警帮她要回彩礼分成。

  婚后一个月就装疯卖傻闹离婚

  见面第二天就拿结婚证,为何这么仓促?彩礼钱应该归女方家,媒婆为何不愿交出?听完小芳的介绍,民警脑中蹦出一个个问号。

  见民警将信将疑,小芳抖出了一个更惊人的内情:董英给她介绍过很多男人,2007年至2013年她嫁了22个男子,每嫁一个,董英都会给她几百至几千元彩礼钱。

  这很有可能是一个利用结婚作为幌子,涉嫌诈骗的团伙,张天树决定立案侦查。

  民警找到黄良时,他已外出打工,为结婚他欠下了1万多元的债务,这时不得不努力挣钱还账。说起自己结婚没多久就跑掉的老婆,黄良一脸辛酸。

  原来,小芳嫁到黄家后,成天不洗澡、不洗头,天天除了睡就是吃,一点活也不干,更不让黄良碰她。

  虽然如此,黄良还是尽量讨好她。婚后一个月,有一天小芳去汩罗市散心,结果在外过了一夜才回来,夫妻为此争吵,黄良动了粗。小芳便提出离婚。

  为了尽快离婚,小芳甚至装疯卖傻,她蓬头垢面在村里抢男人的烟抽,用脚踢别人家的门。

  黄良终于忍无可忍,提出如果退还2万元彩礼,就可以离婚。小芳打电话给董英,却遭到董英的拒绝。

  去年4月中旬,小芳趁黄良不备回到监利。她多次找董英要1.5万元的彩礼分成,都未能如愿。

  黄良告诉民警,小芳逃走后,至今也没有与他办离婚手续。经打听,董英是个“地头蛇”,所以,他不敢追到监利讨回公道,只得外出打工先还债再作打算。

  民警调查还发现,从黄良家逃回后,小芳曾与监利周老嘴的一男子同居。

  干妈授意干女儿假结婚骗彩礼

  随着调查的深入,案情逐渐清晰。

  2001年,中专毕业的小芳与监利县周老嘴的李明办了喜酒,但未拿结婚证,第二年她生下了一个儿子。

  2003年,孩子会走路后,小芳却不想干活,李明便将她赶出了家门。为了生活,她只身来到监利县城,当过清洁工,洗过盘子,日子过得十分艰辛。

  2007年,小芳的父亲找到媒婆董英,请她帮忙为女儿找个婆家。见小芳相貌不错,董英便认她为干女儿。

  不久,安徽霍丘一名老光棍托人找到董英,希望帮忙找个能生孩子的女人。董英将眼光转到了小芳身上。

  小芳起初并不同意,董英便做思想工作:“顶多去2个月,回来就分彩礼,一点都不累。”在她的软磨硬泡下,小芳踏上了骗婚骗彩礼的贼船。

  临行前,董英向小芳面授机宜:不洗澡、不干活,不让男方碰,以免怀孕,每天抽两包烟,如果男方还不嫌弃的话,就装疯卖傻,逼男方退婚。

  如果男方仍然能够容忍,只能偷偷逃走,实在无法逃走,就给董英打电话,退一部分彩礼。

  霍丘男子给了2.4万元彩礼,小芳“嫁”了过去。事后,小芳依计行事,前两招用上,但不奏效,于是她寻找一个时机,偷偷跑回监利城,董英给她租了一套房子,管吃管住,还给了她6000元。

  4个月后,安徽六安市的一名智障男子娶了小芳,对方也给了2.4万元彩礼。小芳如法炮制,偷偷跑了回来。

  此后,董英相继给小芳介绍婆家,小芳均依计行事。6年来,她先后嫁给了山东、湖南、湖北、辽宁、浙江、江西、山西等地男子,这些男子,要么年纪大,要么家境贫寒,要么身体有残疾等。

  多数时候,小芳不与男方拿结婚证,为的是减少离婚的麻烦。

  花钱讨老婆折射人生困境

  6年来周旋于22个男人,小芳过的是怎样的一种生活?她去派出所报警讨要彩礼时,向民警坦露过心声。

  小芳在母亲去世后,跟父亲生活。由于得不到母爱,她从小就感到很孤独,第一段所谓婚姻也很快触礁。

  此后,她像浮萍一样,随波逐流。遇上董英,成为她的干女儿后,她以为从此有了母爱,但不想从此滑向深渊。

  起初,她知道这是骗婚,后经不住董英的利诱,一步一步滑入深渊难以自拔。

  她说,自己其实是一个很讲卫生的女人,但为了尽快逃走,她经常一个月不洗澡、不洗头。有时还装疯,目的是想让男方将她“休”掉,男方一旦中计,彩礼钱便顺理成章进了腰包。

  随着一次次的“嫁人”,小芳变得麻木了,每次成功,董英都会给一部分钱她花,比起打工洗碗的收入高多了。

  但民警说,小芳与干妈董英骗来的彩礼,大部分进了董英的腰包。董英虽然没有任何工作,却在城里买了100多平方米的房子。

  事实上,骗婚风险也挺大。小英有两次逃跑被抓,挨了毒打。

  一次是2007年嫁到霍丘,逃跑时在山里迷了路,被男方抓回后,遭到一顿毒打。小芳向董英求援,董英将彩礼钱退给男方1万元,小芳这才得以脱身。

  2008年,小芳嫁给河南一名40多岁的男子,偷偷跑回监利后,对方赶到监利抢人,董英出面后,双方还发生严重冲突。

  民警说,小芳和干妈害人害己,最终将受到法律的制裁,此案折射出农村贫困男子花彩礼讨老婆遭遇的困境,给世人警示。

  目前,董英和胥山已被刑拘。警方在继续调查小芳。(文中当事人除民警外皆为化名)

(原标题:监利女子骗婚6年“嫁人”22次)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