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生活万象>正文

职业病死者因拿不到死亡证明在殡仪馆停滞23天

A-A+2014年6月27日12:11南方都市报评论

  作者:邝蔚丹 高贵彬

  前日,在广州市殡仪馆银河园2号厅,马建芳再次要求看一看冷藏防腐的遗体。躺在玻璃棺中的男子是他的弟弟马建林,体重不足8 0斤,保持着去世时张着嘴渴望呼吸的姿势,额头处呈深灰色。

  马建林的二嫂,听到了他留在人世的最后一句话:“去,去叫护士。”那个时候,他浑身是汗,脸色瘆人。事实证明,这句求生的话,耗尽了他最后的力气。

  他最后的时光,除了一台电视,就是一扇被防盗网割裂的窗户。窗外伫立着几株蓊郁的芒果树,偶尔引得几只小鸟停落,极少有人烟。“那个防盗网不是为了防盗,是用来防止自杀的。病人到了晚期,承受不了身体的痛苦,会用最后的力气跳下去。”医院的梁主任补充说。

  6月2日,70岁的父亲马长志跟他絮叨:“马上就要过生日了,你可要坚持啊。”马建林没有回话。6月3日一早,马建林又进行了一场抢救。高频率的抢救钝化了马长志对儿子病情的判断:“都抢救这么多次了,每次都能挺过去。”这句话,在当日下午1时45分开始的第二场抢救里失效。

  前日,在广州市殡仪馆银河园2号厅,马建芳再次要求看一看冷藏防腐的遗体。

  躺在玻璃棺中的男子是他的弟弟马建林,体重不足80斤,保持着去世时张着嘴渴望呼吸的姿势,额头处呈深灰色。

  马建芳绕着遗体转圈:“怎么就变了呢?前几天来看的时候还跟活着的时候一样。这怎么颜色都变了呢?”他挥手招呼二哥二嫂:“快走,让他们把他放下去冻着。”

  “遗体腐变是正常情况,放的时间久了都这样。”工作人员催促马建芳尽快办理火化。“你上次申请的寄存期是15天,现在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要么申请延期寄存,要么尽早进行火化。”如果不采取措施,寄存的遗体将被当做无人认领,由殡仪馆火化,火化后,骨灰保存三个月。

  三个月之后呢?马建芳没敢往下问。他知道,以现在的情况,弟弟马建林的遗体不可能像样地保存三个月。

  尘肺病患者马建林在经受3年半的病痛之后骤然离世,家属悲痛之余望携其骨灰回河南老家办葬礼,意外得知死亡证明不全无法火化。

  家属责骂雇佣方拖欠医院医药费导致医院拒开证明,雇佣方称逝者已享受应有的工伤保险待遇家属有讨钱之嫌,医院则明确表示愿意出具死亡证明,但家属不愿签署死亡证明领取书。

  逝者马建林的遗体在殡仪馆停滞了23天,直至昨日才有望被火化。昨日,医院为马建林出具了死亡证明。

  尘肺病亡

  马建林再也没有机会过他的36岁生日了。

  2014年6月3日14时56分,距离他36岁生日还差7天,他的生命画上了句号。

  “他张着嘴,伸着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马建林的父亲,70岁的马长志模仿着小儿子最后的动作,一只枯瘦的手举起来,另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脖子,眼里汪着泪水。

  如果不是小儿子在医院没人照顾,这个来自河南省内乡县杨集村的老农民,还在田里和67岁的老伴种玉米。

  马建林的二嫂,听到了他留在人世的最后一句话:“去,去叫护士。”

  那个时候,他浑身是汗,脸色瘆人。

  事实证明,这句求生的话,耗尽了他最后的力气。

  在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出具的死亡证明上,马建林的死亡原因为:呼吸衰竭、肺部感染、矽肺三期。从发病到死亡的间隔时间为3.5年。

  矽肺又称硅肺,是尘肺中最为常见的一种类型。尘肺病在卫生部公布的数据里,发病率高居我国职业病之首。2013年广东省所报告的596例新发职业病中,尘肺病294例,占比49.3%,具体到广州,2013年有151例新发职业病,其中尘肺病95例,占比62.9%。

  停尸23天

  马建林的三哥马建芳,拿出五张皱巴巴的火车票退票存根:“我父亲,我过继出去的二哥,我老婆跟我表侄,都打算把他火化了回去办丧事的,结果去了殡仪馆,人家说死亡证明不齐全,不能火化。”彼时,马建林已经在殡仪馆躺了17天。

  “我们跑到医院去要证明,人家说要把医药费结清才能开死亡证明。”马建芳出示的录音中,一位女声表示,如果医药费不结清,不能给证明。

  马建芳在录音中失控:“是不是十年不结清,十年不开证明?”

  未结清的医药费累计22.4万余元。

  马建芳从一叠厚厚的资料中找出一份医疗费用责任证明,他那张黝黑的圆脸上写满了肯定:“钱就应该他们单位出。”

  这份于2011年1月10日签署的医疗费用责任证明上,广州宏镁珠宝饰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镁珠宝”)的代表苏木发签字确认,员工马建林在职业病院治疗的所有相关费用由公司承担。

  “他这个病就是要休养好、心情好、营养好,就可以了。”苏木发在电话里的声音不紧不慢。他说,“我已经做到我该做的了。”资料显示,在广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所确定的马建林从2010年12月27日至2012年12月27日为期两年的治疗期中,苏木发支付了住院产生的所有费用64.8万余元。

  “这难道就是我弟弟在他那里干了快十年的卖命钱吗?”马建芳红着眼质问。

  他讲述,初中毕业的弟弟2001年到广州,打过一些杂工后,于2003年11月进入宏镁珠宝做冲胚、切石直到病发。

  “干他们那行的好多都得这个病。”回忆起当初马建林被确诊尘肺病后,数十位工友集体辞职的事情,马建芳摇着头。

  70万赔偿

  今年3月11日,马建林获得花都区社会保障基金办公室给予的一次性伤残补助等赔付73.9万余元。

  关于生病赔偿的问题,马建林生前还和单位在花都区法院打了官司。马建林索赔170余万。2014年4月21日,花都法院一审判决,因马建林已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单位方面可予以5万元的精神补偿。这和马氏一家期待的170余万出入极大。

  马建芳反复翻看判决书的复印件,自顾自地呢喃:“我表妹夫和那个律师一起写的诉讼书挺好的,为什么没有赢呢?”

  说话温吞的苏木发听到马建芳的名字语调则一下子就提高了:“他就是个无赖!”他讲述,当时通知家属来看望患者的时候,“他一个做哥哥的还要让我给他出差旅费,才来看自己的弟弟,你说他是个什么人?”

  在他看来,马建芳就是一个“讨钱的”。不仅自己讨,还找了一帮人帮他讨:“我看他们现在就是拿着70多万,分赃不均。马建林当时住院本来两年到了就可以出院了,没什么问题的。”

  医院对于马建林生前已获得73.9万伤残补助的事情则毫不知情,也否认发出过马建林“病情好转,可以出院的通知”。甚至在宏镁珠宝停付医药费12日之后,马建林的医嘱单上仍写着“病重”。

  马建芳对今年3月收到的70余万赔付款并不隐瞒。他说,“我弟弟生前交代这笔钱留着给爸妈花。有这个钱我们也不会给医院,这不该我们给。”

  但这笔钱在苏木发看来,本应让马建林“回老家休养了,可以娶个老婆过日子”。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