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生活万象>正文

男子承包农家乐起经济纠纷被20多人群殴

A-A+2014年8月19日11:48华商网-华商报评论

  “今儿几号了?”8月14日,渭城区的魏先生正在家看人打牌,七八名陌生男子进入房间问完这句话后,便将他拉到家门口进行殴打,随后将他抬上车拉走,扔到野地里。

  20多人手拿木棍、砍刀“抢人”

  家住渭城区北杜镇靳里村的魏先生在家开了个商店和棋牌室。8月14日下午6时许,他正在棋牌室看村民打牌,“进来七八个小伙子把我往出拉。”17日,魏先生说,看到他在反抗,其中四五个人拿拳头打他的胸部及头部,随后又来一帮人帮忙把他往车上塞。

  “人家就问了一句今儿几号了。”当时正在打牌的殷师傅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魏先生已被几个陌生人拉到门外,他连忙上前阻挡。“我问了一句干啥的,一个小伙拿着木棍指着我说,没你事,不要管。”

  殷师傅称,这时,他才发现对方开来的4辆车上有20多个人,这些人手里都拿着橡胶棒、木棍、砍刀等器具,他于是赶紧拨打电话报警。

  魏先生的妻子梁女士当时也在家里,看见有人将丈夫往外拉,“我赶紧就往出跑”,梁女士称,对方都是年龄不到30岁的小伙子,自己根本到不了跟前,只能眼看着丈夫被带走。

  魏先生被抬上车后仍在反抗,用脚蹬着车门,一位村民拽着还未关的车门,而对方却启动车子,将村民拉了十几米远后甩在地上。“胳膊腿都摔伤了。”这位70岁的村民指着自己的伤口说,“从人进来被带走,前后不到10分钟。”

  魏先生被拉到一个坡上后,同辆车上除司机外的3人又将他打了一顿。随后,他被拉到一辆没有座位的面包车上,被带到周陵镇陵召村一个养狗的养殖场。

  被扔野地借电话向家人求助

  进入养殖场,被两人控制的魏先生看到了之前从他手里承包农家乐的朱某。朱某在他脸上打了4拳,“脸都没有知觉了。”魏先生称,自己一颗大门牙也被打掉,随后,一帮人又对他拳打脚踢,“人特别多,打了五六分钟,还有一个人踩到我的腰部,感觉腰跟断了一样。”

  意识渐失的魏先生,朦眬中感觉对方用衣服蒙在自己头上,又用一个床单包住他的头部。不知过了多久,魏先生被拉到一个类似于地下室的地方。几分钟后,朱某进来问了一句“服不服”,魏先生没有接话,“两个小伙子又想打我,朱某看我满脸是血,于是说不要打了。”

  此时,魏先生再次被对方蒙上头带上车。大约半小时后,“感觉把我拉到了野地里,叶子刷着身体。”魏先生称,对方让他蹲着不要动,十几分钟后,听见没有动静的他,才将头上的床单取下来辨别方向,然后从地里爬到马路上,向路边一个单位的门房借了电话,向侄子求救。当时已是晚上9时许。

  “面部、腰、膝盖全部受伤,两只脚都没穿鞋。”魏先生的侄子说,他立即将叔叔送到延安大学咸阳医院。

  因承包农家乐起纠纷

  17日,躺在病床上的魏先生眼部周围青肿,说话有点费力。魏先生说,打他的朱某,正是从他手里承包农家乐的老板。

  魏先生回忆,2008年,他从司某处承包了位于迎宾大道司魏村北边的一处农家乐,2012年5月,他将农家乐转租给朱某,朱某一次性付给他一年承包费13.8万元,而2013年5月至2014年5月的费用,朱某并没有给他,而是直接给了房东司某,他向司某确认后,再也没有向朱某要钱。

  今年4月份,农家乐面临拆迁。魏先生称,4月26日,他拆农家乐冷库时,朱某问他:“还没到期的承包费咋算?”由于当时朱某并没有将钱给自己,他便认为此事和自己没有关系,“当时,七八个人把我围住说必须给钱,还把我的车钥匙拿走了。”

  双方僵持了两个小时后,魏先生想起自己是和朱某父亲签的合同,便打电话给对方。“他爸派了两个人过来,说不要硬来。”魏先生称,沟通后,他先给对方打了3万元的欠条,第二天找朱某父亲谈此事。“他爸说我以后不用管了,叫他娃不用找我了。”

  一个半月后,有两个人向魏先生索要“欠款”,无奈之下,魏先生再次给朱某父亲打电话,“朱的父亲说不用管。”魏先生说,他也就一直没有给对方钱。

  梁女士称,之前有人到家里闹了几次,三四天前,他们还找了个中间人说事,但中间人去外地出差,称回来后再说,朱某也答应了,“没想到就被打了。”

  魏师傅被医院诊断为:左眼泪小管断裂、右眼睑挫裂伤、左眼眶内侧壁骨折等6处伤。

  “发生纠纷后才打电话叫人的”

  对于魏先生的说法,朱某父亲并不认可。他称,司某是房东,魏先生是二房东,他们从魏先生手里以每年十几万的价格租了农家乐,魏先生从中赚取差价,但魏先生并没有将本金给够司某,差了5万元。拆迁时,他们要搬东西,司某就管他们要钱,说他们不能搬走。无奈之下,他们先替魏先生垫了5万元给司某。因此,魏先生要将5万元返还给他。

  朱某父亲称,由于魏先生说自己没有钱,最后就商量说把垫款减到3万元,并让其打了欠条。朱某父亲称,打了欠条,魏先生却一拖再拖不给钱。8月14日去要钱时,村民把车给砸了,“发生纠纷后,才打电话叫人的。”

  对此,魏先生称,他每年付司某租金11.6万元,而他以每年13.8万元转租给朱某,但他并没有欠司某的钱,另外,朱某垫钱没有通过他,因此,垫多少钱和自己并没有关系。昨日,华商报记者在养狗的养殖场未找到朱某本人,也未联系上司某。咸阳市公安局渭城分局北杜派出所一负责人称,此事目前已立案调查。

  华商报记者薛望

(原标题:正在家中看人打牌被多名陌生男子殴打带走)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