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生活万象>正文

女大学生失踪1小时后被找到 浑身是伤昏倒路边

A-A+2014年11月22日15:40金羊网-新快报评论

  11月19日凌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的16岁女生熊仪突然失联,事件引起广泛关注。经过各方的努力寻找,时隔48小时后,熊仪昨天凌晨终于在一家医院被找到。据悉,熊仪在失联当天的凌晨3时许,已被好心人在距离失联位置1公里的黄石东路发现。当时熊仪满身是伤,昏倒在地,后救护车将其送院治疗。目前,熊仪仍在昏睡当中,白云警方已立案作进一步调查。

  孩子在医院找到了

  11月21日凌晨1时许,距离熊仪失联已过去将近48小时。熊仪的父亲熊先生和众多亲友,依然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北校区附近苦苦寻找她的踪迹。就在此时,熊先生突然接到警方电话:“警察说有一家医院收治了一名无法确认身份的年轻女子,极有可能就是熊仪。”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将近30小时没有睡觉的熊先生顿时精神起来。

  一家人急忙赶往位于机场路的白云区第一人民医院。十多分钟后,在8楼的外科重症监护病房内,一名因全身多处挫伤而缠着纱布,头发因为颅内检查而被剃光,身上插满生命体征监护仪器的女生双眼紧闭躺在病床上。熊先生说,虽然已面目全非,但他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女儿,他顿时激动得热泪盈眶。

  清晨5时29分,在向主治医生了解熊仪的生命体征已经平稳后,熊先生悬在心中的大石暂时落了下来。他随后向参与帮助寻找熊仪的所有亲朋好友、热心市民,发短信报平安:“熊仪找到了,受伤昏迷中,目前在医院,谢谢你们。”

  被发现时满身是伤

  一时间,很多亲友带着祝福与问候从四面八方赶来医院。昨天上午8时,院方一名主治医生向众多守候在医院的亲友们,简单透露了熊仪的病情以及当时收治熊仪的经过。

  据医生介绍,白云区第一人民医院的120救护车于19日凌晨3时,在白云区白云大道北路段陈田牌坊对出位置收治了熊仪。熊仪被发现时满身是伤,且伤势大部分集中在身体右侧,其中头部右侧的肿胀与右侧腹部的伤口最为明显。

  由于熊仪还未成年,并且没有带身份证出门。无法联系上孩子的家属为手术治疗签字,医护人员只好将熊仪暂时安置在重症监护室,维持其生命体征并以“无名氏”的身份为熊仪挂号入住。

  已经转院准备手术

  根据医院提供的病历显示,熊仪送院时诊断为蛛网膜下腔出血,多发颅内出血,右尺骨鹰嘴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熊先生说,熊仪虽然眼睛有时会睁开,但是意识模糊,对父母的呼唤也没有反应,四肢会出现不自主活动,并有大小便失禁的情况。“颅内有瘀血压迫神经,想要尽快康复,可能还需要转往上一级医院动手术。”得知熊仪的病情较重后,大家的心又悬了起来。

  昨天上午11时,经过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派出的工作小组全力协助与联系接洽,熊仪最后被安排前往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一路细心陪伴护送熊仪的表哥小周,看着表妹几经波折再一次被推进了急诊重症监护室,脸上写满了牵挂和担忧。“她才16岁,我们从小一起玩到大,每周她放学回家,我都带她出去玩,可现在……”小周忽然哽咽,说不出话来。

  目前,熊仪仍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而家属们则一直守护左右。这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但至少一家人已经团聚。

  救人司机

  看到熊仪躺在靠路边的车道中间

  “当时以为她喝醉了”

  熊先生告诉新快报记者,事后据他了解,当时是一名年轻男子开车经过黄石东路时,发现了熊仪躺在马路中间一动不动。他于是下车将熊仪扶至人行道上,并帮忙报警。救护车到达现场,这名年轻男子目送熊仪被抬上车后,才驾驶一辆车牌为“粤R KV728”的小车离去。“他的行为,等于救了我的女儿。”熊先生说。

  昨晚9时许,熊先生联系上了这名将熊仪扶至路边的小车司机,他叫陶金星。据其介绍,当时他从海珠区驾车经过事发路段,看见一女子躺在靠路边的车道中间。“本以为她是喝醉了,不打算搭理,后来觉得太危险,便掉头回去。”陶金星下车后,与身后一名正好从出租车上下来的乘客一同将熊仪扶至人行道。这时候,又有路过的三名男子见状,赶紧上来帮忙。“我只是其中一个帮忙的路人。”熊先生通过电话对陶金星表示感谢的过程中,对方显得非常谦虚。

  警方通报

  伤者意识不清 警方立案调查

  新快报讯 记者刘操 通讯员白公宣 龚宣报道 广州白云警方昨日通报,11月19日凌晨失踪的广外学生熊某(女,16岁,四川人)已找到。19日22时许,事主孟某(女,四川人)向白云警方报警,称其女儿熊某于19日凌晨在白云区白云大道北广外对出的人行天桥附近失踪。接报后,白云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开展案件调查工作。

  20日23时许,白云警方接某医院报称,该医院于19日3时许接120通报,在黄石街陈田牌坊对出路段收治了一名受伤女子。专案组民警立即赶赴医院处置,并通知熊某家属及老师到医院进行辨认,证实该名受伤女子正是19日凌晨失踪的广外女生熊某。

  经初步调查,19日凌晨3时许,群众在黄石街陈田牌坊对出路段,发现倒卧在路边的熊某,遂报120。经医院初步诊断,熊某暂时意识不清,身上有多处皮外伤,暂无生命危险。目前,警方已立案作进一步调查。

  节点还原

  她要去对面的网吧找男朋友,理应要过天桥

  但下桥位视频监控没见到她

  19日零时许,熊仪的同班同学小谭和小婷来到她宿舍内,约她一起出去吃消夜。虽然已经过了宿舍楼的门禁时间,但熊仪还是一口答应了,并以“出去吃点东西就回来”为由轻松过了楼下宿管那关。

  半小时后,三名女生来到广外北门对出丛云路的一间名为四川老字号烧烤档,除了点上几盘烧烤以外,她们还要了两瓶啤酒。“从前段时间开始,她们经常会来我们这吃消夜。”烧烤档的员工小王回忆说,熊仪的男朋友平时也都会一起过来,但当晚并没有出现。

  凌晨1时30分,大家吃得差不多,酒瓶也快空了,熊仪就走到对面的小卖部里买了一包烟,回到烧烤档后坐了不到10分钟,就提出说要去附近一间网吧里找男朋友。“她说完就一个人去了,走得很急。”小王说,当时她男朋友所在的森林网吧,距离烧烤档只有两三百米,“过了天桥就到”,所以当时大家也就放心让她单独过去。据同学小谭介绍,对于熊仪的男朋友小薛,大家都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是同一个学院日语系的。

  1时37分,在监控录像中显示,熊仪离开烧烤档,步履匆匆地向丛云路往白云大道北的转角处走去。

  1时40分,她从后走到4名年轻男子的前面,之后便消失在该监控摄像头的盲区之中。

  3时许,有人发现失去意识的熊仪躺在网吧往南1公里以外的黄石东路,陈田村牌坊对出路段,随后她被救护车送往白云区第一人民医院抢救。

  昨日,新快报记者来到熊仪当晚吃消夜的地方看到,该处是一个小型停车场,旁边有数间食肆,而熊仪男朋友所在的森林网吧就位于马路对面的天桥脚旁边。如果熊仪是打算去找男朋友的话,理应从该处的楼梯走上天桥过马路。不过,当晚熊仪的男朋友没能等到她,网吧旁边一个对准天桥楼梯口的摄像头也未能捕捉到熊仪的身影。

  广外女生失踪被找到 疑曾被人强拉上车

  关于花季少女熊仪的遭遇,除了让人为她的伤势感到揪心以外,同样仍存在不少疑问。由于缺乏监控录像,熊仪从离开学校到被人发现躺在路边,在这一个多小时内究竟发生了什么,目前仍是个谜。

  熊仪有没有上天桥?

  19日凌晨1时40分,周边的监控录像显示,熊仪独自一人沿丛云路走到了靠近白云大道路口位置的人行天桥,空荡荡的大街上,除了熊仪,她前方还有4名男子在缓步前行。熊仪扯了扯衣领,快步超越了四人后,渐行渐远。这是附近一带的监控摄像最后一次拍摄到熊仪的身影。

  此时的熊仪只需要走过旁边的天桥,就能去到男朋友所在网吧的门口,但是新快报记者查看靠近网吧的天桥出口监控,在1时30分至2时间,在天桥通往网吧的必经路上,始终没有看到熊仪的身影。这是否意味着,熊仪在走出丛云路的监控画面后,根本没有走上天桥,而是走向了其它方向?

  是否曾被人强拉上车?

  熊仪被好心人发现的位置,位于黄石东路的陈田村牌坊对出马路边,此处距离她打算要去的网吧有1公里远,步行约10到15分钟,行车约3分钟。

  新快报记者发现,网吧门前的天桥两侧路段有不少物流和汽修公司,路面上停留了不少大货车,视觉遮挡较多。据物流公司员工透露,在深夜一两点,这一侧的铺面大多已经关门,较为冷清。有街坊称,这一路段虽有路灯,但也有较多的高大树木遮蔽,夜间的可视情况并不算好,治安状况也一直不太好。

  熊仪的父亲也曾怀疑,极有可能是有歹徒开车直接将熊仪从白云大道北天桥位置强拉上车,抢走她身上的手机后,在黄石东路附近将她扔在路边。

  但这一说法,暂未得到警方证实。

  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据熊仪失踪前吃消夜的烧烤档方面介绍,熊仪平时和男朋友经常过来吃消夜,但是都不喝酒,而当晚,熊仪和两名女同学一共喝了两瓶啤酒。“有可能喝了点酒,走在路上重心不稳摔倒。也有可能没有注意,遇上车祸。”烧烤档的员工说。

  但参与救人的陶金星曾表示,自己将熊仪扶起时,发现其头部右侧明显肿起,身上有不少伤口,但是衣衫还是比较完整,没有看出被撞击或拖拽的痕迹。

  “她的伤势主要分布在身体右侧,有明显被人推倒摔在地的迹象。”据熊仪父亲介绍,女儿被送往医院前,手机已经不见。

  根据医院出具的相关证明显示,熊仪身上的伤缘何导致,原因尚不明确。昨日,有法医已专门前往医院为熊仪的伤情进行鉴定。

  校方回应

  失联女生并非读大二

  昨日,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官方微博贴出一则“关于熊仪同学的公告”,称熊仪为继续教育学院全日制培训班学生。新快报记者从学校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熊仪所就读的培训班,并不需要参加中考或高考等考试,就读门槛较低,为非学历学生。

  据了解,目前广外继续教育学院主要负责成人学历教育及非学历教育,和熊仪一样的在校全日制非学历培训学员和自考生约5000人,学制三年。该校负责人表示,培训生无需参加统一的选拔考试,学生年龄参差不齐。熊仪并非本科生,称呼她是大二学生并不准确。

  培训班管理不够严格

  宿管阿姨在谈到为何门禁时间过后还对学生放行时,直言是“无奈之举”。“有些学生说晚上要买点吃的,或者不舒服要出去买药,我们都不好阻拦。”宿管告诉新快报记者,熊仪有时候会叫外卖,有时候会和朋友走出去吃,偶尔也会比较晚才回来。

  宿管阿姨说,熊仪长得很可爱,性格活泼,特别招人喜欢,但缺点也同样明显。“她年纪还小,很贪玩,跟谁都玩得来,我们之前都直接向她父母反映,说她太实在太难管。”

  “晚归登记也很难搞,硬要记名字的话,有学生索性就不回来了,那不更让人担心吗?”宿管说,自己在知道熊仪失踪以后,一直吃不下睡不好,“现在人找到了,我们才终于放下心来。”

  对于学校方面是否负有对宿舍管理缺位的问题,广外宣传部的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继续教育学院入读学生层次较多,因此并非像本科生一样严格统一管理。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