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生活万象>正文

城中村黑作坊将面条堆地上随意踩(图)

A-A+2014年11月24日11:39昆明信息港评论

                             面条散放在地上称斤装袋

  凌晨时分,官渡区云大西路旁的小羊甫村渐渐陷入寂静,但藏身这个城中村里的一家面条作坊却灯火通明,还不时传来隆隆的机器声。店内脏兮兮的水泥地上铺满成品和半成品面条,小工穿着鞋在上面随意踩踏,灰尘、杂物、老鼠也不时“光顾”;门口一些扎堆摆放的面条已生霉,散发出一股酸臭味……接到读者报料后,记者连续3晚4次暗访调查,基本确定这是一家黑作坊。11月20日,记者联系官渡区食药监局以及公安、城管等相关执法部门,并于21日凌晨赶到现场查处,共查缴非法成品、半成品面条2.5吨,封存面粉7.5吨。目前该作坊已被责令停工,相关后续工作还在进行中。

  暗访第1天

  卷帘门只开一掌高窗台还有老鼠“散步”

  “小羊甫村里有一家疑似黑作坊的加工厂。”近日,一位报料人向记者透露。“加工什么?”记者追问,“大概是米线、面条之类的吧,没仔细看。”

  获知信息后,记者当天便驱车小羊甫村暗访调查。根据报料人提供的路线来到现场,发现这个作坊距村口仅两三百米,两层楼高的房子门窗紧闭,门上无任何标识,敲门也没回应。怀疑这个作坊可能会连夜加工,记者决定晚上再来探访。

  凌晨1点过后,记者再次来到小羊甫村。村里此时已变得安静下来,四周黑漆漆的。这家作坊的一楼还亮着灯,窗子紧闭,卷帘门被拉开了一个巴掌高,目测大概只有20厘米,完全看不到房间内的情况。窗户上贴了玻璃膜,也无法看清。记者没敢太过靠近,但依稀能听见房间内传来机器的隆隆声和几个人的说话声,而透过灯影,还与不少在窗台上“散步”的老鼠不期而遇。

  暗访第2天

  作坊机器通宵轰鸣 面包车堵门看不清

  第二天凌晨,3名记者相约继续夜探。有了头一天的经验,记者进村后,把车子停在离作坊不远处,几个人便轻手轻脚地在一片漆黑中摸到门口。与头一天不同的是,这次作坊卷帘门完全打开了,但门前停放着一辆面包车,恰好严丝合缝地堵在门口,从任何角度都无法看清屋内,大家只能重新退到车内观察。

  熬到凌晨两三点,作坊内有几个人鱼贯而出,每人手上提着几个塑料袋往面包车上装,由于天色较黑,记者们隐约看到,塑料袋里都是长条状物品,初步判断应该是面条或者米线。

  后车厢装满后,面包车发动,快速驶出村子,记者曾试图驱车跟踪,但因为对道路不熟悉,很快跟丢了。

  暗访第3天

  夜半送货闯红灯 桥下接头搬运

  为弄清这些面条去向,几名记者再度来到小羊甫村蹲守。与前两次一样,零点过后,作坊内开始忙碌起来。很快,用簸箕和塑料袋盛放的面条装满了面包车。记者特意远远地用长焦查看面包车车牌,但发现车牌上已积满灰尘,根本无法看清。

  就在面包车开动后,两名记者分别驾驶两辆汽车悄然尾随其后。一出村口,面包车就极其熟练地逆行半公里开上了云大西路,然后往彩云路方向驶去。一路上,面包车不断加速,见到红灯也不停车。记者将车速提到了80码以上,且分头追赶也才能堪堪尾随其后。最终,因为几个连续红灯,面包车再次消失在二环高架上。

  跟丢之后,记者们回到村子打算再等等。半小时后,面包车回到作坊门口,车上的货已卸光了。在门口装满货后,面包车再次出发,这次,记者驱车一直紧紧跟随。发现交易地点原来在彩云北路的高架桥下。此时已有两三辆面包车停在桥下等候,看到这个作坊的面包车后,有几个人从车上下来,把面条分别搬到了自己车上。

  现场查处

  执法人员:“食物怎么能放在地上加工?”

  小工:“每天都清扫,不放地上放哪儿?”

  综合毫无名称标识的作坊、偷偷摸摸地加工、模糊不清的车牌、操作环境卫生堪忧等状况,记者们初步认定这是家黑作坊。随后,记者联系上昆明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确定片区管辖范围后,几位记者与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官渡分局的田大队长取得联系,并相约行动时间。

  11月21日凌晨1点左右,官渡区食药监局、官渡区派出所以及官渡区城管大队一行33人组成的执法队伍来到小羊甫村。

  机器锈迹斑斑 面条随意堆地上

  市食药监局食品流通处陈处长以及官渡分局田队长带领一行人突然出现在这家作坊时,屋里的4个年轻人全都傻了眼。此时,地上堆满了没有任何商标的成品和半成品面条,满脸面粉的他们正忙着装袋,面对执法人员询问一时陷入茫然。当执法人员要求出示经营许可证时,其中一位张姓小伙子才反应过来并辩解,“这个作坊8月份我刚转手过来,还没来得及去办呢。”

  作坊的加工区是间100~200多平方米的房子,整个房间是连通的,没有任何隔断,食宿区和加工区在一起,堆放的面粉旁就是不知什么时候剩下的残羹剩饭。制作面条用的器具上全是锈迹和污垢,潮湿的地上摆着一根放水用的蓝色胶皮管,旁边的架子上还有正在制作的面条。

  除此之外,遍地都是成品以及半成品的干湿面条,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要想走动几步,只能踩在面条上。部分堆在门口的面条已发酸发臭,布满绿色的霉点……

  记者看到,这4个年轻人都刚刚20出头,身份证上也显示了他们90后的身份。

  “食物怎么能放在地上加工?”面对执法人员询问,4位年轻人中唯一的一位女性理直气壮地反问,“不放地上放哪儿?每天我们都清扫地板的,而且我们是穿专门的鞋子才进来。”但据记者观察,地板上各种杂物清晰可见,几位年轻人脚上不是穿着拖鞋就是旅游鞋,且都不算干净,一位小伙子脚指甲里都是面粉。

  执法人员明确告诉几个年轻人不能无证经营时,他们还在询问到底要如何才能办理经营许可证。“你这样的卫生条件,是不可能颁给你的。”执法人员回答。

  每天能卖三四百斤,面条去向说不清

  “这个作坊,包括面粉和机器是我8月份花了10万元盘下来的,随后还交纳了一年房租1.9万元。”姓张的小伙子自称来自昭通鲁甸,他反复强调,“之前我们干了好几年都没有问题。”

  这个小伙子还说,他们加工的面条是以每公斤3.5元的价格售卖出去的。每天能卖300~400公斤。“刨除成本的话,每天能赚300元左右。”记者粗略一算,经营3个月以来,这个小作坊已经赚了快3万元。“才刚把房租赚回来而已。”小伙子很遗憾地说。

  当问及这些面条的流向,张姓小伙子开始支支吾吾。连续几次盘问,才说这些面条是别人上门拉货。“我们每天做出来就送到彩云路那边,有人在那边接货。”关于是什么人来拉货,拉到什么地方,张某只是连连摇头,声称自己只管做面条,不管流向哪个市场。

  在房屋的最里侧,执法人员还发现了一包疑似添加剂的物品,但张某矢口否认使用过,只说是前业主留下的,自己从来没用过。

  查缴2.5吨非法面条,封存7.5吨面粉

  “这家黑作坊的加工环境不符合食品安全法第27条,不但落地加工,也没有相应的消毒、防尘、以及处理废水、存放垃圾和废弃物的设备或者设施,而且生活区和加工区在一起,这样的环境是不会发任何证照给经营者的。”市食药监局食品流通处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样的小作坊属于未经许可擅自加工,食药监、派出所和城管大队的执法人员当场将该黑作坊的生产设备和7.5吨面粉予以查封,并收缴了2.5吨黑面条进行集中销毁处理。

  “根据食品安全法,对于货值金额不足1万元的,处2000元以上50000元以下罚款,货值超过1万元的,处货值金额5倍以上10倍以下罚款。”

  随着这几个月昆明对米线市场的集中整治,目前市场上已难觅裸装簸箕米线。“米线是食品安全整治的一个突破口,在几个月的排查抽检中,市食药监局已经摸索出了一套有效的整治方法,下一步将沿用在面条等其他食品上。”市食药监局食品流通处负责人还表示,目前食药监局已针对面条有了一整套整治计划。(记者 欧阳小抒)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