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民生关注>正文

山西车辆损失超3000元快速理赔后还需报警

A-A+2013年7月15日08:03生活晨报评论

绘图 张丽霞绘图 张丽霞

  7月11日下午,山西省交通管理局召开会议,讨论如何尽快建立去年提出的快速理赔中心。自去年10月1日 《山西省机动车小额财损交通事故快速理赔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施行以来,快速理赔中心的设立就一直在相关部门的工作日程上。然而时隔近一年,快速理赔中心依然难产,而与之配套的《办法》在施行的过程中也暴露出了种种硬伤,为广大车主所诟病。

  车辆损失超3000元快速理赔后还得报警

  《办法》第二章第五条规定:“快速理赔适用条件,事故各方均在我省投保的机动车,在我省行政区域内发生仅造成车辆损失且单车损失金额3000元以下,基本事实无争议的道路交通事故。”

  从规定中不难看出,“3000元以下”是快速理赔办法的适用前提。可是,“3000元以下”到底应该由谁来认定?

  7月6日省城市民小吕遭遇的一场交通事故,让他对这个“3000元以下”至今还是雾里看花。

  当日11时,小吕驾驶着借来的红旗轿车途经迎泽宾馆,与一辆出租车发生剐蹭。在确定出租车负全部责任后,保险公司查勘人员到达现场,为小吕的红旗轿车初步定损700元。经验丰富的查勘人员要求小吕第二天拆解车辆进一步定损。第二天,红旗轿车被拆解了,车辆大灯和保险杠内部受损,维修费用远远超出3000元。

  事故发生时,小吕认为车辆损失顶多不超过1000元,所以才同意适用快速理赔办法,没想到损失却超过了3000元。

  从事理赔工作多年的李俊告诉记者,“若想正确适用快速理赔办法,就必须基本准确判断单车的损失,在不报警、保险公司未到场的情况下,将这样大的一个难题交给无经验的车主,隐患太大。等到最后定损结果出来,才发现原来并不符合快速理赔的适用条件。定损是个很复杂的事情,即使是经验丰富的定损员,都不敢保证肯定准确,所以遭遇交通事故车辆受损,车主最好还是报警处理。”

  李俊告诉记者,由于定损的专业性,“3000元以下”这个尺度很难把握,往往会出现车主担心损失太大不愿适用或者错误适用后依然要报警处理的不良后果。从这一点来说,快速理赔办法的实用性并不强,除非车主是专业人士。

  肇事车主如果反悔另一方维权添变数

  《办法》第二章第五条规定的适用快速理赔办法的第二适用条件是“基本事实无争议”,也就是122解读的“事故责任明确”。

  《办法》第三章第七条第四款规定,当事人对事故责任及赔付事宜进行协商。也就是说,在快速理赔程序中,是不需要责任认定书的。李俊告诉记者:“这样的规定潜藏了一个风险,如果肇事车主反悔,受损车主很容易因为没有证据而无法起诉。”

  7月5日20时40分左右,省城市民王先生驾车在体育路由北往南正常行驶时,被一辆越实线的奥迪车撞到了车辆左前侧。拨打122后,一贯谨慎的王先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如果没有交警认定责任,肇事车主反悔怎么办?”122答复:“你可以拿着保险公司出具的事故认定书去法院起诉。”“保险公司出具的责任认定书和交警部门出具的责任认定书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吗?”“对。”在得到122斩钉截铁的回答后,王先生把心放到了肚子里,耐心等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到现场“主持公道”。

  一个小时以后,王先生放下的心却因为保险公司截然不同的说法又提了起来。由于对定损价格有争议,王先生要求查勘人员出具责任认定书,谁知保险公司查勘人员用同样斩钉截铁的语气给出了一个和122完全不同的答案:“我们没有权力出具责任认定书。”王先生急了:“那如果对方反悔我拿什么去起诉?”查勘人员将一份机动车辆保险简易事故快速理赔确认书递给了王先生,算作回答。

  省城尖草坪区交警一大队大队长高小光告诉记者,在快速理赔程序中是不需要事故责任认定书的,只需要双方对事故现场拍照并就责任进行口头确定就可以。但如果发生争议或者一方翻悔就需要报警处理,出具事故责任认定书。

  李俊告诉记者,双方无争议才适用快速理赔程序,但是一旦启动快速理赔程序依然无法杜绝处理过程中不出现争议。事实上,车一离开现场就不认账的人并不在少数。从这个角度讲,使用快速理赔程序是无法给予事故双方法律上的保障的。由于害怕自己的权益得不到维护,很多车主宁可报警也不愿意使用快速处理程序。在他们看来,一张白纸黑字的事故责任认定书远比口头上的协商更有说服力。

  保险公司帮忙指导事后容易产生争议

  《办法》第十条规定:“保险公司在接到客户报案后,必须于5分钟内与客户联系并指导当事人处理现场。”

  7月5日,事故发生后,王先生和肇事车主只好将车停在路面中间打开双闪,等待保险公司人员到来。

  遗憾的是,王先生和肇事车主当天并没有接到保险公司工作人员的所谓“指导”。两个车主只好将事故车停在路中间,足足承受了往来车辆一个多小时的谩骂和白眼。最后还是一名路过的交警看到交通拥堵指导王先生处理现场后路面才恢复畅通。保险公司指导的缺位直接导致了车主无法对现场进行合理处置而严重影响交通。事后,王先生就此咨询保险公司查勘人员时,查勘人员直言:“我们根本不知道有这个规定。”

  李俊告诉记者,处理现场必然涉及到责任问题,保险公司作为一个企业,显然应该不具备划分责任这种法定权力,保险公司的这种口头传授也就因此而不具备法律效力。从《办法》的立法规则上讲,保险公司的口头指导是建立在双方车主无争议基础上的,更多的带有帮忙的性质。车主如果听从指导离开现场,事后一旦产生争议,这种帮忙就明显带有帮倒忙的嫌疑。相比较而言,车主们对交警部门来清理现场呈现一边倒的信任局面。

  车主不会处理现场,保险公司指导可能帮倒忙,交警因为适用快速理赔程序不出警,快速理赔程序因为没有法定权力机关的参与而让广大车主顾虑重重。长时间无法清理现场,所谓的快速理赔程序保障道路畅通的设想也就成了美丽的肥皂泡。

  山西省保险行业协会财险部主任姜秀山告诉记者,事实上,从去年这个规定实施以来,执行情况并不是很好,车主在怕对方不认账的心理影响下拒绝主动撤离现场的情况很多,一定程度上反而加剧了交通拥堵。这一后果与《办法》的初衷完全相悖。

  近一年时间过去了理赔中心仍然难产

  自去年10月1日《办法》实施以来,就受到了各方关注,当时媒体报道,“太原市周边地区将建立4到5个交通快速理赔中心,保险公司将大大提高理赔速度,让车主享受贴心服务。”

  7月11日17时,姜秀山刚刚在交管局开完会,会议的内容就是关于建立在2012年就吵得沸沸扬扬而直到现在还在研究阶段的交通快速理赔中心问题。

  姜秀山告诉记者,经历过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快速理赔办法实施的效果确实不怎么理想,无论是定损还是责任认定以及处理事故现场,都需要专业人士的参与才可以实现。但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很多能快速处理的事故,因为种种原因,最后还是得报警处理。快速理赔办法已经陷入了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局面。

  姜秀山透露,出台《办法》之初的构想是,建立快速理赔中心,符合快速理赔程序的事故发生后双方车主就责任协商并对现场拍照后,就可以撤离现场,然后将材料递交快速理赔中心就可以享受一条龙服务,真正实现快速处理。但是建立一个中心涉及到各个方面,需要交通、保险、保监局、车辆维修企业的多方配合和参与,难度可想而知。

  快速理赔中心依然看不到影子,小额车损交通事故的快速解决的主力军依然还是车主和保险公司。这似乎也注定了由于对规定一知半解而导致快速理赔快不起来的局面在未来的未知时间段内依然存在。

  晨报记者 王文兴  绘图 张丽霞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