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民生关注>正文

山西试水社会“认领”古建

A-A+2014年1月13日07:30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评论

  阅读提示

   文物不只是雄阔的宫殿、精致的瓷器、叹为观止的字画,也是乡间小路尽头的村庙,家乡古朴的祖屋,村里曾经热闹的戏台。

      作为文物大省,在我省几乎每一个村庄都能看到这样的古建筑。但是,由于数量巨大,财政资金难以全覆盖成为这些古建筑面临的共同难题。以至这些承载着文化记忆的历史建筑不得不面对日渐破败甚至消亡的命运。晋城、运城等地试水古建筑社会认领,能否为这些古建筑带来生机,认领后如何保证保护质量,值得我们进一步关注。

  年关岁末,在太原打工的晋师傅接到晋城老家村里亲戚的电话。原来,自家废弃多年的老院子又被偷了。“这样的事已经有好几次了,反正家里没什么值钱的,只能偷些破砖烂瓦。”晋师傅家的院子是明清老建筑,迁居省城后,无人的破败小院常引得文物盗贼光顾。

  但在文物保护志愿者李晶晶看来,这可并非“没什么值钱的”。“那些被偷盗的砖瓦、石雕等建筑构件,都传承着民族的血脉、保存着文化的基因。”

  日前,晋城市政府出台文件,鼓励社会力量“认领”县保文物点和未列入文保单位的古建筑,将公众目光引向这些被忽视的老建筑。

  我国低级别古建的保护经费捉襟见肘

  山西是文物大省,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数量一直稳居全国第一。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确认,全省登录复查和新发现的不可移动文物达53875处,“平均每个行政村就有两处。”省文物局总工程师黄继忠说。

  政府对文物保护的投入力度不可谓不大。“十一五”期间,国家和省两级为山西文物保护投入资金11.05亿元,2012年国家文物局安排山西省专项经费4.3亿元,较2011年增加2.6亿元。“山西省本级文保经费也是逐年倍增,从2011年的0.33亿元、2012年的0.62亿元,增至今年的1亿元。”省文物局局长王建武介绍。

  尽管各级文物保护经费每年增长,但面对数量庞大的古建筑仍捉襟见肘、有的古建甚至很难获得经费支持。“国家的投入主要用于国保,省里投入主要用于省保,但县保和未列入文保的经费不容乐观。”晋城市文物旅游局一位工作人员解释,我国实行“属地管理、分级负责”的文物保护体制,市级、县级文物的经费主要由市、县财政自己承担。

  据记者粗略调查,山西119个县(市、区)9000多处市、县级文保单位中,只有40多个县将文物保护经费纳入了本级财政预算,六成的地方财政基本上只够负担职工工资,这离文物保护有关法律中文保经费应纳入到当地财政预算并逐年增长的规定,还相差较远。

  认领人承担维修保护费用,不得转让抵押

  面对数量庞大的县保和民间古建筑,县(市、区)财政显得力不从心,山西一些县、区不得不开动脑筋,试行社会认领这条新路。

  “晋城新办法的亮点,一是将每年市级财政700多万元的文保经费提高到2000万元,二是引入社会资本‘认领’县保和未列入文保单位的古建。”省文物局文物管理处副处长白雪冰说。

  运城2013年5月也启动了类似行动,为急需“保命”的民间古建寻找“保姆”。运城和晋城,并非第一个吃螃蟹者。曾是古晋国首都的临汾曲沃县,3年前在艰难中蹚出了这条路。

  曲沃县文物局局长孙永和介绍,曲沃有各类文物点550处,除了国保2处、省保7处,大部分属于县市级文保单位和未列为保护单位的古建筑,县级财政承担着90%以上的文保经费,“用于古建筑维修的专项经费很少,散布在全县各村的古建筑没经费聘请专职保护员,只能让村干部兼职。”

  对企业家“认领”古建筑,社会也存在种种担心,认领者也有多种顾虑,如古建筑的产权问题、修复过程中的质量问题、维修后的管理使用收益问题等。2010年10月,历经数年讨论修改的 《曲沃县古建筑认领保护暂行办法》终于以地方性法规的形式出台。在与文物部门签订了认领修复协议书后,首批4位企业家拿到了文物“认领”证,以法律的形式明确了“认领”的合法性。

  按照协议规定,古建筑“认领”不需要出认领费,认领人负责古建的30年维修、保护费用,按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收益全部归认领人所有。其间,建筑的产权不变,认领者不得转让、抵押,不得作为企业资产经营。所有的修缮,须由取得文物保护工程资质证书的单位承担,而且必须通过文物部门认可。晋城的规定也与此类似。

  孙永和表示,办法在曲沃实行3年来,多处古建筑被社会认领,既弥补了政府短板,又提升了企业形象,更重要的是部分历史古建筑得到切实有效保护。

  人才技术匮乏,解决起来比筹措资金更难

  针对低级别文物古建保护引入民间资本,解决了资金来源问题。那么这些老建筑的生存难题就迎刃而解了吗?

  2013年5月,经重新整修的太原老历史风貌街区食品街重新开街营业。其中,一座改造为私人会所的民国建筑“惠公馆”格外引人注目。其前身是1934年“晋绥铁路银行旧址”,系民国时期我省的一家重要金融机构。

  修缮完工后的晋绥铁路银行旧址,与记者印象中的外观有很大不同。“之前都快成危房了,如果不是我们接手,就破败坍塌了。”目前这座建筑的实际管理人、惠公馆的刘经理介绍,“投资了700多万元,将外墙后来糊的水泥扒了,按原来痕迹进行修复,里面的建筑风格也尽量遵循民国风貌。”

  据调查,晋绥铁路银行旧址的修缮,并未获得太原市文物部门的审批,修缮过程中设计、施工队伍是否具有相关资质,也不得而知。“民间力量对文物保护的参与,要在法律法规的框架内运行。”省文物局政策法规处处长许高哲表示,应对此领域加强监管,以确保被认领文物的维修、管理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保护。

  此外,古建保护领域人才与技术的匮乏,解决起来比筹措资金更难。据了解,我省有资质承担古建维护的施工单位共10余家,其中只有4家有甲级资质,有资质有能力做木建文物保护的技术人才奇缺,凭如此薄弱的维修力量根本做不过来。

  除了维修工匠,看护人员同样缺乏。大多数县级以下文保因人手不足只能是被动保护,平时大门紧锁。而散落于山村黄叶间的古建,能达到一个老人一条狗,就算境况不错。对此,晋城出台的新规要求县保根据实际选聘专职保护员,看护补助经费分别由文物点所属的县市区财政专项经费列支。此前,晋城500余处市级以上文保单位均全部配备了专职文物保护员。

  山西日报特约记者 冀业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