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民生关注>正文

朱国凡良子太原店“消失”后仍悄悄办卡

A-A+2014年11月25日09:29生活晨报评论

 
  • http://shanxiji.sinaimg.cn/2014/1125/U10215P1335DT20141125092509.jpg网先生的“TY”卡在系统中无法查到
  • http://shanxiji.sinaimg.cn/2014/1125/U10215P1335DT20141125092512.jpg王先生消费小票
 

  在朱国凡良子健身太原二店办了6万元的储值会员卡,也在北京良子的门店“通用”过,但突然有一天不能用了,因为北京朱国凡良子总部认定这会员卡是假卡——这“砸”到手里的会员卡,让北京市民王先生很是头疼。连日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发现与王先生有类似遭遇的消费者不在少数。

  □遭遇

  太原门店搞活动充3万元送3万元

  王先生工作、生活在北京,由于工作原因,他经常往返于北京和太原之间。王先生告诉记者,由于朱国凡良子(下称“良子”)在北京有很多门店,而且他们的储值卡在全国各门店都可以通用,便经常去良子消费。

  2014年5月,王先生得知良子太原二店办卡优惠力度比较大,便委托在太原的朋友办理了当时优惠力度最大的会员卡。王先生说:“当时朋友告诉我,最优惠的就是充3万元送3万元,相当于打了五折,我算了算很实惠,就委托他帮我办了这个。”后来他给我拿回来六张各存有1万元金额的卡。王先生拿到卡以后,还专门去北京的门店查询过他手中的几张会员卡是否可以消费,在得到门店回复能正常消费后,才拿出其中的四张送给朋友,自己留了两张。

  之后几个月,王先生办的这几张卡在所到的良子门店都可以正常消费。9月26日,良子北京总部在其网站和各门店都发布了一个公告,内容为:“近期,在北京各分店发现很多客人持太原店假会员卡来店消费。为避免给客人和公司造成更大的损失,经过公司研究决定:所有太原店IC卡(卡号开头字母是‘TY’)只能在太原店使用,其他门店暂停使用。”于是,王先生手里的卡就“作废”了。

  卡还是原来的卡系统却不识别了

  王先生得知良子总部发布的消息后,曾去良子在北京的门店询问情况,工作人员说可以帮他查询一下会员卡信息,但是他的卡在良子的系统中却“查无此卡”。这让王先生很纳闷,9月26日之前,自己的卡在良子的连锁门店正常消费了好几次,卡还是这张卡,为何突然在全国任何一个门店都“查无此卡”了?

  11月18日,记者致电良子总部网络部的孙力辉经理,询问良子如何认定所谓的真卡假卡。孙经理回复:“太原国贸店5月1日之前发售的卡都是真卡,是可以继续使用的。5月1日之后发出来的卡,在查询的时候系统会提示无此卡信息,这些卡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我们也不知道,而且我们的系统也认不出这些卡。”

  对于孙经理所说良子的系统无法识别他们的卡,王先生并不认同。“既然无法识别,我们之前在门店为什么能正常消费?系统是他们的系统,能不能显示出来也是由他们来说的,我们消费者什么都看不到,只是很明确这卡是从他们的门店办的,也在他们的门店消费过,突然有一天,他们却说我们的卡在系统中无法显示,成了假卡不能继续使用。而且,太原的门店也关了门,良子总部应该给我们消费者一个满意的解释!”

  □维权

  十余名会员去良子总部讨说法

  在良子9月26日发布暂停太原良子卡在北京使用的公告之后,太原良子卡在全国其他各城市的良子门店也都无法使用。有消费者拨通了良子集团总负责人朱国凡和副总经理赵琪的电话。朱国凡表示他不知道这件事情。赵琪表示他不在北京,10月10日回京后,再解决这件事。然而,10月10日后,良子未就此事给出任何答复。10月12日,与王先生有类似遭遇的十余名消费者一起到良子总部团结湖店讨要说法。

  在民警的帮助下,他们联系到了良子的高层负责人,当天晚上9时,良子团结湖店的刘店长出面解决此事,他说:“良子太原国贸店、良子太原二店总经理陈坦克,出售了一批卡,利用了良子系统的一个漏洞,前台虽然能正常使用,但总部系统后台查不到这批卡的记录,因此认定这批卡为假卡。之前这批卡在良子能够正常使用,是因为总部没有发现,后来发现了就停止使用了。”

  对这一说法,王先生认为,这属于良子内部的管理问题,由此造成的损失,良子应该追责当事人,而不应让消费者埋单。

  □质疑

  能正常消费的卡 为何系统识别不出?

  据记者了解,良子位于山西太原国贸大厦的门店名叫“朱国凡良子非凡足迹”,于2011年开业,2014年5月1日停业。

  停业当天,店门口就贴出告示,内容为“由于我公司内部经营的调整,从2014年5月1日起暂停良子健身山西国贸店的营业。请持有北京良子健身消费卡的客户到北京良子太原二店消费,二店地址为滨河东路学府街口的山姆士超市旁边。”告示右下角盖有“北京朱国凡良子健身发展有限公司”的公章。

  王先生说:“国贸店不论什么原因停业,告知消费者的信息是可以在良子太原二店消费,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太原二店不是良子的门店啊!”

  王先生还提供了会员卡和消费记录单据。他持有的5月1日之后办理的一张“TY”会员卡,于2014年9月24日20时42分在北京的某门店消费,那就说明,“TY”会员卡在9月24日可以在良子的系统中正常使用。

  11月19日,王先生先后两次把该卡的卡号发给孙力辉经理,询问系统是否可以查询到此卡的信息,孙经理的回复都是“无此卡信息”。

  王先生便打电话向孙力辉经理质疑:“为何系统识别不出的卡,9月24日能够在北京某门店正常消费?”孙经理便向王先生承认,之前他们的系统确实存在一些漏洞,现在已经作了完善。王先生很不高兴:“为什么你们的系统完善了,就不能显示我们的会员卡了?如果太原二店和你们没有关系的话,这些卡之前就不可能在你们的系统中显示出来,这你怎么解释?”

  王先生告诉记者,孙经理无法解释原因,便让他报警,并说这件事情他也解决不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记者拨打朱国凡本人和良子北京总部的客服电话,始终都无法接通。后来记者联系到了曾经在太原良子门店工作的员工小倩(化名)了解相关情况。

  □调查

  太原会员卡当场办理 北京总部马上就能查到

  小倩于2013年5月到良子国贸店工作,她说陈坦克是2014年1月到国贸店当经理的。在2014年5月1日前,国贸店正常营业。关于太原二店,小倩可以肯定二店的负责人是陈坦克经理,大概在2014年4月份开张,但营业状况一直不太好,直到5月1日国贸店关门之后客人才转到那边去。小倩表示,她并不了解太原二店到底是不是属于良子。她告诉记者:“听周围的员工说二店是陈坦克自己在外边开的,借用良子的牌子,其实是陈坦克自己经营。那边和良子总部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为何太原二店可以消费和办理良子的会员卡?小倩解释:“他应该是和总部商量好了,让会员暂时先在二店消费,具体怎么商量的就不知道了。”记者联系不到陈坦克,无法了解相关的信息,但小倩却向记者透露了一些国贸店的情况。

  据小倩讲,当时国贸店停业的时候,拖欠了员工三月份和四月份的工资。5月1日前,国贸店一直正常营业,就是客人不多,营业状况不好,还欠着国贸大厦的租金。店里所有的技师都是河南人,陈坦克也是河南人,会计是北京总部派来的,每个月都会去总部交账。小倩回忆当时办理会员卡的情况,说:“办会员卡的优惠力度是固定的,充1000元送200元,在充值金额里填上1000元,在赠送金额里填200元,打出来卡里充值后的金额就是1200元,办卡是很严格的。公司偶尔会办一些赠送的卡专门送人,但是要标清楚送给谁,送多少钱的卡,就是送1元钱都要让经理签字,而且当场办理,北京那边马上就能查到,会计每个月还要往北京那边上报。”

  良子国贸店关门后 仍然在悄悄办卡

  国贸店员工三月份和四月份的工资没有发,他们多次找陈坦克经理讨要无果。四月底, 20多名技师陆续离职。直到5月1日,还留在店里的不到10名技师便集体罢工,门店就停业了。陈经理在门口贴出告示,告知会员去二店消费,让小倩等人留在国贸店“值班”。

  5月份,陈经理曾数次回国贸店让小倩给他办卡,就是办理一些没有“充值金额”只有“赠送金额”的会员卡。办理这些卡不需要向总部报备,而且是经理让办,至于经理办这些卡做什么,小倩说:“我们也不清楚,就是老板让办卡,我们就听话给办。”记者问小倩,在这期间,陈经理大概总共办理了多少钱的会员卡,小倩说她也记不清楚了,回想起来“大概有几十万元,老板(陈经理)隔一段时间就会回来充一堆卡,然后也不说什么,就走了,还不让我们对外说”。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5月底,在这期间,小倩等员工向陈坦克要三月份和四月份的工资,都被陈坦克以各种方法搪塞了。小倩等人见要工资无望,就相继离职了。6月底,小倩和4名同事曾到北京总部讨要他们的工资。在他们的软磨硬泡下,每人只要到了2000元。北京方面说,剩下的每人3000元工资会在两个月之内打到他们的银行卡上,还留下了他们每个人的姓名、银行卡号和联系方式。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小倩等人始终没有收到仍被拖欠的工资。

  □说法

  若不能举证太原店越权售卡良子总部须承担全部责任

  11月19日,记者来到非凡足迹太原国贸旧址,已是人去楼空。小倩说,5月底国贸大厦就封了店。几个月过去了,门店的房间都被上了锁,房间内的沙发家具都被扣下。记者找到国贸大厦经营部的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工作人员回复“不清楚”,只表示这件事是由他们的领导负责,但拒绝透露他们领导的联系方式。

  11月24日,记者致电太原市天建律师事务所李红军律师,询问就目前的情况,持“TY”卡的消费者该怎么维权?李律师表示,消费者首先要做的就是报案,立案后待警方查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才能确定谁该为此负责。另外,消费者手中的“TY”卡和曾经在各门店的消费记录是很重要的证据。这个事件涉及的金额较大,已不单是民事纠纷,还涉及到了刑事责任。

  针对此事,北京潮阳律师事务所律师邵桐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49条相关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那么该代理行为有效。因此,不管良子太原负责人在出售‘TY’卡时是否有代理权,最起码一开始时他是享有代理权的,而且这个代理权终止没终止,或者他是否超越了总部给他的代理权,应该由良子总部对外公布。如果良子总部已公布取消太原分店的代理权或者负责人代理权,在这种情况下消费者再购买,总部可以不承担责任。否则,消费者怎么会知道你取消了,或者说消费者怎么会知道这个负责人是超越代理权售卡的。这种情况下,应由良子总部承担举证责任,如果它不能承担这种举证责任,那就应当承担所有的责任。”

  晨报实习生 陈颖

(原标题:朱国凡良子太原店“消失”的背后)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