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民生关注>正文

司机讲述老火车故事:建设号上填煤得先参加考试

A-A+2014年11月27日10:31生活晨报评论

 
  • http://shanxiji.sinaimg.cn/2014/1127/U10215P1335DT20141127102949.jpg“建设”型蒸汽机车
  • http://shanxiji.sinaimg.cn/2014/1127/U10215P1335DT20141127102950.jpg“北京”型内燃机车
 

  日前,太原铁路局将一处占地约4000平方米区域的旧储备场改造为火车头展示区,并以“历程”为题,利用既有的两条储备线,集中展示了曾为我国铁路发展立下汗马功劳的“建设”型蒸汽机车、“北京”“东风4”“东风7”型内燃机车、“韶山1”“韶山3”“韶山4”和“8G”“8K”型电力机车以及俗称“子弹头”的“晋龙号”动车组等10种主力机型,不久将正式对外开放。10种不同历史时期的火车头组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和视角,向人们展示中国铁路的发展历程。

  11月25日,曾经开行过“建设”型蒸汽机车、“北京”“东风4”型内燃机车、“韶山1”和“8G”型电力机车以及俗称“子弹头”的“晋龙号”动车组的司机分别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讲述了老火车头和他们之间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建设号上填煤 得先参加考试

  受访者:郝羽鹏 年龄:42岁 采访时间:11月25日 故事车型:建设号 服役时间 (太原):1980年-1998年 构造速度:85公里/小时 用途:客运、货运

  建设号是我国上世纪50年代自主生产的蒸汽机车。上世纪70年代,建设号进入太原,并成为当时的运输主力。今年42岁的郝羽鹏曾经是建设号5301号火车的司炉,对于这种车型,郝羽鹏说:“尽管从建设号上下来后又陆陆续续开了不少更为先进的电力机车车型,不过我还是觉得在建设号上的日子是最值得怀念的。”

  1991年元月,还是个壮小伙儿的郝羽鹏上了火车,第一个岗位就是司炉。司炉的任务就是给蒸汽机车不断填煤来保持动力。当时很多人都说这是个苦差事,不过对于郝羽鹏来说却并不觉得苦。

  “当时这份工作虽然很苦,但心里有目标,就是要考上火车司机执照,跟着建设号的老司机多学点经验和知识。”郝羽鹏说。

  虽然知道苦,不过郝羽鹏还是小看了司炉这份工作。填煤看起来很简单,其实不然。他干了几天之后才发现要想给火车提供足够的动力,煤多煤少都不行——多了浪费,少了没动力。而且,填煤不是随便乱填的,司炉也是需要考试才能上岗的。考试的时候要铲280锹,还要保证煤层前端为15厘米,后端为30厘米,误差不能太大,要求十分严格。火车运行一趟,郝羽鹏最多要上七八吨的煤,有时候下了班回到家,脸顾不上洗,饭也顾不上吃,坐着都能睡着。

  建设号运行一般需要3个人负责,司机、副司机和司炉。3个人都待在4平方米左右的驾驶室内,司机在左边,副司机在右边,中间有一个锅炉口,就是司炉工作的地方。每次出车,3个人都要提前1个半小时检查车辆状况,车轮、阀门、刹车等,哪怕是一个小螺丝钉,都要仔仔细细地检查好。“火车是个大物件,运行起来一定要保证安全,不能出一点事。当时我们3个人都非常重视安全,每次出车前都要确保各个部件安全再开。一般规定是最少70分钟的检查,我们都会拿着锤子或者铁棒,仔仔细细检查几遍才放心。”郝羽鹏说。

  建设号属于蒸汽机车,落后的方面用3个字总结就是“脏、热、小”。脏就不用说了,用煤做燃料的蒸汽机车自然很脏。郝羽鹏说:“我们每次最发愁的就是开车的时候,车头两边的过道有平时遗留下来的煤渣,一开车,那些煤渣全都飞了起来,不管你怎么躲,脸上永远都是黑乎乎的。”

  4平方米左右的驾驶室,守着一个大锅炉,冬天还好,最要命的是夏天,天气本来就很热,而驾驶室内的温度能达到40℃到45℃,人热得都能脱层皮。不过,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如果说“脏”“热”还能克服,那么“小”就关乎火车的运行安全了。建设号前段是一个巨大的锅炉,几乎将驾驶室的视线封死,只在驾驶室最左边和最右边留下1米高、半米长的小窗户。运行中蒸汽机车会冒出很浓的烟,更加遮挡视线。特别是在晚上,建设号的功率就不大,车头前大灯很暗,大约只能照射100米,所以司机通常都要将头伸出窗外瞭望,到了晚上更要谨小慎微,生怕出事故。长此以往,很多司机都会患上肩周炎。

  虽然条件艰苦,但是车上的3个人还是相当融洽。郝羽鹏说:“我们3个人那时候很聊得来,平时在车上闷了就聊聊家乡的事。我们都特别喜欢吃,拿现在的话来说就是3个吃货,我们总是聊家里的好吃的,要是都想吃,下次回家就会拿一些带给其他人。不出车时,我们3个喝喝小酒,吃点美味,很有意思。”

  北京号上六年 没出一起事故

  受访者:樊金利 年龄:45岁 采访时间:11月25日 故事车型:北京号 服役时间 (太原):1997年-2008年 构造速度:120公里/小时 用途:客运

  樊金利现在是太原机务段的一名客运司机,他19岁就参加了工作,已经在铁路上跑了20多年。1997年,随着蒸汽机车的逐步淘汰,樊金利的前进号换成了北京号。这个车型曾是我国最成功的液力传动柴油机车之一,樊金利为此感到很自豪,他在这个车型上一待就是6年。

  铁路上的人都知道,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火车司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得经过好多年的历练。樊金利当了两年多的司炉、十多年的副司机。在北京号上的那6年,他就是一名副司机。“很遗憾没有开过北京号,当时是副司机,不允许驾驶,但我清晰地记得初次登上北京号时的那种感觉,瞬间‘高大上’了许多。蒸汽机车到内燃机确实是质的飞跃,终于不用再操心烧煤的情况了。北京号之后,我又开过东风4、东风4B和东风4D,但再也找不到北京号上的那种感觉了。北京号是两个车头拉,属于液力传动,东风号属于电机传动,东风号与北京号相比,动力虽然大了一些,但毕竟都是内燃机,只是上了一个台阶,不像前进号变成北京号,能给人一种‘更上一层楼’的感觉。”樊金利说道。

  在北京号上的那几年,樊金利跑的是临汾到华山的客运线。副司机平常主要负责机车的油路润滑以及路上简单的故障处理。“那几年,铁路沿线还没有实行全封闭,经常会有人走到铁路上,那是非常危险的事,几乎每个司机都碰到过这种情况。远远看见一个黑点,司机就得赶紧制动并鸣笛,因为往往等你看清楚是一个人时已经晚了,所以得提前制动。司机开车时,注意力必须高度集中,当然,副司机也不会闲着,在列车行驶过程中,副司机得时刻注意前方的情况,司机在操作机器和运行监控时,副司机就要协助司机观察前方情况。”樊金利说。

  在北京号上,樊金利和司机紧密合作,没有发生过一起事故。

  樊金利说:“我们也碰到过几次行人横穿铁路的情况,每次发现之后,心立马就紧张起来,赶紧制动,等车停下来后,我下车进行检查,这时人往往已经跑得没踪影了。一旦停车,我们就要通知下一站车辆遇到的情况,因为运行时间是固定的,耽误了时间必须上报。现在这种情况越来越少了,铁路线实现了全封闭,行人很难再跑到铁路上了。”

  和韶山1型 共处12年

  受访者:田围东 年龄:42岁 采访时间:11月25日 故事车型:韶山1型 服役时间(太原):1983年-2014年 最高时速:90公里/小时 用途:客运、货运

  一提起韶山1型火车,田围东就透着一脸的兴奋和怀念。在韶山1型309号火车上,他付出了12年的青春。“今年9月,韶山1型退役,还是有些舍不得,毕竟对我来说,那里就是另一个家。“

  1992年,20岁的田围东来到太原北机务段工作,当时中专毕业的他最想做的就是一名出色的火车司机。他来到这里,接触到的第一辆火车就是韶山1型309号电力机车。田围东说:“开始我还不知道叫韶山1型,因为牌子上写的是‘韶山1309’,我以为就是韶山型的1309号车,后来师傅才告诉我原来这个是韶山1型车,只是后面的1出厂时写得大了,被人误解了。”

  刚开始来到韶山1型车上,田围东只是一名学员,每天跟着老师傅学习开火车,老师傅十分热心,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他。但老师傅传授的毕竟都是经验,想要考司机的话还得理论知识过关才可以。田围东说:“我只要有时间就把理论知识拿出来看看,记不住就多写几遍。”

  要当一名出色的火车司机可不是简单的事,虽然韶山1型309号不需要操纵方向,但司机要全程监控驾驶室的十几个仪表盘以及黑匣子,一刻都不能离开。此外,司机还要具备处理突发性事件的能力,每个司机都应熟悉驾驶室中各种仪器设备的作用和维修方法。在和老师傅学习的过程中,田围东积累了很多经验,渐渐地对韶山1型车熟悉起来,只要有一点异响,田围东就能知道是哪里出现故障,并很快处理好。所以在他驾车的时间里,车很少出现大的故障或者事故。

  一次,在行车过程中,同车年轻的学员发现,火车突然缓慢减速,正当他疑惑的时候,田围东在仪表盘上发现最为关键的仪器——劈相机的运行指示灯提示故障。劈相机简单来说是电力机车动力装置的一部分,如果损坏就相当于没有了动力。此时,田围东熟练地启动了转换按钮,原来每辆火车上都装有两台劈相机,如一台发生故障,可以启用另一台。

  田围东所驾驶的韶山1型309号车主要是去古交方向的,田围东说:“309号车每天三趟,一共十人,每组两人,共五组。通常我早晨上班,23时去单位休息,凌晨3时50分换班。醒来后,要和同事用近2小时的时间检查车辆是否有故障,凌晨5时准时出发。就像军事化的作息,一刻都不能耽误。”

  今年9月,韶山1型车正式退役,这是国内最后一批退役的韶山1型电力机车。但不同以往,有很多火车迷专程来太原乘坐309号,最后一次体验韶山1型车。田围东说:“那天我们回到机务段,返回车库,仔仔细细地将这辆车清洗了一番。韶山1型,它就是我们另一个家,想到要换,还真有些舍不得。但时代在进步,火车也要进步嘛,毕竟是上世纪80年代的车,也该让这个‘老伙计’好好休息一下了。”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