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微信朋友圈里的私家自制食品卖得很火爆。1月26日,太原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餐饮处处长景佩星表示,微信朋友圈销售食品目前还未纳入监管,消费者购买需谨慎。业内人士表示,微信朋友圈售卖食品宜疏不宜堵,让商家和消费者实现双赢,未尝不是好事。

  事件

  拉肚子疑是私家自制蛋糕惹的祸

  近来,以家庭为单位自制的小食品也打入了微信朋友圈。蛋糕、饼干、阿胶、燕窝成了朋友圈里的新生力量。这些食品主打“自制”、“无添加剂”、“良心品质”等关键词。独特的营销方式,伴着家的温暖吸引了许多年轻消费者的关注。

  白领张欢是这些小食品众多买家中的一员,一次失败的购物体验让她对朋友圈中的小食品彻底失去了信心。“当天晚上就开始拉肚子”。一个月前,朋友圈里一家名叫“良心烘焙小点心”的店铺引起了张欢的关注,“蛋糕准备期间、制作过程、出炉品尝,掌柜都会发照片,看起来确实不错”。

  一系列烘焙过程的照片让张欢很放心,“感觉又有特色又卫生”。1月6日,张欢支付给“良心烘焙小点心”132元定做了一个10寸的榴莲蛋糕。当日下午5时,张欢收到了心仪已久的蛋糕,“直接送到我们单位的,服务很周到”。

  当晚,张欢与家人享受美味蛋糕后陆续出现拉肚子的情况,“我和孩子最严重,上吐下泻,我老公吃得很少,只是肚子不舒服”。张欢怀疑就是那块蛋糕惹的祸,“吃的时候觉得除了甜味,还有点酸味,店主说那是水果的味道”。

  不愉快的体验让张欢“抛弃”了私家自制的食品,“太没保障了”。

  体验

  有的家里干净整洁有的不让进家门

  1月26日,生活晨报记者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同时向四家店铺购买了美食,分别是“薇薇烘焙”32元芒果千层蛋糕一块;“进口食材超值美味”22元手工燕麦小熊饼干一袋;“印尼进口自制燕窝”99元特价燕窝一罐;“五谷养生坊”40元芝麻核桃粉一袋。

  当日上午10时,四种食品全部下单完毕。大约12时,记者接到“五谷养生坊”的送货电话,店主称都是现成烘焙好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后,记者提出想去店铺看看。店主欣然接受,“来吧,欢迎啊,你啥时候有空给我们打电话,我给你地址”。

  下午2时,“进口食材超值美味”打电话通知记者,当日下午5时会送货到家。记者同样提出想去“家里”自己拿货,但对方表示,“地址很难找,人手不够,不能去接”婉言拒绝了记者的请求。

  根据此次经验,记者主动联系“印尼进口自制燕窝”和“薇薇烘焙”要求自己取货。“印尼进口自制燕窝”客气地与记者谈条件,“当然可以来看燕窝的制作过程,我们都是真实诚信的卖家,但亲要发到朋友圈推广”。而“薇薇烘焙”一再推脱,“我们是送货上门的,过来不方便”,在记者一再要求下,“薇薇烘焙”表示,“那你来吧”。

  当日下午7时,记者来到了“印尼进口自制燕窝”所在的山佑巷内自来水宿舍。这是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一间房成了燕窝加工厂,另一间房两个女孩共同居住。房子很干净,燕窝在专用盒子存放,还有专用的架子摆放。

  晚上8时,记者来到上马街临街一个小高层等待“薇薇烘焙”店主。十分钟后,“薇薇烘焙”店主提着蛋糕告诉记者,“家里有客人,不方便去”,记者再次要求时,对方立刻不高兴地拒绝,“那是我们家,不想陌生人去”。

  现象

  有的微商缺乏诚信扰乱了新市场

  如同记者体验的结果,微信朋友圈的食品着实让人又爱又怕,喜忧参半,有人认为需要鼓励,也有人认为应该杜绝。

  “我觉得挺好,便宜,还能定做”,2014年12月25日,李薇薇在微信朋友圈里购买了“五谷养生粉”,“这个粉粉很便宜,有21种食材,早上用开水冲一下当早餐,营养还方便,80元一袋能吃两个月”。

  使用了一段时间,李薇薇又向店铺定做了调理身体的“阿胶红枣养生粉”,这次是李薇薇自己去店铺拿的,“我是特意去看的,很干净”,李薇薇对比了网上同样功能的粉粉,“我买的这个价格更便宜”。

  朋友圈里的食品让李薇薇感觉很好,“价格便宜,有特色,有网店的优势,还有同城的快捷”,但她在微信购物时还是谨小慎微,“我发现有些图片不真实,宣传也很夸大”。

  对于目前微商素质层次不齐的状况,作微商一年多的张蕾也为此苦恼,“有的微商缺乏诚信,扰乱了新市场”。张蕾的蛋糕店开业时生意还不错,但一直停滞不前,“只能维持老顾客,让老顾客带新顾客。因为信任度很差,自己发展顾客很难”。

  监管

  新事物不能“一棒子打死”

  市场虽然混乱,但张蕾并不想退出微信市场,“只要监管好,好的微商能拿到许可证,消费者就能以此甄别优劣”。张蕾认为,微商成本低,在解决就业、鼓励创业方面的作用也不容忽视,新事物不能‘一棒子打死’。

  张蕾觉得,家庭自制小食品投资小,经营时间和方式都很灵活,没有任何中间环节,消费者拿到食品时价格低,只要保证品质,最终受益的是消费者。

  对此,太原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餐饮处处长景佩星表示,微信市场作为新鲜事物,目前并没有相关法律法规对其进行约束,管理难度较大。在经营手段方面,微信市场买卖双方一手交钱一首交货,没有票据,一旦出现问题,很难维权。

  山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周平则认为,新事物的出现必将推动法律的完善,“微信买卖很难杜绝,宜疏不宜堵。微店是很多年轻人就业、创业的选择,有积极的一面。另一方面,市场逐渐规范后,诚信差的微商会慢慢退出微信市场,从而从根本上提高微商的整体素质。”

  晨报记者 贾丽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