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上级医院一床难求,基层卫生院门可罗雀,现在是去哪儿看病都一样。高平市,一体化改革的实现方式就是实现责任一体化、发展一体化、利益一体化

  医改,因为关乎百姓切身利益,所以牵动着亿万人心。

  在许多人看来,医改离不开大量财政资金的投入,只有在经济发达地区才更容易推进,而作为财政小省,山西县域综合医改却进入全国医改“第一方阵”。前不久,全国县域综合医改现场会在山西省运城市召开,这是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组建后第一次全国性医改经验交流会。近两年来,我省县域综合医改不断突破体制壁垒,尤其是在县乡医疗卫生机构一体化改革方面,以其创新性举措起到了很强的示范作用,为破解偏远乡村百姓看病难、看病贵难题贡献了山西经验。

  出高平市区,东行25公里,就到达了建宁乡卫生院,这是全市最偏远的乡镇卫生院。前几年,卫生院建筑面积约4000平方米的新楼投入使用,硬件条件焕然一新,但是,还是没有多少病人上门。建宁乡卫生院并非个例,在高平市所属的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这些最基层的医疗卫生服务机构中,有许多都或多或少存在着病人不愿登门的情况。病人都去哪儿了?“当时,卫生院医生水平不行,咱也不敢耽搁,当然要去市里的医院了。”建宁乡建南村村民郭贵年说,一说起进城去高平市人民医院看病,家里人就犯愁,又费时又费钱。

  “改革前,无论是常见病还是疑难杂症,群众都到市人民医院去看。上级医院人满为患、一床难求,基层卫生院门可罗雀、无人问津。”高平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局长崔文波在谈起医改前高平市基层卫生院的状况时感慨道,患者稀少,导致这么多年来,基层卫生院的医疗技术水平不仅没有提高,甚至严重滑坡,以前有些卫生院还能做的胆囊炎、阑尾炎手术,后来都做不了。

  “城乡医疗水平发展不均衡,基层发展水平良莠不齐,医务人员特别是高水平医务人员短缺,县域内群众特别是偏远地区群众看病难、看病贵是我们推行县乡医疗机构一体化改革必须破解的现实问题。”崔文波告诉记者。

  按照旧的体制机制,高平市人民医院和乡镇卫生院作为相互独立的两个体系,各自为政。公立医院的医生不愿下到基层去,病人上下转诊的通道也极不顺畅。要想实现医疗资源的互利互通,必须打通体制这道“关卡”,从体制改革上寻求突破。2016年4月,高平市打破了体制的藩篱,在全省率先组建了以市人民医院为龙头,乡镇卫生院为支撑的一体化、紧密型的市人民医院集团,整合市人民医院、16个乡镇卫生院和446个村卫生室三级资源,形成县乡村一体、三级联动的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新体系。集团对市人民医院和16个分院实行行政、人员、资金、业务、绩效、药械“六统一”管理;集团委托分院对所属村卫生室实行聘用、考核、工资、药品、设备“五统一”。乡镇卫生院以前由高平市卫计局管理,现在全部归医疗集团统一管理,两家合并成了一家,变成了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发展共同体。形成责任一体化、发展一体化、利益一体化的管理新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