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大隐精舍禅生活体验馆(简称 ‘大隐精舍’)交了3999元学费,没有上课,申请退款,只拿回3000元。”6月18日,太原市王女士向本报反映。

  王女士告诉生活晨报记者,2018年7月,她在大隐精舍的公众号上看到,对方计划开办大隐女子学院,招收成人女子学员。必修课有国学、茶道、香道、花道、篆书等,选修课有古琴、琵琶、古筝等,体验课有瑜伽等,并且穿插布贴、京剧、昆曲、红酒、咖啡、女子防身术、辟谷等课程。随后,王女士通过微信交了3999元学费。“我2018年7月中旬打电话咨询什么时候开课,对方表示国画老师没有到位,准备好后会通知学员。我后来又问了两三次,对方的答复始终是‘快了、快了’。”王女士告诉记者,9月16日,她在微信上联系大隐精舍的工作人员要求退款,对方表示向上级汇报后回复。王女士此后多次催促,直到10月25日18时许,对方通过微信转账退回3000元。

  交了3999元的学费,没有上过课,为什么退的时候成了3000元?对方回复“已经开课两次”,所以要扣除部分费用。王女士说,她没有上过课,而且2018年9月就已提出退款。对方表示,没有上课是王女士个人的原因。对此,王女士说,8月中旬确实开过一次花道课,当时连她只有3个人上课,而且本应是上两节课,但第二节课老师没有出现。当时,大隐精舍的工作人员表示,那次花道课“不算数”。“大隐女子学院”微信群对话显示,大隐精舍工作人员于2018年10月12日和14日通知过学员上课,但学员们表示开课时间推迟太久,希望退款。据王女士了解,10月17日左右开过一次课,但没有几个人上课。10月26日,大隐精舍工作人员在微信群里表示,由于前期大家都没时间上课,延迟开课是因为要等大家协调时间,所以请大家理解。“这个微信群里应该有9名学员,还有没有进群的学员,大多数人提出了退费。有几个人应该是退了,但都不是全额退的。”王女士说。

  连续两日,记者拨打王女士提供的大隐精舍几位负责人的联系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无法接通。记者又通过网络查询到大隐精舍的两个联系电话,拨过去均为关机状态。

  对于此事,本报将继续关注。(记者 田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