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综合报道>正文

大同小伙广西寻找抗战老兵

来源:黄河新闻网2013年3月29日15:42【评论0条】字号:T|T

  “广西,37个日夜,2658公里,独行在连绵不绝的喀斯特群山之中,翻越一个个长达20公里的盘山陡坡,承载着25公斤的负重,唯一支撑自己的信念就是寻找英雄!”2012年10月7日,23岁的大同小伙张兰赶赴广西,主动加入“广西老兵关怀计划”这一公益项目中,仅凭一辆单车,独自踏上了寻找抗战老兵的征程。

  桂林、玉林、柳州、百色、凭祥……从东向西,从北至南,张兰脚下的车轮走遍了广西的城市、乡村、山寨,费尽周折,最终找到4名抗战老兵,“物资、金钱,对于老兵们而言,已经不再重要了,他们真正渴望的是尊重和关怀。我只想向那些为了祖国和人民浴血奋战的英雄们传达这样一个信息:你们并没有被遗忘,晚辈们感谢你们!”

  陌生崎岖的山路VS寻找英雄的急切

  张兰心中浓厚的“老兵情结”,源于他的爷爷张凤卿就是一名抗战老兵,“爷爷曾是傅作义将军率领下的晋绥军第35军的一名军医,后加入中国共产党。爷爷时常会忆起往昔的峥嵘岁月,耳濡目染之中,我从小就对老兵们产生了深深的敬仰之情。”“远离尘世喧嚣,找寻生于天际发自内心的感动”,历经两天的一路颠簸,2012年10月7日,张兰只身从大同来到了广西。休整之际,他从电视上无意间看到了央视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制作的历史纪录片《我的抗战》。片中那一段段抗战老兵的故事令这个铁血男儿泪流满面,“看到那些暮年的英雄们如此艰难地活着,我真切地感到应该为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们是广西的骄傲,他们是民族的英雄。然而,他们很多人生活困苦,晚景凄凉!你是否愿意和我们一起找到他们,真诚地说:我们永远感激您、记得您!”——“广西老兵关怀计划”是一项在广西区域内对健在抗战老兵进行抢救性寻访及关怀陪伴的公益项目,张兰主动与当地志愿者取得联系,怀着心中真挚的“老兵情结”,毅然投身于援助广西抗战老兵的志愿者行动中,以期找到隐没在广西城乡各地的无名英雄们。

  晨光熹微,张兰就已驮着上百张寻找抗战老兵的厚重海报,独行在漫漫的崎岖山路上。每天,负重骑行12个小时,乡政府、派出所、快餐店、加油站、山民家……37个日夜里,他四处借宿,虽然休息好是那么“吝啬”,但翌日清晨,他会打起精神继续前行。

  面对随时滚落的山石,面对惊险的急弯陡坡,面对突如其来的爆胎……张兰也会感到恐惧与无助,“从未骑行过如此陡峭的地形,还要长时间承载25公斤的负重,这无疑是难上加难。但只要一想到每多带一张海报,就增加一分找到英雄们的希望,我就浑身充满了动力。”

  骑行在如诗如画的山峦之间,张兰却无暇欣赏近在咫尺的美景,“那些健在的老兵们都已是耄耋之年,他们正艰难地生存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渐渐凋零,所以,我必须跟时间赛跑,争分夺秒地找到他们,送上迟到的敬意!”

  生活窘困的老兵VS战功赫赫的机枪手

  “走一路,贴一路,找一路”,每到一处乡镇,张兰总会小心翼翼地将海报贴在醒目的地方,四处打探老兵的踪迹。尽管在1937年-1945年全面抗战期间,全广西共征兵120多万人出桂杀敌,按人口所占比例出兵率为全国第一,但目前整个广西健在抗战老兵仅千余人,寻找之难可见一斑。“昏花的双眼,粗重的喘息,佝偻的身影,蹒跚的脚步,再也无法从眼前这位老者身上寻觅到一丝当年的英姿。”2012年11月2日,奔波半月,终于在河池市都安县高岭镇三合村六合屯找到第一位老兵黄建南时,张兰的眼圈顿时湿润了,“黄老爷子如今每个月只能领到200元的补助,他和身患眼疾的儿子相依为命,家徒四壁,屋内甚至连电灯都没有,目前他主要靠好心的村民接济照顾。”

  黄建南,生于1918年,1939年入伍参军,1940年参加抗日战争,后赶赴缅甸、印度参加过几十场战争,身为轻机枪手的他还曾在密支那战役中立下赫赫战功。平日里,已有95岁高龄的黄建南虽然反应迟钝,但只要一提及往昔的戎马岁月便立即变得神采奕奕。他还清晰地记得一支轻机枪重达10.5公斤,加上备用枪管共重12公斤,4名士兵共管一支轻机枪,除了一名机枪手之外,还有一名预备手及两名弹药手。动情之处,黄建南缓缓地伸出两根手指,不无骄傲地告诉张兰,“死在我手里的日本兵不下200个,他们最恨机枪手!”

  紧握着黄建南干枯的双手,张兰悲凉地感到这名老兵随时都会陨落。张兰强忍着泪水,不停地重复着,“老英雄,我们不会忘记您的!”

  作为企业一名普通员工,张兰的手头并不宽裕,尽管如此,他还是决意为此行找到的每名老兵送上两袋米、一桶食用油及100元钱,“能够为自己所敬重的老兵们做些什么,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我都会感到异常的满足。”

  当张兰将援助广西抗战老兵志愿者组织颁发的“抗战英雄,民族脊梁”的荣誉证书送到黄建南手中的那一瞬间,这名老兵只是痴痴地凝视着,待回过神来,他颤抖地举起变形了的右手,庄重地对其敬了一个并不标准的军礼。

  凄凉晚景的无怨VS社会认同的期待

  令张兰激动兴奋的是,告别老兵黄建南之后,仅用了两天时间,就在都安县高岭镇相继找到黄金璃和黄英群两名老兵。

  1937年,黄金璃、黄金枝、黄金矿兄弟三人先后入伍,奔赴抗日前线。黄金璃身为国民革命军第31军131师781团的一名机枪手,曾参加过震惊中外的台儿庄战役。虽已年过百岁,老人却仍旧难以忘怀这场战役中的殊死搏斗,“有一次,我军部队接到命令,所有机枪集中向敌人阵地开火冲锋,当时我们三个军全部被日军包围了。我军先向东用重兵器朝敌人阵地发起猛攻,又向西用轻兵器开路突围。战后,我才得知这是为掩护李宗仁总司令突出重围而展开的战斗。”

  英雄老兵黄金璃在当地鲜为人知。当得知张兰专程从山西而来看望自己,老人说出这样的话:“你们能来看看我,就算明天死也值了!”黄英群至今保留着一只年代久远的木盒,盒子里放着一块写有“为国争光”的红色绣花床单。“参加完解放海南的战役后,我就准备踏上归程了。临别之际,部队政委扯下一块床单,当场在上面亲笔写下‘为国争光’这4个字,郑重地将其赠予了我。每每看到它,我都会感到自己的热血在沸腾。”轻抚着这枚特别的“功勋章”,张兰感到震惊,“半个多世纪都过去了,这块床单竟还是如此地崭新,因为它是用鲜血换来的。”

  2012年11月12日,张兰在柳州市融安县洞乡镇一间黑黝黝的老房子里,找到了第四位老兵梁振杰。生于1916年的梁振杰,1937年参加了抗日战争,后因负伤,含泪挥别战场回到故乡。看着这名背驼得特别厉害的老兵,张兰心如刀绞,“常年以来,梁老领着120元的补助,独自住在破陋的房子里,无人照顾,处境十分凄凉。”

  在和老兵们接触中,张兰发现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兵们的记忆力不断衰退,但对那段烽火岁月里的每个细节,他们却记忆犹新。每当说起过去打仗的情景,他们总会忍不住落泪。从老兵们孤寂与落寞的身影里,张兰感受到了埋藏在他们心中共同的愿望,“面对凄凉的晚景,老兵们竟然没有一丝的怨气,他们只是强烈渴望着能够得到社会的认同。”

  当张兰风尘仆仆地回到大同,86岁的爷爷张凤卿急切地向孙子问询广西老兵的现状。“好,真好!”他用这句最朴实的称赞,表达着他对“战友们”的关注和对晚辈的肯定。

  “与其说是我帮助了老兵,不如说是老兵帮助了我。在他们身上,我找到了一种弥足珍贵的信仰,自己的灵魂也因此得以洗礼。”尽管张兰已从广西归来,但他的心却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远方的老兵。他正在为这些老兵们筹备着义卖活动,同时,也在向广西的志愿者打听着留在当地的山西籍老兵的情况,“如果能够找到留在那里的山西籍老兵,我愿意帮助他们找到失散已久的亲人,以偿其落叶归根的夙愿。”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