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综合报道>“望”龙城之大城大改造>正文

新闻特写:太原城建中酷暑下的筑路工人

A-A+2013年7月16日09:23太原新闻网-太原晚报评论

  7月15日,南中环街体育路口,快速立交桥施工如火如荼,桥墩钢筋架构已初见雏形。   韩双喜 摄

  核心提示

  7月的龙城,笼罩在高温闷热之中,除了近日的几场降雨,不少时候,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发烫的地面让人难以忍受。而持续的高温,是工程建设的“黄金季”,我市大规模的道路建设也正处于这样黄金时节的攻坚阶段,每天,近万名建设者在工地上挥汗如雨,到处是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在建设工地上,高温闷热的环境如同火炉或是桑拿房。对此,各施工单位采取了调整作业时间、工人轮流作业、提供防暑降温物品等一系列措施,确保工程建设和防暑降温两不误。近日,本报记者深入施工现场,与建设者们一同感受酷暑闷热中施工的酸甜苦辣。

  干活像洗澡

  日前的一个清晨,在南中环街快速化改造施工现场,我们找到了工人们休息的工棚。为了遮挡炙热的阳光,工棚上面搭起了一个黑色凉棚,即使如此,一走进拥挤的工棚内,仍然觉得特别闷热,汗水直淌,就连工棚内的钢架等物品,摸上去也是热乎乎的。

  相比简陋的休息环境,高温下工作的辛苦更令人难以忍受。在一处混凝土浇筑现场,烈日下,李师傅和张师傅挥汗如雨,用力地推着混凝土泵车垂下的“长臂”,不断地将混凝土浇筑到钢筋骨架里。由于混凝土的“长臂”特别沉,不宜控制,高温下,他们艰难地走在刚刚浇筑的混凝土上,汗水顺着脸颊不断地往下流。“浇筑均衡了,可以为其他工人减少很多麻烦,这需要很大的力气,一不小心就会摔倒。”张师傅介绍说。

  此时,55岁的李师傅脸上和衣服上溅满了水泥点,阳光下皮肤被晒得黝黑。他负责对浇筑下来的混凝土进行振捣,以使混凝土密实结合。振捣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振捣器很沉,有30多公斤重,他需要拎着被太阳晒得滚烫的振捣棒不停地走。浇筑混凝土时不能停顿,因此,在一天中温度最高的时候,正是他们最忙的时候,有时要一连干上十几个小时才能休息。

  “天热时,浑身上下都跟洗澡似的,衣服湿了,拧干了继续穿,一个人一天能喝下七八斤水。”李师傅表示,工地上会提供绿豆汤、藿香正气水、花露水等降暑食品和药品。“这几天的温度确实很高,为此,我们尽量避开高温段,采取早晚两头施工的方式。如果有的工序必须连续施工,则缩短工人们的工作时间,轮班作业。”工地上的一位调度员介绍说。

  手被烫出泡

  在坞城路的长风街段,这里的立交作业正在加紧进行。工地上,机器轰鸣,太阳烤得大地如一个火球,水泥灰尘四处飞扬,汗水和灰尘的“结合”,使好多工人成了“大花脸”。密密麻麻的钢筋铺成一张张“地网”,反射出来的太阳光让人不敢直视。炽热的阳光烤在工人的背上,汗水顺着工人戴的安全帽流了下来。

  工地现场,一位电焊工周师傅正在切割钢筋,帆布手套磨出了一个个洞。当他拖钢筋时,又加了一个手套。“钢筋工最受不了天气热,每天这些钢筋被晒得有50℃至60℃,手根本不敢直接接触,否则会被烫出泡来,只好多加双手套保护,每天手套要换好几双。”满身长满“疙瘩”的周师傅说,由于蚊子叮咬,他身上已没有一块好肉,他笑呵呵地对我们说:“你看我脸上没汗了,太阳已经把我身上的水分吸干了。”周师傅说,实在闷热得发慌,就喝几大口茶水,这样好受些,再不行,就去水管上冲个脸,舒服些。

  该工地施工负责人表示,高温天气下户外施工确实非常辛苦,他们会尽量避开中午最热的时段,同时多烧了很多开水、绿豆汤,还准备了一些防暑的药物。“工人如果中暑了耽误的时间更多,不能急在一时。”

  每天喝藿香

  连续高温,给建设者们带来不小的挑战。为避开高温,各工地纷纷利用清晨和晚间加班加点。7月7日清晨5时,在北中环桥的施工现场,工人们已经开始干活了。十余台大型吊车不断忙碌着,施工人员正安装桥梁的钢架,桥梁雏形正在慢慢呈现出来。临近中午时分,施工人员趁午饭时间,终于能休息一会儿了。

  一起下工地的还有吊车工赵师傅。吊机旋转、下压、上升……一个上午下来,赵师傅的衣服已经湿了几次。“此时要是有一个大西瓜或是一碗冰镇的绿豆汤,该有多好呀!”赵师傅说。“大西瓜真没有,啤酒可以有。”恰巧,此时几个工友正拿着一捆啤酒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准备好好休息一会儿。吃口饭,呷上一口啤酒,大家有说有笑。赵师傅和工友们大多来自四川各地,常年在外打工,这样的天气,对于来自“火炉”的他们,好像不算什么。

  富有经验的赵师傅还饶有兴致地介绍起为什么要“战”高温。“对于城市建设来说,不怕天气热,就怕天下雨。”赵师傅说,因为从工程特性说,高温少雨的天气是施工的黄金时间。下雨会导致路基达不到规定的强度,势必影响道路质量。如果施工遇到连续性降雨,路基、路面施工,甚至桥梁的混凝土浇筑都要停止。当然,赶工期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北中环街是今年修建的城市快速路之一,日益临近的工期,迫使这些建设者们像上了发条一般铆足了劲。抓节点、促进度、保质量,成了各参建单位共同的行动指南。

  吃完饭,一回到工棚,赵师傅就拿起一瓶藿香正气水喝了下去。“每天喝2瓶,防止中暑。”工地负责人介绍说,发放藿香正气水等防暑药品、减少露天作业、加强食品卫生管理,这些是施工单位应对高温天气常用的对策。为了工人们既能保证体力又能够抢战工期,工程指挥部也想尽一切办法,在科学合理安排施工作业时间和班次的基础上,落实各项防暑措施。

  团聚挺幸福

  见到刘大姐时,她正在洗衣服,两岁的儿子在妈妈身边快乐地玩着水。刘大姐的脸被太阳晒得有些发红,细密的汗珠从脸上淌了下来。姥爷、舅舅、爸爸、妈妈和儿子一家五口都在工地上。在南中环街的工地上,这一家人最有特色。

  刘大姐在工地上负责做饭,从早到晚三顿饭让她几乎没有时间休息,只有晚上的时间稍有空闲,能和孩子玩一会儿。在不远处的模型板堆中,丈夫娄师傅正在对模型板逐个进行加固。“我们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至少要喝四五壶茶水。”娄师傅指着他随身携带的大饮料瓶告诉我们,因为气温高,工作起来非常消耗体力,有时口都干裂了,这时就需要大量补充水分。

  我们在现场看到,娄师傅穿着长袖单衣、长裤子、解放鞋等。“太阳太毒了,手臂露出来干活就会被晒脱一层皮,穿长衣、长裤也是一种保护。”娄师傅憨厚地笑道。为了避免被晒伤,像他一样的施工人员都是这身装备,有的操作时还戴着厚厚的手套,厚实的工作服,厚厚的衣服在汗水长时间浸泡下,结了一些白白的盐花。

  工地上,还有一位衣着较干净的工作人员,他就是刘大姐的哥哥,是个包工头,承包了南中环街其中一段的桥体工程。“工地我负责,我们一家5口在一起干活也方便,平时有什么事我也能照应。”刘大哥说。而今年58岁的刘老师傅,则是这家人的大家长,之前是重庆的一位农民,如今,他和儿子、女儿、女婿一起在工地上摸爬滚打。刘老师傅说:“我年龄大,孩子们对我都很照顾,如果人手富余,危险的活不让我干,能看着孩子们安安全全地干活,而且全家人在一起,我很满足。”

  酷暑中,道路建设者与高温抗衡,向闷热挑战,用勤劳的双手,艰辛的汗水,装扮着我们这座城市美丽的明天。

  本报记者 郜蓉

(原标题:酷暑“烤”验下的筑路工)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