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综合报道>正文

太原热心的哥自学法律知识帮弱势群体打官司

A-A+2013年8月28日15:46太原新闻网-太原晚报评论

  杨润宏与妻子吕润香。

  8月26日上午9时,清徐县人民法院,“3·14”女出租车司机被劫持案开庭。坐在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席上的,是一名头戴棒球帽、身穿白衬衣的中年男子,他胸前别着一个红色小牌“龙城爱心车队”。他叫杨润宏,太谷县人,1968年生,本身也是一名出租车司机,还是龙城爱心车队队长,系当初发动出租车司机营救受害人的组织者之一。杨润宏虽然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但他常年坚持自学法律知识,已经坚持13年义务帮助农民工等弱势群体打官司,经手的案件有100多起,是的哥的姐眼中的“土律师”。

  一段经历:立志多做善事

  杨润宏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兄弟姐妹6人,他排行老三。因家境困窘,他从小几乎是在饥饿中度过的,年幼时有次争抢灶台上的食物,不慎打翻了一碗玉米糊糊,滚烫的糊糊从他头顶浇下,在头上留下疤痕,帽子从此不再离身。小学二年级辍学后,他到工地搬过砖、在饭店洗过碗,也曾南下广州打工,最终因老板不给发工资,又回到山西卖菜,在太原成了家。

  杨润宏是个热心肠,与邻居朋友处得很和谐,有时菜卖得剩下了,就拿回家与领居们一起分享。1992年,妻子吕润香生下儿子后被查出患有子宫癌,医院当时都下了病危通知书。邻居们闻讯,有的帮忙带孩子,有人帮着四处筹措医疗费,最终筹集了8000余元手术费。大家将这笔钱递给杨润宏时,他感动得落了泪,当时便暗暗发誓,只要妻子挺过这个坎儿,他愿意做一辈子好事回报大家。令人欣慰的是,妻子术后竟奇迹般地康复了。从那以后,杨润宏便找了多份兼职,一边打工还债,一边做着诸如帮老人打水之类“不起眼”的好事儿。

  杨润宏说,他一直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看到弱势群体受委屈,他感同身受。1997年,听说跑出租能赚钱,他学了本,包车跑起出租。

  一次出车:开始自学法律

  1998年的一天,杨润宏拉载了两名男子,一人西装革履,另一人则衣衫破旧,一路上还不住地抽泣。途中,西装革履的男子下车取东西,抽泣男子就在车上等候,杨润宏便与他闲聊,得知男子是一名农民工,其同伴是个律师,农民工的弟弟在工地干活受了重伤,两三年来没人管,所以才找律师帮忙打官司,但对方不太情愿。说到这里,农民工男子又急得哭出声来。杨润宏当时便做了决定:自学法律知识,专门帮弱势群体打官司。

  那天,杨润宏没有收农民工男子的打车费,并表示愿意在男子打官司期间给他当司机,只需要付给他一半油钱就行。第二天,他又开车拉上律师和农民工,并事先买了两盒烟塞给了律师,说是想跟他学打官司。律师一脸惊讶地瞪着他,问他是什么学历,小学都没毕业的杨润宏有点心虚,想了一下说:“初中毕业。”3天后,律师给了他几本法律书籍。

  然而,学习法律知识的难度,远远超出了杨润宏的想象。他连字都认不太全,只好让妻子一遍遍地念给他听,他再一边背诵一边通过电视上的法制节目巩固学到的知识,有时跑车拉上略懂法律的乘客,他便像捡着宝贝似的,抛出一连串法律问题积极请教。学了3年时间,本以为能打一些官司了,但真正实践时,杨润宏却蒙了。一起案件:艰难维权之路

  2000年4月的一天,杨润宏在建南汽车站候客时,过来一对中年夫妻,男的问路,女的跟在后面哭,听口音是太谷老乡。“是不是遇上啥困难了?”杨润宏这一问,中年男子也哭了。原来,中年男子老闫是太原一家工厂太谷分厂的锅炉工,干活时被锅炉盖砸中头部导致右耳失聪,当时厂里只承担了部分医药费。后来,分厂倒闭了,老闫看病欠下很多债,无奈之下来太原总厂求助,可一连3天都没人搭理。杨润宏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脱口而出:“我来帮你们打官司,不用你们出一分钱。”

  这是他接手的第一个案子。3天后,杨润宏赶到太谷取证,但很快遇到第一道难题:诉状语句不通、证据不足、格式不对,立不了案。他找了一名律师代写诉状,对方要150元钱,他舍不得掏,便赖在律师办公室不走,一边软磨硬泡,一边留意律师工作中谈到的法律知识,借机学习。就这样赖了3天,律师不耐烦了,给他打了一个格式。回家后,杨润宏把诉讼内容填了进去,但还是不符合立案要求。接下来的几个月,为补充证据,他往太谷跑了30多趟,劳动仲裁委员会更是去了不下百次。一年后,法院才勉强收下诉状予以立案。进入诉讼程序,杨润宏又不会了,只好在开庭前请了一名律师,开一次庭200元钱。2001年6月,官司打赢了,老闫得到5.6万元赔偿。拿到判决书的那一刻,杨润宏忍不住哭了,虽然代理人一栏不是自己的名字,但他从这起官司中学到了很多,也深刻体会到了农民工维权的不易。

  一份坚守:帮助弱势群体

  从那以后,杨润宏不再需要请律师帮他出庭了。每当从乘客或队友口中得知有弱势群体需要打官司,他都会主动揽下来。每次开庭前,他都会把可能用到的法条记在纸上,一遍遍温习。

  2007年春节前,杨润宏在一家医院门口拉载了右腿动脉静脉均断裂的农民工杨巨东。向同行的杨父打问得知,杨巨东是在工地干活时割伤了右腿,时间过去快半年了,右腿还是不能动,准备先回家过年。“如果需要打官司,我可以免费帮忙。”杨润宏把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杨巨东的父亲扫了一眼:“你一个出租车司机有能耐替人打官司?还是免费的?你图啥?”杨润宏没有正面回答:“至少你们来太原需要用车,打一个电话,我可以免费拉你们。”

  春节刚过,杨巨东的电话来了,说工头跑了,医药费没了着落。杨润宏接手案子后才知道,涉事包工头还带走了杨巨东治疗期间的材料和票据,取证难上加难。没有律师资格,很多部门不能透露包工头个人信息,杨润宏在律师朋友帮助下才得知包工头根本没有承包资质。由于证据不足,前3次开庭都败诉了,杨巨东父子都失去了信心,不想再打官司了。杨润宏一听,眼圈泛红,他劝杨巨东一定要坚持下去,要相信有理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为了打赢这场官司,杨润宏干脆不跑车了,带上队友去临汾寻找涉事包工头。包工头避而不见,他却意外找到了杨巨东的几名工友,及时带回了工友出具的证明材料。2008年8月,第五次开庭,官司终于胜诉,杨巨东获赔8万余元。一个诀窍:“良心”胜过条文

  对丈夫的“不务正业”,妻子吕润香早已习以为常。吕润香是一名环卫工人,她知道杨润宏当初在她患病期间许下的誓言,在她眼中,丈夫是自己的骄傲。

  杨润宏家里珍藏着厚厚一摞法院判决书,13年来,他已经义务帮弱势群体打官司100余起。在法庭上,他不卑不亢,敢于和专业律师激辩,甚至跟法官“叫板”。一来二去,杨润宏的名气大了,找他打官司的人越来越多,朋友们便开玩笑地叫他“杨庭长”、“交通事故科科长”。这些年来,他几乎都是做原告的代理人,基本上没输过官司。前不久,杨润宏申请了 QQ 号,取名“天亮了”。他说,他打官司用的都是“土办法”,因为论法律业务知识,他差专业律师太远了,但他相信“有理就能讲得通”,所以要说打赢官司的诀窍,那就是“问良心”。他的体会是,用良心去衡量一个案件,比征引任何法律条文都管用,“虽然弱势群体维权之路本来就艰辛,但就像我的 QQ 网名,黑暗过后就是光明。”

  杨润宏告诉记者,新出台的《民事诉讼法》限定,非律师委托代理人必须是当事人的亲属或社会团体,所以他这次是以“龙城爱心车队”的名义来帮忙打官司的。实践中,他也发现个人的力量太过弱小,目前正筹备成立一个专门为弱势群体义务维权的协会,以便吸纳更多的热心人参与,来帮助更多的人。本报记者辛欣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