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综合报道>正文

太原拦截劫匪被捅6刀交警寻找送其去医院大哥

A-A+2013年9月27日09:34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评论

  

高文彬说,若不是有两位好心人的帮助,他的情况可能比现在还严重 高文彬说,若不是有两位好心人的帮助,他的情况可能比现在还严重

  躺在病床上的高文彬记挂着当时在场帮他的好心人 委托本报寻找及时为他包扎伤口、送他去医院的男子

  “大哥,我想亲口对你道声谢”

  9月26日,本报刊发“24岁交警见义勇为上班途中徒手斗歹徒”的报道。很多热心读者打来电话,希望转达他们对受伤交警高文彬的敬意和问候。读者们说,大家非常关心高文彬的救治进展和目前的身体情况,希望他能尽快康复。

  26日上午,本报记者再次探访病房。主治医生关敬涛介绍,高文彬目前的伤情比较稳定,以抗感染综合治疗为主。医院检查发现,高文彬身上的刀伤主要有5处,其中上臂3处、前臂1处、左上腹部1处。“上臂的两处伤口比较严重,伤到了桡神经。神经的损伤会留下或多或少的后遗症:影响手部的肌肉伸展功能,比如抓取东西和触觉的灵敏度。”目前,医院已经打开绿色通道,并组建了专家梯队,全力救治。

  单位领导说:“娃受苦了,是个好样的”

  当日上午10时许,在医院电梯间,记者遇到了正提着营养品探病的刘旋,他是太原市迎泽区的一名交警,与高文彬是同事,几年前在一个大队工作。“我今早刚听说了他的事,自己买了点东西来看看他。他是好样的!”

  病床上,正在接受输液治疗的高文彬闭着双眼,手术后伤口疼痛和失血后的不适让他非常疲惫。高文彬的左臂缠着医用纱布,挂在床边的引流袋里,不断从伤口往外排着淤血。双手指甲缝里,残留的血迹还没有擦干。他的爱人张敬茹说,出事前一天晚上,他夜查到凌晨一点半,凌晨两点多才回到家。25日后半夜,文彬术后清醒。由于失血比较多,他目前的身体状况还非常虚弱,头晕、恶心、浑身酸困,时而清醒、时而迷糊。“来,妈喂你喝口水。”母亲张玲唤醒高文彬,拿起吸管喂儿子喝水,随后不时用双手帮儿子揉捏着双腿。“他平时不爱喝汤,爱吃肉,倒是今天早饭勉强喝了点米汤。”母亲的话语里充满疼惜。父亲高占科是一名有33年警龄的老交警,他在病房内外忙碌着,协助医生办理治疗手续,“这孩子性格内向,平时不多言语,我一直把他当小娃娃。这次没有 ,像个警察的样儿!”

  太原交警万柏林一大队大队长李建军和教导员王晓宇来到了高文彬身边。“这娃娃受苦了,他是好样的!”李建军站在床边问高文彬,午饭想吃什么,让同事们帮忙往过送,现在最当紧的是安心养伤。问到高文彬平时在队里的表现,李建军说,“这孩子实在,憨厚,我们都很待见他。如果他是耍滑头的人,就不会去做这样的事。”

  光天化日看到飞车抢夺他当时火坏了

  高文彬清醒后,作为当事人,他给本报记者介绍了案发经过。

  25日12时40分许,他驾驶着黑色私家车前往迎泽桥西岗上班。途经千峰路与迎泽大街时,看见路边有两人同骑一辆大马力的摩托车飞驰而过,将一名骑电动车的男子连人带车拽倒了。“我当时火坏了,光天化日的,竟然飞车抢夺!”高文彬一脚油门驾车追赶摩托车,一路追到迎泽桥西与新晋祠路的交叉口,将摩托车别停在路边。

  “歹徒停下摩托车,我也跳下了车。嫌疑人是两名男子,山西口音。其中,骑摩托车的甩出一把匕首,朝我身上刺,我先把第一个制服了,匕首被打落在地上。就在我准备将犯罪嫌疑人扭送到车上的时候,已经逃出一段距离的同伙返回来,捡起匕首,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砍了几刀。”受伤的高文彬并没有放弃擒拿歹徒,他全力与两人撕扯着。“我当时感觉力不从心了,低头看才发现,左半边衣服被血浸湿了。”高文彬说。

  高文彬平时在岗上的主要任务是疏导交通。“经常听到对讲机里有警情通报,飞车抢夺的事还比较多。我见不得这种人,这种事听起来太可气,一旦亲身遇到,只想冲上去,不会多想别的。”

  高文彬目前伤情平稳,但身体状况十分虚弱,他说,只是伤口没完没了的疼,实在太熬人。躺在病床上的高文彬,还惦记着当时在现场帮助他的两位好心人,尤其是后来开车送他到医院的大哥,他特别想亲口说声“谢谢”。

  多亏当时在场帮忙的好心人

  高文彬长得很壮实,身高1.80米,体重200斤。“当兵时是武警,练习过擒拿格斗。”他对记者说,早年部队的训练经验让他对空手夺刃并不犯怵,“但伤口没完没了的疼实在是太熬人啦。”病房内,护士几次进来帮他打开止疼泵,服用止疼药。

  记者看到,屋子里放了很多鲜花、水果、慰问品。同事、亲友以及媒体的探望、祝福和称赞,让高文彬有些发蒙。这个年仅24岁的小伙子,不爱看警匪片,不爱看武侠小说,惟一的业余爱好是回家睡觉,“因为上班太累了,一有时间就想美美睡一觉。”

  清醒后的高文彬念念不忘事发时路人的帮助。“我昨天半夜醒来时,就挺惦记那位开车送我到医院的大哥,可惜他没有留名字就走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现场应该还有一个帮我打120的小伙子。如果不是他们,我恐怕不会那么快到医院,后果不堪设想。”

  据高文彬回忆,事发时,有一位小伙子用自己的手机给120打过求助电话。“那个电话应该是中午12点50分左右,你帮我查查好吗?”高文彬向记者询问。

  记者辗转找到了拨打120的小伙子

  9月26日中午,记者辗转从太原市120急救中心了解到,25日中午12点50分,确实有人打来求助电话,地点是太原市迎泽西大街新晋祠路段。

  根据120提供的电话号码,记者曾多次与机主联系,遗憾的是,多次无法接通。“好心人,交警高文彬现在伤情稳定,多谢你全力搭救。”记者给机主发去了感谢短信。

  26日下午2时许,好心人将电话打了过来。“是你给我发的短信吧?我在西山上班,信号不好。从你的短信上知道交警没出大事,我就放心了。你告诉他,他是好样的,我尊敬他。”电话里的人名叫赵威,22岁。他说,出事时正好是午饭时间,过往人比较少,而他恰巧路过十字路口。

  “我刚下公交车,离得很远,看见马路对面有两个人将一个人按倒在便道的草丛上打。我赶紧小跑着过马路。远远地,我看见两个人起身上了摩托车跑了,地上的人爬起来,跑着追赶了几步便倒下了。我走近一看,啊呀,这人穿的是警服,浑身是血!”赵威说,当时自己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几近昏迷的高文彬向他求助,“打120!”

  于是赵威便用自己的手机拨打了120,由于不能清楚地说明事发地点和伤情,电话很快被随即赶来的另外一名路人拿过去了。“那位大哥打完电话,从地上捡起一块毛巾,给高文彬绑在胳膊上止血。随后,交警问我俩谁会开车,大哥说他会,我们就把受伤的交警扶上车,那位陌生大哥开着车往医院方向走了。”

  赵威是某高尔夫球场的一名球童,今年7月刚上班,太原人。“其实我没帮上什么忙,如果能找到那位开车送人的好心大哥就好了。”赵威说。

  念念不忘送他的那位大哥

  “他穿着咖啡色夹克,普通话,大约30多岁,偏胖。”尽管伤口的剧痛时刻骚扰着高文彬,他还是强打起精神,回忆着热心路人的细节特征。高文彬说,“大哥”和“小兄弟”将他扶上了车,大哥一路向南往山西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开。路上,为了让周边车辆主动避让,大哥还打开了车灯双闪。“他一边开车一边跟我说话,我当时不太清醒,只隐约记得他鼓励我,不要睡着,坚持一下。”

  高文彬的同事孙民胜回忆,事发后,确实有一个人拿着高文彬的手机给他打了电话,“他在电话里说,机主受了伤,正在医院,让我赶紧来。”孙民胜到医院后,这位大哥正陪在高文彬身边,“那位大哥把车钥匙、手表和手机交代给我就离开了,没有留名字。”孙民胜说。“我昨天半夜麻醉醒来后就想起了他和那个打电话的小兄弟,当时血流得很快,如果不是他们,我的情况可能比现在严重。”记者离开前,高文彬委托本报帮助他找寻事发当日伸手援助的好心大哥。如果您认识或者恰巧就是那位做好事不留名的路人,请与本报热线电话0351—4286666联系,病床上的高文彬特别想亲口对你道声感谢。

  3、4版采写本报记者 王芳 通讯员 王书凯 白江丽

  摄影本报记者 闫飞

(原标题:“大哥,我想亲口对你道声谢”)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