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综合报道>正文

孩子“在家上学”政策不保护 学籍是难题

A-A+2013年11月4日08:11生活晨报评论

  2013年8月底,21世纪教育研究院发布《中国在家上学研究报告(2013)》,认为国内约有1.8万名学生选择“在家上学”。

  从今年9月1日起,我国建立了史上最严的学籍信息管理制度,实行全国学生“一人一号”,全国统一编码,终身使用。这些“在家上学”的孩子因为没有学籍,面临难以参加高考的困境。

  学习:国学是主课 不考试排名

  10月14日10时,省城晋源区龙山大道某小区内,朗朗的读书声响起,整齐、悠扬、有节奏。

  小区内坐落着一座三层“大别墅”,楼梯的左侧挂着四个繁体大字:“北辰学堂。”记者走进学堂,只间大厅摆着孔子的塑像。“您好!”登上拐角旋转楼梯,一个正在下楼梯的男孩子向记者打招呼。他微微鞠躬,浅浅的笑容在嘴角形成一条好看的弧线,手里拿着薄薄的“四书”。

  教室里偶尔传出整齐的朗读古文声,楼道外穿着平底鞋的老师匆忙走过,遇人点头微笑。“孩子们没有课程表,一个班只有十余个孩子,分为幼儿班和少年班,他们的课本不多,幼儿班的孩子学习习惯的养成,认识字卡、背诵《弟子规》,大一些的孩子读《四书》《五经》《论语》等,学习古琴、围棋、篮球和太极。”北辰学堂的校长李国鹏介绍。

  课间,学生冯子涵和同学们一起走出教室,在调皮说笑的同时不忘向人问好。下节课是围棋,这是冯子涵最喜欢的,来学堂四年,他已经熟读“四书五经”,古琴和围棋也有一定的造诣。

  简单的休息后,孩子们匆忙进入教室继续上课。清晨6时起床,晨练,一小时诵读。早饭、上课、午饭、午休、上课,之后是自由阅读、晚餐、晚读,21时30分就寝。

  为了不打扰孩子们上课,李国鹏校长带记者参观了空闲的古琴教室。在教室里,古琴竖立在角落里,但桌子不多。“一周一到两次的课程,这只是基础教育,如果有的孩子不喜欢,我们也就点到为止,不要求孩子弹多好,只为了让孩子们心静。”李国鹏校长说,学堂没有考试,只有简单的小测试,也不排名,而测试的内容是家长们的生日,或是人际的处理方式。

  午饭时间到了,孩子们排队就餐,饭桌上,大家吃得很快,没有嬉笑打闹,先吃完饭的孩子轻声离开,鞠躬说“大家请慢用”,然后回寝室休息。

  在太原市长治路新城市花园小区内,一所不寄宿的传统文化书院开设了已经有两年了,19时是上课时间,这样安排也是为了与公立学校的上课时间岔开。

  李国鹏校长告诉记者,太原像这样的“学堂”或“私塾”有七八所,有的寄宿有的不寄宿,“留后路”的家长会选择不寄宿的学校。

  家庭:家长学历高 经济状况好

  传统意义上的“在家上学”在当今社会已经演变成另一种形式,从家长弃工作做老师,到亲朋把孩子集中在一起学习或是送孩子去私塾学堂都称之为“在家上学”。其中,“私塾”、“学堂”的出现加剧了“在家上学”的热潮。

  2008年,就职公立中学的赵老师辞职并将孩子的义务教育设在家中,这种模式吸引了一些家长的兴趣,他们陆续将孩子送去赵老师家,队伍扩大后,赵老师与志同道合的朋友开办了“北辰学堂”。那是2009年,一共有十余个孩子。

  4年后,北辰学堂已经有70余个学生,最小的两岁半,最大的16岁,学堂分为幼儿班和小学班,人数基本各占一半。李国鹏校长说,选择这里的家长基本上学历都很高,对教育有着自己的看法,也对传统文化颇感兴趣,“他们经济状况也很好,多数经商或是自由职业者”。

  4年前,冯子涵离开公立学校选择“在家上学”,那时他上三年级。“我对公办学校很失望,孩子说自己每天都很发愁,压力很大。”冯子涵的妈妈冯琰坦言。

  最初,冯琰也下了很大的决心,但孩子在学堂的改变坚定了她的选择,“孩子回家后变开朗了,主动和我聊天,原来就读的公立学校的老师去看他时,他也很有礼貌,给老师主动倒水,问好,鞠躬。孩子说他很开心。我对孩子没有太大的期望,只希望他快乐生活,正直做人。”

  与冯琰一样,这里的家长放弃体制教育似乎都有一样的原因:不认可。“小学课本上说,‘春天来了,树叶绿了,燕子飞回来了’。这些东西,孩子到了一定阶段自然知道,但学校非要求背诵,还要一字不差。”学堂另一位学生张可的爸爸张毅国说。

  采访中,很多家长表示小学的知识用一年时间就可以学完,多元化教育对孩子的未来有好处。也有家长表示,公立学校会遏制孩子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学习负担重,孩子的童年毫无快乐。

  都说家长们的选择决定了孩子的出路,但冯琰说他们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有人说他们“有勇气”,也有人说他们“拿孩子做实验”,各方的解读和压力让这些家长很困惑,还有些家长在夹缝中给孩子寻找“双重”教育,为自己留后路。

  未来:难参加高考有人想出国

  与升学密切相关的,除了成绩,还有学籍。学籍问题让“在家上学”从死缓变成了死刑,“学堂没有办学资质,孩子没法建学籍,没有学籍就拿不到高中毕业证。我国相关文件指出,“高级中等教育学校毕业或具有同等学力”,是衡量考生是否具备高考报考资格的标准之一。

  冯子涵曾和妈妈说过一句话,让冯琰无言以对。“她说‘妈妈你违法了’。”冯琰说,“孩子知道《义务教育法》。”

  目前,对于家庭教育,我国没有立法。没有立法,就不受保护。从今年9月1日起,我国中小学生学籍将“一人一号”全国统一编码。“每名学生的学籍档案基本信息将只采集一次,主要在小学一年级入学时采集,学生在进入更高年级或更高教育阶段时其学籍档案基本信息均采用第一次采集的数据信息。”山西省教育厅办公室主任李宏卿告诉记者,学籍“终身制”将有力杜绝“虚假学籍”、“重复学籍”乱象等问题。

  新政策让不受保护的学堂孩子有些绝望,“一人一学籍”切断”冯子涵“们的回归路。“孩子回不到公立学校,甚至不能参加高考。”冯琰认为不公平,“在家上学”的孩子并不是个例,他们的未来怎么办?

  今年8月,21世纪教育研究院发布《中国在家上学研究报告(2013)》显示,国内约有1.8万名学生“叛逃”学校,选择“在家上学”。报告显示,家长选择在家上学的前五位原因依次是:“不认同学校的教育理念”(54.19%)、“学校教学进度过慢”(9.50%)、“孩子在学校没有得到充分尊重”(7.26%)、“孩子厌倦学校生活”(6.07%)以及“宗教信仰的原因”(5.59%)。

  山西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周萍表示,虽然目前我国各阶段的教育均呈现良性发展,但一些家长对传统学校教育的失望,应该引起反思,至少应当关注这部分孩子的学习和未来。

  那么,“书院”、“学堂”“私塾”里的孩子们面对升学又会怎样?

  “家庭条件好的会出国,也有回到公立学校的。”李国鹏校长说。这样的问题,像他这样的学堂是不能避免的,“去年,一个16岁的女孩从学堂毕业去了香港的一所私塾继续学习。”李国鹏校长笑称。他显然觉得这样的选择也算是一条新出路。

  今年,在北辰学堂新设了一间教室,里面只放了两张桌子。李国鹏校长说,学堂第一批孩子中有两个女孩到了升学年龄,她们在这补习数学和英语,准备高考。

  目前,冯琰和他的伙伴们正在打听美国大学的一些情况,同时省吃俭用为孩子省下出国升学的费用,而这些并不是冯琰最初的想法,“我们只想让孩子快乐成长,将来融入社会后保持正直的人格,并没有想要出国,但‘学籍’门槛让我们只能努力出国”。

  晨报记者 贾丽娜绘图 张丽霞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