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综合报道>正文

山西本地首部小剧场话剧下月登陆山西大剧院

A-A+2013年12月20日17:24生活晨报评论

  2014年1月1日到3日,在山西大剧院,话剧《呦嘞呦嘞呦嘞地》将连演3场。这是山西本土第一部原创小剧场话剧,也是山西大剧院首次启用话剧小剧场,更是黄渤、白百何倾力推荐的一部力作。

  据悉,这部话剧是由几个年轻人共同演绎的,而且是首次登陆剧场演出。近日,记者走近这个群体,了解《呦嘞呦嘞呦嘞地》的台前幕后。

  ■剧情简介:

  两国交战,坐在地雷上的厨子 “不太机米斯基”在等待救援,有两位国际王牌探员,调查一位名叫“露西”的平民女性在战争中意外身亡的原因。

  随着剧情的发展,“不太机米斯基”居然讲出了三个不同版本的事情经过。究竟哪个才是真的?……

  话剧

  三个“呦嘞”三声呐喊

  “我的屁股下有颗炸弹!”不太机米斯基高声喊。左右两位调查员吃惊地望着他,随后单腿跪地搬开了不太机米斯基的双腿。见状,不太机米斯基双手赶紧捂住重要部位。这是话剧《呦嘞呦嘞呦嘞地》排练时的一段场景。

  很多人会好奇,这个乍一看很别扭,读起来却很顺口的话剧名有着怎样的意义?《呦嘞呦嘞呦嘞地》的制片人徐晨告诉记者,其实最开始,话剧名字为No Answer(没有标准的答案)。

  面对生活,我们也许无从选择,可是面对选择的时候我们很多时候不知所措。后来剧情锁定在战争年代,讲述一个人要从雷区走出去时所做的选择。剧中共贯穿了三个故事,就代表了三重选择,因此取名《呦嘞呦嘞呦嘞地》。其中的“呦嘞”还可以说成是呐喊声,三个“呦嘞”代表三声呐喊。第一个“呦嘞”是男主角想活着出去的呐喊;第二个“呦嘞”是为了出去所做的努力,有累;第三个“呦嘞”是剧中每个人物的心酸泪水,有泪。而最后一个“地”字正好代表了地雷地。

  徐晨告诉记者,演员白百合、黄渤以及导演宁浩,都对此片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宁浩看过剧本后评价说“特别棒”,并让他们一定要坚持下去:“戏没有好坏,只要你们觉得是好的,那就是好的。”

  本土乐队演唱主题歌

  《呦嘞呦嘞呦嘞地》最近也走了一次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路线——专门为此打造了主题曲。徐晨坦言:“一般的话剧是没有主题歌的。但是《呦嘞呦嘞呦嘞地》是照着电影的模式在做,所以也需要主题歌的陪衬。”

  话剧的主题歌也叫《呦嘞呦嘞呦嘞地》,徐晨是谱曲人,主题曲运用了说唱、夜愿哥特风以及地下摇滚三种方式结合的表达形式。节奏明快的HIP-HOP,表现了剧中人物开心时的心情,夜愿哥特风表达了剧中女孩子的纯真,而说唱形式则用来表现所有人都累了的状态。

  话剧的主题歌由本土乐队齿轮橡皮乐队演唱。谈及为什么要请他们演唱时,徐晨说道:“要支持本土文化,摇滚和话剧虽然是两种艺术形式,但这次有了一个碰撞点,就不如结合起来一起做。”

  随后徐晨又补充道,其实摇滚乐与话剧一样,现在在市场上都处于比较尴尬的状况。而齿轮橡皮他们也一直在坚持原创,一路走下来很不容易,希望大家能一起使力,把山西文化做好。

  演员

  王瑾:靠平时代课补贴费用

  王瑾是剧中唯一的一位女演员,也是一名初出茅庐的年轻演员。话剧在排练期间是没有工资的,但即便如此,在得知话剧排练的情况后,她还是从6月份开始,就跟着团队排练《呦嘞呦嘞呦嘞地》。

  工作半年没有任何收入,对于一个需要打扮、需要聚会的花样女孩来说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

  但想要演话剧,就必须克服。王瑾告诉记者,没事时,她会去给艺考生代课,赚取生活费。“我绝对不是啃老族,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才会向父母伸手,但也会及时还上。”

  排练期间,王瑾的父母也不止一次地想让她换个工作,而且还给她找好了工作,待遇都还不错,但都被王瑾拒绝了。“话剧才是我想要做的、想要坚持的东西。”王瑾说,在这个团队中,她体验到一种全新的模式,也感受到了一种与以往不同的感觉,“不是戏在玩人,而是人在玩戏。”

  在和记者交谈的过程中,王瑾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排练的时间很紧张,王瑾一刻都不想耽误。前几天,她因为过敏,白皙的脸上长满了小红疙瘩。因为要排练,她还没来得及去看。“但马上就要演出了,如果还不能好,也只好请假去看医生。”王瑾的脸上写满了无奈。

  刘创:为话剧推掉两部电视剧

  坐在地雷上的囧人不太机米斯基是刘创饰演的,为了参演《呦嘞呦嘞呦嘞地》,刘创曾推掉两部电视剧的制作。用他的话说就是:“那钱以后还能赚嘛,朋友的作品一定要支持。”

  导演李岩很早就和刘创说过,他的下一部话剧《呦嘞呦嘞呦嘞地》希望能由刘创来演。虽然双方没签任何合同,但在电视剧撞上话剧时,刘创毅然选择了话剧。在刘创心中,李岩是一个有想法、对作品很严谨并坚持多年话剧事业的新锐导演,所以作为朋友,他一定要来演。

  刘创也是话剧演员出身,他非常喜欢站在舞台上的感觉,“很过瘾”。

  到北京辞去了电视剧制作的工作,刘创的好朋友吴刚很不理解。但当刘创把剧本拿给吴刚,又给他讲述了这几个年轻人在生存和理想的矛盾中坚持8年的故事时,吴刚也被深深感动了,并主动要求做了这部剧的艺术总监。

  从北京回来,刘创可能不挣钱,很可能会赔钱。剧组的人猜想,或许他是为了梦想,希望在山西培养山西人的话剧缘。

  导演

  李岩:坚持就像信仰,永远不变

  生存与理想有时的确是矛盾的,在这个过程中,多数人与现实进行了妥协,但也有很多人选择了坚持。蜗牛信仰戏剧工作室的创始人李岩就是坚持下来的一个,而且一坚持就是8年。但现阶段,蜗牛信仰工作室被山西品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收购。

  没有剧场让他们演出、没有足够的收入能养家糊口,他们都在柔软时光咖啡厅进行演出。几年的时间里,几个兄弟渐渐离开,只有他没放弃。

  一次,依然是在柔软时光咖啡厅,他们的团队正在演话剧《受困》,而当时在咖啡厅里只坐着一桌人。不一会儿,咖啡厅里进来了一群人,看到他们正在演话剧,其中一人高声和同伴说:“你看,都没人,人家都能继续演出。”听到这话,李岩心里酸酸的。他们并没有因此停下演出,可那几个人却并没有打算让他们继续,他们走向舞台,直接打断了李岩,并和他聊起天来。自己辛苦创作的作品被人蔑视,那种感觉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

  回忆到此,李岩忍不住流下了泪水:“但过往的事情,多半是快乐的。我真的觉得很幸福,追求相同的一群人在一起,做一件我们认为很伟大的事情,和你一起死磕,这是我的荣幸。”面对希望,李岩想要一直往下走,他说:“因为只有往前走才会看到希望。”

  用将近10年时间去做一件事情,李岩说他的这种经历就像一列火车:到一站,下去了一拨朋友,又上来另一拨。在李岩心中,坚持是一个很难用语言诠释的词语,它就像一个信仰。而且整个话剧的发展步伐特别慢,其中,有人掉队了,但信仰不会变,他们迟早会再次团聚。这也是他为工作室取名叫“蜗牛信仰”的原因。

  晨报记者 胡慧佳

(原标题:《呦嘞呦嘞呦嘞地》下月首演)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