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综合报道>正文

河北幼儿园投毒调查:承包幼儿园收入是农民20倍

A-A+2014年3月12日15:20齐鲁晚报评论

 5月9日,出事后的两河中心幼儿园加强了安全戒备。 出事后的两河中心幼儿园加强了安全戒备。

  2013年5月9日,河北平山县两河村,两河中心幼儿园大门紧闭,铁门上挂着一块小黑板,提醒家长要按时接送孩子,铁门两侧各站着一名保安。

  该幼儿园的两名女童4月24日在上学路上捡到一瓶酸奶,饮用后即中毒身亡。

  投毒者被认为是平安幼儿园的园长史海霞,她已经被刑拘。据记者调查发现,这原本只是为抢夺生源而给对手制造的一个陷阱,却没料到带来了血的代价。

  一切都偏离了预想的剧本,当孩子被拿来作为经济利益纠葛的筹码时,人们才猛然发现,在满眼贫穷老弱的残破乡村,缺少公共服务,缺乏政府监管,连道德也被剥离出来,人们已很难再从这里找回安全感。

  致命酸奶

  4月24日早上7点55分左右,63岁的任书婷像往常一样,带着孙女凝凝和外孙女欣欣去200米外的两河中心幼儿园上学。

  行至屋背后的马路,其中一个孩子在电线杆附近,发现了地上的白色塑料袋,便把它捡起来,交给了任书婷。

  还没来得及打开看,一个孩子说忘带文具了,三人又返回家中。任书婷随手把捡到的塑料袋扔在门后面,接着再把孩子送到幼儿园。

  下午5点左右,接完两个孩子回家,任书婷想起了早上捡的塑料袋,便翻了出来:一个作业本,一支铅笔,都是新的,还有一瓶没打开的小洋人酸奶。

  6岁的欣欣拿着本和铅笔跑了出去,5岁的凝凝则要了那瓶酸奶。

  任书婷把盖子拧开,凝凝从袋子里找到一根吸管,捅破瓶口的锡纸,拿着酸奶跑开了。

  不一会儿,欣欣拿着酸奶跑过来跟任书婷说:“姥娘,小洋人有点苦。”任书婷尝了一口,确实有点苦,但没在意,顺手把瓶子搁在了窗台上。

  然而一瓶酸奶已经被两个孩子差不多喝完了,任书婷突然发现,欣欣摔倒在地上,不停抽搐,口吐白沫。随后,她又在院子里的木梯下找到同样症状的凝凝。

  当晚9点,6岁的欣欣在当地医院被确认死亡。5岁的凝凝被转送到石家庄的一家医院,抢救了近一个星期后,于4月30日死亡。任书婷自己也因尝了口酸奶而中毒,所幸最后无碍。

  生源之战

  案发后,平山县公安局查看了幼儿园附近的监控录像,最终控制了犯罪嫌疑人史海霞和杨文明。

  39岁的史海霞是两河村平安幼儿园的园长。平安幼儿园开设在一处民居里,占地不大,院子里有滑梯和蹦蹦床。

  欣欣和凝凝上的是村民马新平开办的两河村中心幼儿园。两河村就这两家幼儿园,相较而言,中心幼儿园的规模要大很多。它紧挨着两河村村委会,外面有铁栅栏护着,村里的孩子们大多在这里,人数超过了两百。

  一直以来,与中心幼儿园的生源之争是史海霞的心病。尽管有村民觉得她对孩子很好,愿意把孩子送到她那里上学,但一共才收到了几十个孩子。

  为了抢生源,史海霞不止一次对中心幼儿园动歪脑筋。据中心幼儿园园长马新平回忆,中心幼儿园多次被人骚扰,她怀疑都是史海霞找人干的。

  2012年11月一个周日的晚上,马新平在幼儿园正准备睡觉,一块石头砸穿了卧室玻璃,她和丈夫急忙去追,没追到人。不几天,幼儿园教室的两块玻璃又被砸掉,马新平只好雇人把围墙砌到三米高,还装了六个摄像头。今年3月的一个午后,一串点燃的爆竹越过围墙,被扔进了幼儿园的操场,事发地刚好是监控死角,马新平又没看清肇事者。

  虽然屡遭骚扰,但没有影响到中心幼儿园正常运行。

  4月的一天,按捺不住的史海霞找来熟人杨文明商量一定要把中心幼儿园的名声搞臭,好有更多孩子到平安幼儿园上学。

  于是,4月24日上午,杨文明骑着电动车将装有投了老鼠药的小洋人酸奶、笔记本、铅笔的塑料袋放到公路上,等着中心幼儿园的孩子上钩,以便制造中心幼儿园的污点。

  随后,去上学的欣欣和凝凝成了这场生源之争的受害者。

  守不住的孩子

  认识史海霞的村民说,她人不错,别人家有需要的时候她经常会来帮忙。在幼儿园,她负责孩子们的生活,每天见到幼儿园的孩子,都会说一声:“宝贝来,老师抱抱。”

  对一直在农村生活的史海霞而言,幼儿园的一个个孩子确实是她的“宝贝”,而且是一个个会动的金元宝。

  两河村所在的平山县有革命圣地西柏坡,当地农业人口众多,经济落后,大部分成年人都选择外出打工。史海霞以前也常跟着建筑队干活,很辛苦,挣钱也少,开办幼儿园却是赚钱又省力的活。

  两河村的两个幼儿园每个学生每月收费100元,扣除学生的午餐费用和老师工资,中心幼儿园每年能收入10万元左右,只有几十个生源的平安幼儿园每年也能赚三四万元。

  在当地,家长忙于外出打工,孩子成了累赘,留守在家也难以得到很好的照料,老人还要忙活农活。当整个家庭因为贫穷不得不为生活奔波时,照顾孩子已然是种奢侈。对幼儿园,家长的要求也不高,能看孩子、中午管饭就行。

  史海霞的平安幼儿园一直没有资质,连两河中心幼儿园,据村民讲也是无证经营,但家长已管不了这么多。

  不过村民却不知道,幼儿园在当地有头脑的人眼里一直是香饽饽。两河中心幼儿园每年十万元纯收入是当地农民平均收入的近二十倍,关于幼儿园承包权之争多年来都在激烈进行,残酷的逐利最终突破了道德底线,更撕毁了村民和幼儿园关于照顾孩子的简单乡约。

  事发后,有村民告诉记者,从来没人关心幼儿园的教学质量,他们只关心收了多少个学生。(深度记者 朱洪蕾)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