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西|新闻|财经|旅游|美食|城市|汽车|健康|站点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山西

新浪山西>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患癌男子铤而走险贩毒 老母帮其藏毒身陷监狱

A-A+2014年3月19日10:23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评论

癌症毒贩李海兴癌症毒贩李海兴
办案人员清点从李海兴家查货的香烟、首饰等物办案人员清点从李海兴家查货的香烟、首饰等物
警方查货的毒品警方查货的毒品

  儿子患癌铤而走险 老母藏毒深陷囹圄

  一撮白色粉末,一丝缭绕烟雾,一瞬精神迷幻,一生再难回头。毒品,这个曾让昔日苦难中国陷入沉重梦魇的白色幽灵,在绝迹多年之后,又一次如沉渣泛起。为了它,多少人倾家荡产,丧失尊严道德;多少人偷盗抢劫,滑入犯罪深渊,沾上毒品,家破人亡。

  毒品祸国殃民,对于毒品犯罪,公安机关一直保持着严打态势。今年伊始,我省临县警方就破获了一起特大贩毒案,共查获吸贩毒嫌疑人40人,毒品海洛因130余克。让人意外的是,这起被列入山西省公安厅2014年头号毒品目标案的主犯,竟然是一个癌症晚期的病患,其利用重病之身,不仅明目张胆公开贩卖毒品,还将自己的老母亲也带入了贩毒行列。更不可思议的是,在其贩毒被查,监视居住期间,家里仍然“门庭若市”,前来求购毒品的吸毒分子仍然铤而走险,不惜一试。3月11日,记者采访期间,就有一名瘾君子被当场抓获。

  人体藏毒、重症病人贩毒……贩毒分子犯罪手法不断翻新。打击毒品违法犯罪,需要公安机关的专业力量,更需要相关部门及社会的共同配合。

  秘密侦查 贩毒分子竟是胃癌晚期

  2013年12月,吕梁临县白文镇南庄村。一道巷子里,一扇绿色的铁皮大门紧闭,门上只供一人出入的小门虚掩着。巷口处,三三两两的村民聚集闲谈,几个做生意的小贩也在各个路口驻足停留,道道目光常在不经意间扫向巷子深处。村子里,陆续有人开车或者打着摩的前来,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些人大多眼睛通红,嘴唇发白,一下车就神色匆匆地钻进巷子,消失在那扇绿色的铁门内。不长时间之后,又会面带喜色,急匆匆上车离去。

  南庄村是个两千多人的大村,但频繁到来的陌生人还是让村民们侧目以对。“这都是去海兴家的吸毒鬼。”村民们小声议论着,人群中,做生意的小贩凝神细听。

  这些小贩不是别人,而是乔装打扮的民警。他们秘密侦查的对象正是村民口中的李海兴。“李海兴”这个名字,是去年12月初临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在侦办两起吸食毒品案时,在吸毒者口中听到的。据称,临县很多吸毒人员吸食的毒品都是从李海兴处购买的。这与本应隐蔽的贩毒行为,形成很大反差。吸毒人员的供述是真是假?民警立即就此线索展开调查,并很快查出,李海兴早在数年前经营大货车时就沾上了毒品,因为吸毒,其将自己辛苦挣来的家业几乎败光。去年,其又被查出胃癌晚期。但意外的是,患重病又吸毒的李海兴却在去年修葺了南房,并建起了高大的门楼。

  针对种种疑点,临县公安局赵强局长指示:成立由党委委员薛探虎任组长,禁毒大队、刑侦五中队、基层派出所为侦办单位的专案组,并立即部署警力在南庄村各个路口蹲点监视,尤其对进入李海兴家的陌生人员,进行秘密跟踪。专案组民警很快发现,频繁出入李家的人员,就有曾被公安机关打击过的吸毒人员,甚至有从其他县城闻“毒”前来的吸毒者。至此,可以确定,李海兴确实在从事毒品贩卖活动。那么患有癌症无法出门的李海兴,为如此众多吸毒者提供的毒品,又从何而来?“去年12月8日,在李海兴家蹲守时,发现了一辆来自太原的轿车,车上一男一女,在李海兴家待了十几分钟后离开。”这一可疑车辆,让蹲守的专案组民警、青凉寺派出所所长张晓峰眼前一亮。他们随后发现,每隔20天左右,这两人就会来一次临县,他们有时单独有时同行,并频繁变换交通工具,从不会长时间逗留。

  进入警方视线的两人,身份很快被查清。他们是24岁的俄曲者和26岁的吉勒阿果,四川籍彝族人,暂时租住在太原市南上庄村。正是他们,定期为李海兴提供毒品。李海兴除留下部分自吸外,其余都贩卖给吸贩毒人员。

  初步掌握该贩毒团伙证据后,临县警方及时向上级部门进行了汇报。2014年1月10日,山西省公安厅将李海兴贩毒案立为“2014一号”目标案。

  收网抓捕 毒贩交易完成人赃并获

  经过近三个月时间的秘密侦查,李海兴的下线也进入了警方的视线。李小龙、马旭平、刘小勤等人从李海兴那里购得毒品,然后在当地进行二次贩卖。一个以李海兴为中心的贩毒网络,开始逐步清晰,涉及的吸贩毒人员多达五六十名。

  根据侦查摸排情况,专案组制作出了一个详细的吸贩毒人员网络图,并制定了作战计划,力求将该贩毒网络一网打尽。

  2014年1月,专案组获得一个重要情报:18日,俄曲者和吉勒阿果将到临县与李海兴交易毒品。根据这一情报,经专案组再三讨论研究,决定兵分五路开展“收网”行动。一路在吕梁市公安局请求技术支持,全方位掌控嫌疑人的活动情况;两路扮作娶媳妇的村民分别在李海兴和其父母家出入的巷口埋伏;还有一路在高速公路临县出口扮作出租车司机;最后一路在掌握的交易地点蹲点,等待交易时出击。

  1月18日中午12时许,俄曲者和吉勒阿果出现在临县高速口,与上两次乘坐大巴车来到临县直接打车到李海兴家中交易不同,这次两人直接乘坐一辆比亚迪轿车前来。专案组民警立即改变策略,对犯罪嫌疑人乘坐的车辆进行跟踪。但两人反侦查意识较强,三番五次要求与临县方面更改交易地点,并不时在县城里兜圈子,终于在13时许,犯罪嫌疑人乘坐的车辆停在了临县白文镇南庄村的路牌附近。两人下车后,那名女子吉勒阿果由一条小巷钻入村中,但让蹲守民警吃惊的是,其视线被一辆途经大车遮挡的一瞬,那名女子就不见了踪影。五分钟后,她重又出现,并上车离去。她并未前往李海兴家,李海兴也没有出门。

  如此短的时间,贩毒者是否已完成交易?与谁完成交易?跟踪嫌疑人车辆的民警立即请示领导,是否执行抓捕?眼看嫌疑人马上将驶入高速,快要离开警方的布控范围,专案组果断下令:执行抓捕!并命令其余几路布控人员,进入李海兴及其父母家中,进行搜查。

  接到命令后,警方立即截停俄曲者和吉勒阿果乘坐的车辆,仿佛知道自己的命运,两人没有反抗,束手就擒。在吉勒阿果的手提包内,民警查获了此次交易的4万元毒资。两人交代,刚刚与一位六十岁左右的老妇人交易了80克海洛因。

  但是,让专案组奇怪的是,在李海兴与其父母家都没有找到交易的80克毒品。在李海兴家中,面色苍白、骨瘦如柴的李海兴与民警在其身份档案中调取的照片判若两人。对于民警的突然闯入,李海兴并没表现出太大的惊讶,在其家中沙发上,还坐着几名刚刚吸食完毒品的吸毒人员。除部分毒资外,李海兴家中还搜查出中华、云烟等各类香烟60余条,还有各类金银首饰及多部手机、相机。此外还有少量海洛因,但是与其刚刚交易的80克海洛因相差很多。

  在李海兴父母家搜查时,李海兴的母亲张金莲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试图阻挠搜查。在其家中,民警发现了50克土制海洛因和一台电子秤以及留有吉勒阿果电话号码的纸条。搜查中,张金莲号哭着躺在地上,装作晕倒,要求去医院看病。民警为其找来医生,并将其送往医院。19日凌晨,民警几次做思想工作,张金莲才终于承认是其“帮助不能行动的儿子出去买‘药’”,并交待了藏匿地点。在其家中东边窑洞床下一个黑塑料袋中的一只旧鞋里,民警找到了用红色塑料袋包装着的80克海洛因。

  李海兴贩毒案终于人赃俱获,但专案组的民警并不敢有丝毫松懈。他们一方面严密封锁消息,并有意放出消息称此案系盗窃案,只为打击各项盗窃犯罪活动,一方面对掌握的李海兴吸贩毒网络图中的相关人员进行抓捕。在临县农行家属院,民警将正在交易的李小龙抓获,在临县某宾馆,又抓获了正在吸毒的马旭平等人。

  除对掌握的吸贩毒成员进行抓捕外,专案组民警还连续几日在李海兴家中进行蹲守,抓捕了数名前来购买毒品的吸毒人员。

  悔之晚矣 谎言泪水难抵法网恢恢

  经过临县公安局民警数月侦查,李海兴贩毒网至此被一举击溃。此次李海兴贩卖毒品案共查获吸贩毒嫌疑人40人,其中刑事拘留4人,监视居住3人,行政处罚33人,缴获毒资6万余元,查获海洛因130余克。因李海兴患有晚期胃癌,生活不能自理,不符合看守所收押条件,其被允许留在家中,接受警方监视居住。其母张金莲因伙同儿子从事毒品交易,被警方刑事拘留。

  经过艰难的数次审讯,临县警方查明,李海兴曾于2013年12月至2014年1月期间,分五次分别向四川省昭觉县的俄曲者和吉勒阿果以228000元购买海洛因460克,并在临县境内销售。

  3月9日,在临县白文镇南庄村,记者见到李海兴时,他正萎靡着身子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提起毒品,他涕泪横流:“千万不要沾惹那个东西,它不仅害了我,还把我妈也送进了监狱。”今年1月,其贩毒被查之前,曾到山西肿瘤医院治病,但因病情太严重,住院几天后又回家。如今的李海兴几乎无法进食,一吃就吐,只能靠输营养液来维持生命。即便如此,他依然肆无忌惮地贩毒卖毒,用最后的疯狂将62岁的母亲送进了监狱。

  在李海兴母亲家中,记者见到了李海兴71岁的父亲。对于儿子李海兴贩毒的行为,他哭泣着表示以前不知情,“去年,我在地里劳动的时候,一个村民偷偷告诉我说,你儿子吸那赖东西呢,我就难受得不行,我不知道他还贩毒。”他说,此次毒品交易的4万元,其中有2万元是家中卖玉米所得,张金莲背着他拿给了儿子。据警方查证,李海兴早年吸毒成瘾,去年又被查出晚期胃癌后,更是通过吸食毒品来缓解疼痛。因为感觉自身病重,或可逃脱法律制裁,继而对毒品进行买卖,而其母亲张金莲因爱子心切从一开始对李海兴贩卖毒品的反对,到后来的纵容,再到参与贩毒,一步步走向犯罪的深渊。

  南庄村的村民告诉记者,李海兴吸毒并与吸毒人员来往已经有一段时间,村里对此现象深恶痛绝,但又无能为力。采访中,记者亲眼见到一辆黑摩的载着两个双眼通红、嘴唇发白的年轻人停在李海兴家的巷子口,看到记者背着相机,两人嘀咕两句,迅速窜进附近通往大路的小巷,逃之夭夭。半小时后,一名村民偷偷告诉在村里走访的民警,称又有几名吸毒分子钻进了李海兴家中。记者与办案民警立即前往其家中实施抓捕,但是,李海兴铁门反锁,无法进入。三名吸毒人员慌不择路,翻墙逃跑。记者与一路民警追丢了两人,禁毒大队王小锋队长抓获一名吸毒者。第二天,临县警方对该名吸毒者实施强制戒毒两年的处罚。

  在临县看守所,记者见到了李海兴的母亲张金莲。在记者面前,她并不承认贩毒的事实。只是称是帮助儿子拿“药”,但对该“药”为啥价格高达4万元,以及为啥将治病的“药”藏入旧鞋中的问题,其一律以“不知道”或沉默作答。反过来,她一再询问,自己会被判几年。也许是想起儿子,也许是念及自身,张金莲眼角泛起点点泪光。其实,在前期的侦查中,民警早已获知,李海兴有时会将毒品藏在母亲家中,曾有几次李海兴给其母亲打电话,让其拿点“冻咯”(方言,实指冰毒)过来。

  在另外两间讯问室内,四川籍贩毒者吉勒阿果和俄曲者,面对记者时,也是谎言连连,一再推翻以前供述。只有在问及自己留在太原租住屋内,年仅四五个月大的孩子时,吉勒阿果才流出悔恨的泪水。一直避重就轻的俄曲者在采访最后,称其此前曾两次单独至李海兴家与之交易毒品。交易毒品时,李海兴的母亲就在旁边。

  民警告诉记者,李海兴以每克500元的价格从吉勒阿果和俄曲者手中买来毒品后,将其分装成每包0.3克的零包,以300元甚至更高的价格卖给吸毒者,每克的利润高达500元甚至更多。即使按警方目前查实的460克海洛因计算,其三个月获利高达20余万元。比之高额回报,坐牢又算什么?况且一个患病一个年老,警方能奈我何?这也是为何李海兴及其母亲不惜铤而走险的根本原因。

  毒情泛滥 尚需全社会合力挽救

  “目前的毒品犯罪呈现低龄化趋势,且女性吸毒人员逐步增加,吸食毒品也趋于多元化。”临县公安局党委委员薛探虎告诉记者,临县的涉毒乡镇已由原来的白文、城庄、临泉等个别乡镇扩大了整个县全部23个乡镇。已经处理过并已录入吸毒人员信息网的临县籍吸毒人员有800余人,而实际的吸毒人员,至少是这个人数的7到8倍。

  有数据表明,截至2013年6月,我省登记录入全国禁毒信息系统的吸毒人员约5.4万人。35岁以下吸毒者占81.9%;存在偶吸但未成瘾的隐性吸毒者;吸食新型毒品人数上升迅速。有32.6%的吸毒人员吸食两种以上的毒品,传统毒品和新型毒品,精神药品和麻醉药品交叉混吸严重,吸食种类呈现复合化趋势。

  数据显示,我省吸毒者的人数还在以每年至少1万人的数字增加。毒品,从来没有离我们如此之近。然而,令人悲哀的是,很多人依然没有意识到它的危害。记者就曾在农村婚嫁现场看到主人提供安钠咖药片供客人吸食。有相当一部分人群认为吸食新型毒品不会成瘾,相反还认为吸毒是一种时尚,对其有些好奇和渴望,精神空虚时更容易染毒。

  毒瘾难戒,毒友难断,百分之八九十的吸毒者难以戒掉毒瘾。毒品损害大脑身心,形成的生理和心理依赖是一方面。家庭的不接纳、社会的不认同、生活的无着落、昔日毒友的引诱也是重要原因。

  毒情泛滥,贩毒分子的涉毒犯罪手段也在不断翻新,人体藏毒,零包贩毒,如李海兴、张金莲等重病、年老、传染病等特殊人群以及一些因长期吸毒患有严重疾病的人,利用法律无法有效处罚的漏洞,公开或半公开贩卖毒品。在警方查处时,一些吸毒人员甚至不惜吞食铁钉、刀片等来逃避法律制裁,他们既是毒品的受害者,又是在利用毒品报复和危害社会。

  与其相对应的是,在很多偏远县域,存在警力和禁毒经费严重不足的现状。比如临县的禁毒经费就没有纳入财政预算,由于禁毒经费投入极少,致使禁毒工作难以高效运转。

  按照《戒毒法》规定,一般吸毒成瘾人员实行社区戒毒,成瘾严重的吸毒人员接受强制隔离戒毒。他们戒断毒瘾后都需要回到社区,接受三年的社区康复,公安机关会定期对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进行尿检,实现跟踪监测、动态掌控的目标。但是,我省社区戒毒的工作仍然处于初建阶段。社区戒毒和社区康复工作由城市街道办事处、乡镇人民政府负责,由于“无机构、无人员、无经费”而难以如愿开展。2012年11月19日,临县禁毒委就向临县县委、县政府提出在各乡镇建立社区戒毒康复所的申请,该县23个乡镇随后也建立起了社区戒毒康复所,并成立了工作领导组和工作小组,配备了部分办公用品和人员,但实际起到的作用并不乐观,仍然需要大力完善。由于心瘾难断,而且回到社会后得不到关爱,甚至是受到歧视,戒毒人员的复吸率逐步上升。

  幽灵仍在肆虐,多少生命正在缭绕的烟雾中沉沦,要彻底斩杀毒魔,挽救被毒品侵蚀的吸毒者,不仅需要公安机关持续不断地严厉打击,还需要整个社会合力行动。

  记者 张海鹰 文/图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山西|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旅游|健康|教育|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 新浪山西|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